闪婚后,小娇妻大佬马甲被扒了

闪婚后,小娇妻大佬马甲被扒了(唐娇,靳墨忱)

分类:言情小说

作者:观澜之镜

主角:唐娇,靳墨忱

状态:连载中(尚未大结局)

更新:2022-08-16 14:07

观澜之镜的小说目录

《闪婚后,小娇妻大佬马甲被扒了》精彩点评:

    《闪婚后,小娇妻大佬马甲被扒了》文笔清新流畅,阅读时很带感,在观澜之镜的笔下情节设定充满惊喜,通过大量的文字将唐娇靳墨忱完美的形象呈现出来,小说简介:唐娇曾经是个舔狗,直到嫁给了靳墨忱。闪婚后,唐娇掰着指头期待离婚冷静期结束,她好彻底摆脱两看相厌的狗男人。眼看着就能解放了,唐娇底气十足地撂了狠话,老男人谁爱要谁要,她不要!就在她准备享受翻身做主的快乐时,她失眠了。本以为她的失眠症早就不药而愈的她傻眼了,没想到是失眠药成了精。民政局外,唐娇顶着黑眼圈,捧着一束鲜红玫瑰,试图挽救自己的婚姻。...

    精彩内容试读

    靳墨忱的警告,无声地嘲讽着姜家“卖女求荣”的不堪。

    唐娇硬气地向靳墨忱保证,自己绝对不会再和裴斯年有任何瓜葛,同时决定再和亲生父母谈谈,表明自己的态度。

    她带着比与裴家合作好处更多的合同,回到姜家。

    正想抬手敲门,姜崇楠充满怨气的声音便从书房传出。

    “要不是她乱折腾,我何至于走这步棋?”

    “反正已经生米煮成熟饭了,就算裴少不娶她,该我们姜家的好处也少不了。”

    而后是余心雅带着隐忧的声音,“要是娇娇和裴少的婚事真的黄了,那我们岂不是竹篮打水一场空?”

    姜瑾瑜回家拿东西,见唐娇站在书房门口,警惕地质问她,“唐娇,你在这里做什么?”

    唐娇手一抖,合同“啪”一声掉在地上。

    姜瑾瑜眉头一拧,用怀疑地眼神看着她,“这份合同哪来的?”

    弯下腰想将合同捡起来查看,唐娇快他一步抢回合同,“这是我的东西。”

    “你的东西?”姜瑾瑜指着她身后的书房,“我怎么知道这不是你从书房拿的?”

    唐娇眉眼疏冷地轻嘲出声,“你怀疑我是贼?”

    姜瑾瑜梗着脖子哼了声,“是你自己承认的,我可没这么说。”

    唐娇深吸一口气,对上姜瑾瑜眼底的鄙夷,却忽然没了辩驳的想法。

    余心雅听见儿女的争执声,走出书房,“小瑜,娇娇,你们兄妹俩吵架了?”

    “没有。”

    姜瑾瑜瞪了唐娇一眼,扭头就走。

    “这孩子。”余心雅宠溺地望着他的背影,用无奈地口吻对唐娇说:“你哥他就是这个臭脾气,娇娇要是受了什么委屈就告诉妈妈,妈妈帮你收拾他。”

    唐娇看着余心雅,笑说:“他怀疑我偷东西。”

    余心雅一愣,她已经习惯了唐娇息事宁人的作风。

    以往她即便受了委屈,也都是默默忍受,怎么忽然就闹起来了?

    唐娇只当没有察觉余心雅的诧异,满眼期待地看着她问:“妈妈,哥哥这么侮辱我,你准备怎么收拾他?”

    余心雅眼神闪烁了下,僵硬地转移话题,“小瑜对你没有恶意的,当年你走丢了小瑜自责没保护好妹妹不吃不喝好几天,险些没能挺过来……”

    说到伤心处,余心雅眼角含泪。

    只可惜,感人至深的过往,没能打动唐娇分毫。

    唐娇自嘲一笑,“所以您连做个样子都不愿意吗?”

    余心雅声音显得很无力,“你和小瑜好歹是兄妹,闹得太僵也不好看。”

    “我明白了。”

    唐娇不再对她抱有期待,“我回来是想告诉你们,我和裴斯年之间什么都没有发生,你们的如意算盘打错了。”

    余心雅不可置信地看着她,“你说什么?”

    姜崇楠疯了似的冲出来,双目赤红地瞪着唐娇,那模样恨不得活活掐死她。

    “只是让你陪裴少睡一觉,你为什么要逃?”

    唐娇听着他的质问只觉得好笑,她看着眼中只有利益的亲生父亲,轻嗤,“只是睡一觉?”

    “给自己亲生女儿下药,夫妻联手将女儿往男人床上送,你们是怎么做得出来的?”

    “虎毒尚且不食子,您二位的行径和畜生比起来,有高尚哪怕一丝吗?”

    顿了下,她眼神转冷,“又或者你们做出这种事,仅仅是没拿我当女儿?”

    “换成姜芷萱,你们舍得吗?”

    “舍得把她当个物件送上男人的床,任人玩弄吗?”

    “舍得让她像个下贱——”

    “住口!”眼看着她越说越不堪,余心雅的呵斥脱口而出,“萱萱从来没有做过对不起你的事,你怎么能这么恶毒?”

    “恶毒?”

    唐娇晃了下脑袋,笑容中多了几分凄凉,“我提出假设就是恶毒?你们毫不留情的伤害了我,却还怪我不能乖乖当个能为你们牟利的受害者。”

    余心雅心下一慌,莫名有种即将失去什么的感觉。

    ……

    “唐娇!”

    裴斯年在唐娇宿舍楼下等了一上午,见她回来立马迎了上去。

    唐娇脚步一顿,“有事?”

    “你……”裴斯年本想问她昨晚去了哪里,问出口的话却是,“你去过我房间?”

    唐娇否认:“没有。”

    “我不信!”

    裴斯年一把抓住她的手腕,语气急切,“我的床单是被你弄皱的对不对?你后来去了哪里?”

    唐娇用力甩开他的手,眼底蓄着怒火,“姜家夫妻给我下药,是你授意的?”

    裴斯年极力否认,“我没有!”

    他只是顺水推舟而已。

    想到唐娇中了药,为她解药的却不是自己,裴斯年便压不住心中的暴戾。

    他一把扣住唐娇的后脑勺,作势要吻。

    唐娇抬手正想给他一巴掌,忽听一道充满寒意的声音自身后响起。

    “你们在做什么?”

【更多精彩作品……】
观澜之镜的作品
好书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