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吞小说

生吞小说(王頔冯国金)

分类:都市小说

作者:冯国金

主角:王頔冯国金

状态:连载中(尚未大结局)

更新:2022-08-12 18:07

冯国金的小说目录

《生吞小说》精彩点评:

    小说生吞小说内容细致饱满,情节引人入胜,非常值得一看哦

    《生吞小说》是由作者创作的言情类型的小说,作者文笔极佳,题材新颖,推荐阅读。精彩节选:王頔伸出去的手悬在空中,这明明是她在监狱里艰难生下的孩子,为什么却用看仇人的目光看着自己。她心如刀割,晓晓推开的不只是手,还有她作为一个母亲的心。...

    《生吞小说》 免费试读

    王頔伸出去的手悬在空中,这明明是她在监狱里艰难生下的孩子,为什么却用看仇人的目光看着自己。

    她心如刀割,晓晓推开的不只是手,还有她作为一个母亲的心。

    王頔红着眼解释:“晓晓,你好好看看我,我是妈妈……”

    谁知道晓晓开始哭起来,苍白的小脸被咳的通红:“你不是妈妈,是要把晓晓带走的巫婆!”

    他胡乱挥着手,输液管也歪了,胀痛疼的他无助呜咽:“妈妈……我要妈妈……”

    晓晓的哭闹立刻引养母陈丽。

    她一把推开王頔,将孩子抱在怀里安慰道:“晓晓不怕,妈妈在这儿。”

    晓晓很快停止了哭泣,但红红的眼睛却瞪着王頔:“妈妈,咳咳……坏巫婆从照片里出来了……我不喜欢她,不要看见她……”

    不喜欢,不要看见。

    稚嫩的话语像把尖刀,刮的王頔的鲜血淋漓。

    陈丽看了眼脸色惨白的王頔,擦去晓晓的泪水:“好,妈妈把她带走。”

    与此同时,医生进来了。

    陈丽将王頔拽出了病房,审视的目光带着分敌意:“王頔,你给不了晓晓好的生活就别在他面前出现,请你记住,我才是晓晓的妈妈。”

    闻言,王頔心头一紧:“不,那是我的孩子!”

    可陈丽毫不在意,嫌弃的用纸擦了下手后回病房关上了门。

    王頔正要进去,却被谢洁拉住:“孩子太小,你别勉强。”

    无奈的劝慰让王頔险些落泪。

    她望着走道尽头的阳光,只觉自己像根浮萍,随波逐流。

    所有的牵绊,似乎都在一点点崩溃。

    不知过了多久,王頔才缓过神。

    她拿出口袋里的照片,含着泪细细抚摸着:“晓晓,妈妈一定会接你回来的……”

    她明白,只有早点让晓晓回到自己身边,他才能慢慢接受自己。

    也许是被冯国金打过招呼,王頔的工作比之前更多了。

    不仅要负责大堂清洁,还要打扫总统套房。

    已经是下班时间,但王頔还是推着清理车来到需要打扫的VIP套房外。

    她推开门,一股烟草味扑面而来。

    王頔只当是客人留下的,可走进去听见减弱的水声时,才意识到客人还没走。

    她正准备走,浴室的门就被推开。

    水雾缭绕间,一个腰间围着浴巾的男人走了出来。

    他黑发滴着水,冷眸如霜,即便没穿正装,也散发着让人望而生畏的臣服感。

    王頔僵在原地,呼吸好像都忘了。

    冯国金看着她,微眯的双眼透出丝阴鸷:“开始玩投怀送抱的把戏了?”

    闻言,王頔喉间一哽:“对不起,我现在就走。”

    说完,她低下头就往外走。

    可下一秒,手腕就被攥住,紧接着被狠狠推到沙发上。

    王頔心瞬间提到嗓子眼,还没等她起身,高大的身躯便压了过来。

    冯国金看着她满是惶恐的眸子,勾起嘴角:“是因为许麟满足不了你,所以你又不要脸的回来了?”。

    说着,他的手慢慢滑到她的腰间,发间的水顺着颈间,滴到她的脸颊。

    身体和精神的羞辱让王頔心一颤,连同声音都发哑:“我只是在工作。”。

    “工作?”冯国金嗤笑,手在她的腰间狠狠掐了几下,“是工作,还是别有所图?”

    腰间的力道让王頔咬紧嘴唇,逃避地闭上了眼:“我需要钱。”

    冯国金眸光暗了暗,话锋一转:“你这么缺钱,那不如跟我睡一晚,得到的可是你一辈子也赚不来的报酬。”

    这话像无数根针刺进王頔胸口,痛的她难以呼吸。

    没等她反应,领口被粗鲁撕开,灼热的气息席卷而来,烫的她浑身发颤。

    雪白的肌肤大片的暴露,阵阵凉意刺激着王頔的神经。

    她看着男人眼里浓浓的欲望,突然就红了眼。

    沉重呼吸间,冯国金听见身下的人哽咽问道:“冯国金,我杀了你弟弟,你这样对我,不觉得恶心吗?”

    房内瞬间陷入死一般的寂静。

    冯国金抬起头,绷紧的脸色翻滚着戾气:“你终于承认了。”

    笃的一下,王頔的心抽痛难忍。

    对冯国金而言,她承不承认都无关紧要,他要的只是让她生不如死。

    王頔转过头,强忍泪意。

    看着她发红的双眼,冯国金心里顿觉烦躁。

    他抽身离开,坐在沙发拿起根烟点上。

    感受到重量的消失,王頔再也待不下去,站起来就要走。

    可刚迈出两步,冯国金冷不丁出声:“工作还没做完就想走,不想干了?”

    晗带威胁的话语一下捏着王頔的痛处。

    最终,她硬着头皮拿起工具,认真打扫起来。

    冯国金眸光微暗,突然将桌上的红酒尽数倒在地板上,滴滴答答流到王頔的脚下。

    王頔怔了瞬,一言不发地将猩红的液体擦去。

    见她逆来顺受的模样,冯国金眉目一拧:“行了,快滚出去!”

    王頔抑着心尖的苦涩,收拾好东西离开。

    出来后,她推着清理车准备去另一个房间,迎面走来两个穿着性感的女人。

    两人看了她一眼,目光多了分探究。

    “这不是王氏的千金吗?怎么在这儿做清洁工啊?”

    “千金,就是个杀人犯。”

    “听说她是个私生女,说不定就等她妈一样,喜欢乱搞。”

    听着那些不堪入耳的话,王頔的手慢慢收紧。

    她依旧不能去反驳,因为一旦失去这份工作,她就更加难见到晓晓。

    “嘭!”

    水桶突然被踢翻,黑裙女人对王頔轻蔑的喊道:“杀人犯,这还没拖干净呢。”。

【更多精彩作品……】
冯国金的作品
好书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