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书:恶毒女配求生指南

穿书:恶毒女配求生指南(池奚宁,萧瑾川)

分类:言情小说

作者:姑娘横着走

主角:池奚宁,萧瑾川

状态:连载中(尚未大结局)

更新:2022-08-06 12:35

《穿书:恶毒女配求生指南》精彩点评:

    《穿书:恶毒女配求生指南》是姑娘横着走写的言情风格小说,该文文笔轻松愉快,从池奚宁萧瑾川的经历出发展开整篇故事,非常适合静下心来仔细阅读,《穿书:恶毒女配求生指南》内容简介:本该舒坦养老的池奚宁,不幸穿成了因为同名,而融合成一个人的炮灰女配!倒霉催的她,瞬间拥有了三个作死的身份,还分别惹上了三本书的男主。池奚宁裹紧小马甲,战战兢兢一心求下线。可求着求着,却发现自己不仅离下线越来越远,就连小马甲都要被爆了!终于,在某日,三个男主堵住了想要跑路的她。男主一:“一人分饰三角,好玩么?”池奚宁连连摇头:“不好玩不好玩!”男主二:“将我们耍的团团转,你很厉害啊。”池奚宁:“不厉害不厉害!”男主三:“听闻你,不嫁人只招婿?”池奚宁:“不招婿不招婿。”男主三:“嗯,那就等着收聘礼吧。”池奚宁:???男主一、男主二:???...

    精彩内容试读

    京城,怡红院。

    前院热闹非凡,丝竹、歌舞不绝于耳,却半点没有传进后院的雅间。

    雅间之内,一男一女面对而坐,一旁的香炉袅袅生烟。

    男子衣着华贵墨发束冠,剑眉之下乃是一双细长的桃花眼,平日里有多温柔多情,此刻就有多冷漠冰凉。

    他看着面前低头垂眸的女子,眸中的厌恶几乎溢了出来,他指了指桌上摊开的纸张冷声道:“迎夏姑娘,还有什么可说的?”

    池奚宁没有应声,脑中却将时空管理局局长的祖宗十八代都问候了遍。

    说好给她退休养老的世界,结果TM比她做过任务的,任何一个世界都要复杂。

    养老你妹啊!

    男子见她不答,顿时冷哼了一声:“你于萧某有救命之恩,萧某也曾说过,可以替你赎身给些傍身的钱银,让你无忧的过完下半辈子,可你却只让萧某时常来看你,为你造势免得旁人欺辱于你。”

    “萧某本以为,迎夏姑娘是出淤泥而不染,结果没想到,竟然是嫌弃萧某给的少了!”

    男子语声中的厌恶与讥讽更甚:“你打着萧某红颜知己的旗号,收受朝廷众臣贿赂,数额高达三万余两白银,险些害的萧某锒铛入狱,念在你也曾救过萧某的份上,萧某给你两个选择。”

    他从袖中取出一柄精致的匕首来,放在在了桌面上:“一,自我了断,二,在狱中了此残生。”

    池奚宁看了看面前的匕首,和那几张写满罪证的纸,想到了原主的结局。

    她贪生怕死选择了后者,结果入狱之后成了狱卒半公开的玩物,生生被折磨致死。

    还不如现在直接抹了脖子来的痛快!

    然而池奚宁不想死!

    这是她养老的世界,死了就是真的嗝屁,什么都没了。

    人证、物证具在,这是一盘死局!

    池奚宁飞快的转动着大脑,企图寻找一线生机,绝地翻盘。

    原主无知且贪财,机缘巧合之下救过青年丞相萧瑾川一命。

    她本想着能够入萧瑾川的后院,可萧瑾川却只愿替她赎身给些钱银便无瓜葛,于是她恶从胆边生,干脆想着大捞一笔然后离开。

    原主以萧瑾川枕边人的身份收受贿赂之后,还记了个账本,而那账本也最终成了呈堂罪证。

    对了!

    账本!

    池奚宁猛然抬起头来,看向面前的萧瑾川道:“萧丞相可曾听说过钓鱼执法?”

    “钓鱼执法?”萧瑾川蹙了剑眉,看着对面女子眼眸中那与往日截然不同的神采,沉默了一会儿,才淡淡道:“愿闻其详。”

    池奚宁急忙起身,依着记忆在里间软塌暗格处找到了锦盒,递到了萧瑾川的面前。

    她看着他,发挥了自己身为优秀快穿任务者的终极演技,一脸诚恳道:“于丞相而言,这怡红院是个腌臜之地,可于许多人而言,这里是消息汇集之所。”

    “迎夏偶然得知,丞相奉陛下之命暗地寻找驻京官吏贪污的银两以充国库,迎夏虽是女子身份低贱,可也知晓此事的难办,十官九贪,若是真查下去必定会造成朝局动荡,这定然不会陛下的初衷。”

    “陛下要的只是充盈国库,故而迎夏便想着,干脆以丞相的名义收受贿赂,而且非巨款不收。如此一来,既可帮助丞相完成了差事,也不至于让丞相与百官为敌。”

    “事情败露之后,丞相大可将此事推到迎夏身上,丞相依旧还是那个高风亮节的丞相。这锦盒之中,是迎夏这些日子所收受的钱银,以及各官员行贿的详细账目,迎夏本想着迟些再交给丞相,却不想丞相先一步发觉了此事。”

    说到此处,池奚宁忽然跪了下来。

    她躬身叩首,匍匐在地,凄声道:“迎夏知晓与丞相乃是云泥之别,从不敢奢望其它,只是钦慕一场,愿以身化为丞相脚下青石,只愿丞相这一路走的平坦些。”

    萧瑾川看着匍匐在脚下的女子,抿了唇没有说话。

    他打开桌上锦盒,取出里间账本,翻开看了看。

    果然,那账本之上详细记载了各个官员行贿的日子、时辰以及数额。

    而锦盒之中还有厚厚一沓银票,他翻了翻,与他所知的分毫不差。

    萧瑾川细长的桃花眼中闪过一抹暗光,他沉默了一会儿,才缓缓开口道:“这,便是你说的钓鱼执法?”

    “是。”池奚宁恭声道:“此乃设下圈套,愿者上钩之意。既是罪证,又并非罪证。”

    萧瑾川闻言又沉默了,一双桃花眼静静的看着她,修长的手指轻轻敲击着桌面,发出一阵阵哒哒的叩击声响。

    每一下,都好似敲在了池奚宁的心上。

    成败在此一举,她只能豁出去赌了!

    不知道过了多久,叩击声忽然停了,萧瑾川的声音从上方传来:“你说你钦慕萧某?”

    池奚宁眨了眨眼,低低道了一声:“是。”

    “呵!”

    萧瑾川闻言发出了一声意味不明的轻笑。

    他将账本重新放回锦盒之中,拿起锦盒站起身来,看着她道:“此处,往后我不会再来,桌上的这些,就给你做个念想吧。”

    池奚宁低低应了一声,他没让起,她不敢抬头,直到脚步声渐行渐远,房门打开又合上的声音响起,她这才长长松了口气,缓缓站了起来。

    她转眸看着桌上那精致的匕首,还有匕首下的那些原主的罪证,皱了皱。

    他留下这些,是几个意思?

    警告她,他若是愿意,随时可以取了她的小命?

    不管怎么样,今天这出修罗场算是过去了,这个身份也可以彻底告一段落了。

    趁着还未有人来,池奚宁收好匕首,将桌上的那些罪证在烛火上烧了个干净,而后来到里间,换上了一身黑衣劲装,拿起烛火点燃了床铺。

    火势越烧越旺,没过多久,屋内就陷入了一片火海之中。

    池奚宁毫不留恋的从窗户翻身而出,一个纵身消失在了茫茫夜色之中,赶往下一个修罗场。

    没错,是下一个。

【更多精彩作品……】
姑娘横着走的作品
好书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