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医傻妃:王爷日日狂吃醋

神医傻妃:王爷日日狂吃醋(凝雨,羽天)

分类:言情小说

作者:腊月兔

主角:凝雨,羽天

状态:已大结局

更新:2022-08-05 11:33

《神医傻妃:王爷日日狂吃醋》精彩点评:

    《神医傻妃:王爷日日狂吃醋》是腊月兔的言情类作品,腊月兔出品必是精品。每一章都是看点,故事内容很精彩,人物鲜活生动,《神医傻妃:王爷日日狂吃醋》所讲内容介绍:一不小心穿了个越。父亲是执掌重兵的盐长国大将军,母亲乃是二皇子母妃的闺蜜。两人在肚中就被太上皇指婚,而且十八岁必须完婚。二皇子的心尖宠,只有侧妃锦非儿,对这个傻妃,除了嫌弃就是厌恶。锦非儿不甘心只做侧妃,设计毒杀了凝雨,哪成想再醒了的傻妃,被换了芯子。能文能武,空间在手,凝雨可不再是那个任人欺侮的软柿子。二王府被折腾的天翻地覆、人仰马翻。“凝雨,无论你傻不傻,都休想本王动你一根手指,本王心中只有锦非儿一人。”“王爷此言正和妾意,今日风和日丽,正是和离的好日子,不如我们请旨和离,一别两宽吧?”“......…”“凝雨,你若再敢提和离二字,信不信本王一掌拍死你......”“凝雨?你可有当过本王是夫君,和别的男人嘻嘻哈哈成何体统?”且看高冷小王爷如何变成了高纯度醋精?...

    精彩内容试读

    看到凝雨手上的药膏,晴雪有些吃惊问道:“小姐,你哪来的药?”

    凝雪微微一笑:“我从将军府拿来的,是爹爹给我的,晴雪,你收拾的东西,难道你不记得了?”

    晴雪一脸迷惑,伸出手挠了挠头,自己怎么没有一点印象?

    脑袋越来越不好使了?

    “好了,快帮我抹上吧。”凝雨看着她呆怔怔的样子,感觉很是可笑,将药膏地给她。

    有了药,晴雪刚刚的怒气顿时烟消云散,只要小姐好,别的什么她都不放在心上。

    晴雪洗了手,将药膏轻轻涂在凝雨的脚上,边涂抹还边用嘴轻轻吹,这样似乎能减轻一些痛感。

    抹完药膏,凝雨看了看外面已经开始拉开黑幕的天,嘴角勾起一抹笑意:“现在叠脆苑一定热闹非常。“

    “热闹?小姐这是什么意思?”晴雪不明白小姐的意思。

    她发现自从小姐正月十五那日后,她做事说话和以前是大不一样。

    今日在叠翠苑门口,小姐叮嘱她,若是有人问自己是怎么好的,就让她说是大罗金仙显灵了。

    小姐怎么突然清醒了,不傻了,还变得聪明伶俐、伶牙俐齿,晴雪心中很是疑惑。

    可是小姐不说,她就不问,问什么,小姐醒了,变厉害了,这不正是她求之不得的么?

    管他是什么缘故呢?

    这时静心斋外面响起一片嘈杂声。

    “求求你们了,莫要将我老婆子关柴房里,找个郎中给我看看好不好?”

    是王嬷嬷地哀求声。

    “小姐,王嬷嬷要被关柴房?怎么可能?她可是锦侧妃娘娘的得意的人啊?”

    晴雪以为自己耳朵听错了。

    凝雨示意她出去看看。

    晴雪来到外面,正看到几个身强力壮的婆子扭着王婆子向不远处的柴房走去。

    王婆子的嘴肿的老高,和猪拱子差不多了,她痛苦地皱着眉头。

    “我的病真的不传染的,不会影响锦非娘娘的。”

    “影不影响你还不知道,本来锦非娘娘白天都已经好了,怎么你的嘴肿了,娘娘的病也突然加重了?可见就是你传染的,让你去柴房,是为你好,更是为了府里所有人的好。”

    “你莫要说话了,老老实实呆着去吧,待天亮了,王爷会替你请郎中的。”

    说话的也是府里的一个老人李嬷嬷。

    她和王嬷嬷向来不和,这次终于逮到机会,把这个劲敌处理掉了。

    晴雪看着她们把王嬷嬷推到柴房,还上了一把大锁,她方才又悄悄回来,把见到的原原本本告诉了凝雨。

    凝雨听了很是淡然,这一切都在她的预料之中。

    只是没想到她们会将锦非儿的发病推到了王嬷嬷身上,不但不管她,反而把她关到了柴房。

    “狗咬狗一嘴毛!”

    凝雨不由地叹道。

    “雪儿,咱们这有蒲团么?你去拿一个过来。”凝雨对晴雪道。

    “小姐,你要拜佛么?你忘了这曾经住的都是僧人,木鱼、佛像、蒲团应有尽有,你等着我去找一个过来。”晴雪说着就出了门。

    看着晴雪出了门,凝雨神识一动,手上出现了一包药粉,这是治疗鬼毒的独门解药。

    除了她和师傅,这世上再无人有此解药。

    这时晴雪抱着一个厚厚的蒲团走了进来。

    凝雨接过来,找出剪刀,让晴雪将蒲团拆开。

    “小姐这是要做什么?”晴雪不解地问道。

    凝雨笑道:“让大罗金仙显灵啊。”

    晴雪一脸懵,虽然不知道小姐这是在做什么,可以依然老老实实地按照小姐的吩咐。

    将在分开的蒲团上,均匀地撒上了药粉,然后再将它缝好。

    “可以了,大罗金仙可以显灵了。”

    凝雨拿着蒲团端详着,然后交给凝雨,让她摆放到外面屋的佛龛前面。

    “走,现在我们去柴房。”凝雨穿好鞋袜,站起身对晴雨道。

    “柴房?”晴雪越加糊涂,“去看王嬷嬷么?小姐,她平日对咱们很是苛刻的,去看她做什么?”

    凝雨看着她,眼中的笑容都要溢出来了,这个比自己大五岁的小侍婢,实在可爱。

    她上去握住晴雪的手:“对啊,她对咱们不好,咱们不得趁机会落井下石么?”

    “小姐的意思是......”晴雪顿时茅塞顿开。

    去趁机惩罚这个老奴,小姐可是这个意思?

    那还等什么?

    快走!

    两人出了门,沿着小路来到了不远处的柴房,因为上着大锁,所以没有人看着。

    屋内时不时传来王嬷嬷痛苦的呻吟声。

    她的毒开始发作了......

    柴房外堆着几大剁的劈柴,靠墙角放着一把大斧头,凝雨走过去拿气斧头,对着柴房的大锁就劈了下去。

    “咔哒“锁应声落地,柴房的门“吱呀”一声开了,凝雨和拎着灯笼的晴雪走了进去。

    屋内昏暗,晴雪打着灯笼找到了缩在角落的王嬷嬷。

    她的嘴肿的几乎看不出模样了,她的手不停的抓着,又痒又痛,凝雪知道她现在很是痛苦。

    看到有人进来,王嬷嬷睁开眼,眼睛蹦出希望的光芒:“锦妃娘娘!就知道娘娘一定会来看我的。”

    她跪着凑了过去。

    待开清楚来人是凝雨,她的光芒瞬间暗淡,闭上双目,身子又缩了回来。

    是傻妃,不是锦侧妃娘娘。

    她来做什么?

    “王嬷嬷,没想到你也有今天啊?感觉怎么样?平日威风八面的嬷嬷怎么现在成了猪八戒了?”凝雨挖苦她道。

    王嬷嬷长出口气,闭着眼假装没听见。

    “王嬷嬷,王妃娘娘和你说话你没听到么?见到王妃也不起来行礼,你老活腻了么?”晴雪呵斥道。

    “活腻了!求王妃赶紧给老奴一个痛快的吧,活着简直是受罪!”这是王嬷嬷的心里话。

    白日她还吆五喝六地训斥那些小丫头,到了太阳下山,她的嘴就突然肿了起来,又痒又痛。

    她用力抓,非但不管用,反而肿的越来越高,直到整个脸都好像发了起来一样。

    小丫头都吓坏了,连忙告诉了锦侧妃,锦侧非还特意出去看了她。

    刚要传人给她找郎中,没想到锦侧妃也“哎呀”一声大叫着躺了下去。

【更多精彩作品……】
腊月兔的作品
好书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