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婿武尊

神婿武尊(霍海,云晴)

分类:都市小说

作者:油炸蚂蚱

主角:霍海,云晴

状态:已大结局

更新:2022-08-05 11:26

《神婿武尊》精彩点评:

    《神婿武尊》中霍海云晴等人物被塑造的很成功,比较符合当下审美,看完之后会有比较深的印象,让人回味无穷,下面是《神婿武尊》内容介绍:总骂霍海窝囊废的丈母娘根本不知道,女婿帐户有一千多亿、论功夫天下无敌。冷眼相待的老婆也不知道,有多少美女想扑倒甚至倒贴她不想要的老公。嘲笑霍海的娘家人同样不知道,他们所拥有的一切,都是来源于霍海。欺压霍海的人同样不知道,只要霍海弹弹手指,他们顷刻灰飞烟灭。霍海偷笑,你们永远不知道我为什么在这里!...

    精彩内容试读

    事情当然是霍海做的,孙浩真是给了他好大一个面子。

    他头一次发现,原来这个世界上有钱真特么好啊,可以随便装逼。

    现在,他正在龙盘山,继续装模作样做他的“导游”。

    龙盘山以前可是他们青云门的山门,结果在二十年前,居然遭到了十几个门派联合进攻。

    原本他们根本攻不破山门的,因为护山禁制已经全面启动。

    可倒霉的是,当时霍海被人贩子拐卖,恰好到龙盘山附近的时候,当时五岁的霍海侥幸逃了出来,却不料在被人贩子追赶的过程中掉下山崖。

    无巧不巧,正好穿过了禁制偶然间露出的一道缝隙,结果掉在了禁制主控台上,护山禁制瞬间失灵,十几个门派就攻了进来。

    霍海的师傅萧逸尘倒是生性洒脱,觉得这是天意不可违,便带着霍海飘然远走。

    但突围的过程中,因为带着霍海的缘故,他身受重伤,这么多年一直没有康复,最后逼不得已,只得用入关的方式延寿。

    同时,用于启动护山禁制的青云门掌门令牌也遗落在主控台上,成为了师傅毕生的憾事,他最想做的就是拿回那块掌门令牌。

    现在,霍海就是带着师傅的夙愿重新来抢回令牌了。

    就在一年前,他初出江湖,年轻气盛,自认为修为大成,不顾师傅之前的警告,夜闯龙盘山山门要拿回掌门令牌,结果触动瑶光派设下的禁制,身受重伤跌下悬崖。

    幸好当时是云晴救了他。

    而这一年来,他一边蛰伏养伤,一边以导游的身份勘察龙盘山瑶光派的禁制。

    现在,伤已经养好了,同时瑶光派的禁制也勘察得差不多少了,他准备,就在这两天动手,把掌门令牌抢回来!

    拿着导游的小旗子,霍海漫不经心地走来走去,四下望着,表面上是在寻找着可成为顾客的游客,其实是不断在脑海里进行推演,确认各种大小禁制的核心位置。

    正走得出神,突然间斜刺里就走过来一个女孩子,一把便搂住了他的脖子。

    “你……”霍海其实在之前就已经感觉到那个女孩子举止有异,可是他没有丝毫动作,因为那个女孩子他居然认识,就是昨天晚上生日宴会的衣影儿。

    “别说话,吻我”,衣影儿使劲搂下了他的脖子,红唇直接亲了上去。

    四唇甫接,霍海脑子里“轰然”一震,傻了。

    活到二十五岁,他头一次跟女孩子亲嘴儿,一时间不知所措。

    不过衣影儿似乎也没多熟练,跟啄木鸟似的,笨拙地啄了一下便松开了,更像是借位走过场。

    “老公,终于找到你啦,你怎么在这儿啊?”衣影儿松开了他的脖子,白嫩的脸蛋儿掠过了一抹红晕,娇羞美艳,一眼望去令人心潮澎湃。

    “啥?”霍海清醒过来,却陷入了更懵圈的状态。

    这妞儿是吃错药了还是咋滴?咋叫他“老公”呢?

    不过看见衣影向他眨了眨眼睛,再抬头看见对面一个高大的年轻男子正咬牙切齿地走过来要找麻烦的样子,他大概就明白是怎么回事了。

    “有一个让你很烦的男人追你,你想让我假扮你男朋友挡开他,是不?”霍海一脸嫌弃地看着衣影儿。

    不过,这一仔细打量却是让他心动,虽然衣影儿今天穿得很随意,只扎个马尾辫,穿了个粉色的小吊带,下面是条简单的七分牛仔裤,可这却更能衬出她的青春靓丽!

    尤其是两条笔直的腿,在牛仔裤的映衬下更显修长!

    “恭喜你答对了,刚才亲你就是提前的奖励,附带说一句,初吻哦”,衣影儿小意地道,兀自脸蛋红红。

    “这不好吧?”霍海一本正经地皱眉。

    “我觉得很好,也当做是你买给我的那个包包的回礼”,衣影儿笑嘻嘻地道,眼神顽皮可爱。

    “不,我说不好是觉得你的回礼太薄了,应该以身相许才对,带身份证了吧?我们去开个房吧”,霍海很是郑重其是地提出了要求。

    “呸”,衣影儿大羞,狠啐了他一口。

    “你,消失”,那个长得还算不错的年轻男子冲了过来,指着霍海喝道,高高在上,颐指气使。

    “叫我?”霍海抬头很疑惑地问道。

    “对,叫你。别以为我不知道,小影儿是临时拖你过来假扮男朋友挡我的”,那个高大男子怒喝道。

    “你真聪明”,霍海摸了摸鼻子,一伸手,“给钱”。

    “多少?”年轻男子居然毫不含糊。

    “十万”,霍海报出了价格。

    “扫码”,年轻男子拿出了手机,然后,扫码成功,十万到账,真大气。

    “你把我卖了?”衣影儿错愕。

    “还挺值钱的”,霍海晃了晃手机,咧嘴笑道。

    “消失”,年轻男子指着霍海喝道。

    “我在”,霍海点头。

    “耳朵聋了?我叫你消失!”那个年轻男子大怒。

    “对啊,我就叫做肖失,姓肖的肖,失踪的失,你怎么知道我名字的?”霍海很惊奇地望着他。

    “我尼玛……”年轻男子狂怒,这小子在耍他?!

    “我记住你了”,那个年轻男子见周围不少人都开始向这边注视,他似乎很注意影响,手指了指他,强忍怒气转身而去。

    “谢谢”,霍海笑眯眯地在后面挥舞手机道。

    “看不出,你是这么无赖的一个人啊”,衣影儿饶有兴趣地望着他。

    “没啊,只是为了救你嘛”,霍海很认真地解释,伸了个懒腰,“对了,刚才那家伙是谁啊?”

    “如你所言,他是追我的一个人,叫卫东。不过我对他并不感冒。”衣影儿耸耸肩膀。

    “为什么?我看他挺有钱哪”,霍海挠了挠下巴。

    “钱?”衣影儿笑了,意蕴不明。

    “行啦,今天就到这里,还要谢谢你帮了我的忙,改天请你吃饭。”,她向霍海挥了挥手,转身而去。

    倒是来去匆匆,不带走一片云彩。

    多了这么一个小插曲,倒也为霍海今天枯躁的行程多了点儿乐趣。

    下班的时候,他骑着电动车下了龙盘山,不过,刚刚出了景区走到一片无人的林间公路时,后面一辆车子追了上来,拦住了他的去路。

    霍海叹了口气,他靠边儿停下了电动车,叼起枝烟来。

【更多精彩作品……】
油炸蚂蚱的作品
好书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