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最美时代

重生之最美时代(秦川,宫晓雨)

分类:都市小说

作者:养老鼠的人

主角:秦川,宫晓雨

状态:连载中(尚未大结局)

更新:2022-08-05 11:23

《重生之最美时代》精彩点评:

    《重生之最美时代》完全让读者入戏,不管是秦川宫晓雨的人物设定,还是其他配角的出现都很精彩,每一章都很打动人,让人能够深入看进去,《重生之最美时代》所讲的是:一觉醒来,回到了妹妹出嫁的当天,婚礼上秦川手持菜刀,想要娶走我妹,那就拿我的血染红妹妹的嫁衣!...

    精彩内容试读

    走在潞州高粱白酒厂里边,给秦川的第一感觉就是死气沉沉的,没错,现在已经是95年了,改革开放的第十七个年头了。

    这里还像是七十年代,八十年代的酒厂一样,灰蓝色的工装,雪白的劳保手套,没错这曾经是国营厂工人的骄傲。

    但是现在已经过时了,走到了95年,需要的现代化企业的制度和竞争思维。

    但是从这家厂子身上,秦川一点都看不到。

    不过这和秦川没有多大的关系,他是来赚钱的。

    迈步走进了办公楼里边,三楼最里边的办公室门上挂着厂长办公室的字样,是那种白底黑色的木头牌子。

    秦川脚步停顿了一下,听着办公室里边的人打电话,在说什么销量和贷款的问题。

    秦川等男人打完电话以后,才敲了敲办公室的门。

    “进来。”

    鲁俊山打量着眼前的年轻男人,锃亮的黑色皮鞋,笔直的西裤,白色的衬衫配上一条蓝色的领带,油光水亮的大背头,腋下夹着一个黑色的手包。

    这幅打扮要说稀奇把也不是太稀奇,白衬衫,黑西裤,皮鞋,很多人这样打扮。

    但是这个大背头就少见了,还有这个蓝色的领带,一般人打领带总是给人一种别扭的感觉。

    但是出现在眼前的男人身上给人的感觉就是那么的和谐,好像人家天生就应该是这样的打扮一样,就像是……像是电影里边的明星一样。

    “您好,是鲁厂长吧,我叫秦川是从鹏城来的。”

    秦川和鲁俊山握了握手。

    “你好秦先生。”鲁俊山打量着秦川,伸手请秦川坐下来。

    “鲁厂长,冒昧打扰了,是这样的,我是张爱国老爷子儿子的朋友,这一次到潞州出差,张爱国老爷子让我帮忙带点咱们厂子生产的酒回去。”

    秦川笑着说道,这张爱国原来是厂子的工会负责人,儿子去鹏城闯荡了,把家都给按在鹏城了,张爱国退休以后就去了鹏城生活,这些年再也没有回来过。

    这是上午的时候,秦川通过和厂子门口小卖铺的老板闲聊得来的,现在准备借用这个身份。

    “原来是老张的晚辈啊,欢迎欢迎。”鲁俊山路上露出了热情的笑容,泡了一杯茶给秦川。

    “是啊,我和张老爷子的儿子是朋友,几次听老爷子说起咱们潞州高粱白酒厂生产的酒好喝,绵柔不上头,老爷子去了鹏城以后,一切都好,就是想念家乡厂子里生产的这杯酒,可惜鹏城没有卖的。

    这不我这一次出差到潞州,老爷子是千叮咛万嘱咐,让我一定帮忙带回去几瓶。”

    秦川松了脖子上的第一颗口子,显然随意了很多。

    鲁俊山脸上的笑容更多了,看着秦川的目光也更加的亲切了很多。

    秦川又说起了潞州高粱白酒厂的辉煌历史,当然了,在秦川口中都是听张老爷子说的。

    虽然秦川根本就没有见过这个张老爷子,但是这个身份用起来是真的好使。

    这说话间,鲁俊山已经把秦川当成自己人了。

    至于说怀疑秦川,根本就没有这个想法,首先秦川这个打扮,这个气质,上厂子里来行骗,不至于的。

    再说了,就自己厂子里的酒,卖都卖不出去,人家打扮成这个样子,就为了行骗自己两瓶酒,这不至于的。

    鲁俊山说着叹了口气:“是啊,酒是好酒啊,可惜就是……算了……”

    秦川听着鲁俊山的话,本来想着鲁厂长接下来就是要说销量不好的问题了。只有鲁俊山主动说了厂子销量不好,自己才能够继续发挥啊。

    结果没有想到鲁俊山竟然话说一半不说了,不过这种情况也在秦川的预料之中,毕竟鲁俊山作为一个厂长,不会见谁都谈自己的困难的。

    虽然自己这个身份选择的很合适,这个话题和理由也充足,又是忆苦思甜的,很是适合让鲁厂长发挥,但毕竟是第一次见面,有所顾虑也是很正常的。

    “鲁厂长,”秦川直接打断了鲁俊山的话,像是没有听明白一样,直接道:“我大老远来的,这也是老爷子一直心心念念的,不会销售太火爆,匀不出来吧,我不多要,就一箱酒就够的。

    多了我也拿不了,价钱方面您放心,我可以翻倍,还请鲁厂长帮帮忙。”

    鲁厂长一愣,这一次脸上直接露出了苦笑:“小秦啊,你想那里去了?就是销售再火爆,退休的老职工走这么远,想着家里的这杯酒,我们也是要给的,而且什么钱不浅的,不用给,可是现在不是销售火爆,是销量不好啊,这酒厂不比之前了。”

    “鲁厂长?”秦川一副疑惑不解的样子:“销量不好,不会吧?老爷子说咱们酒厂销量不错的啊?”

    鲁俊山见话都说到这个份上了,也就不藏着掖着了,反正酒厂的情况,根本就瞒不住的。

    “那是老张退休之前的事情了,这两年外地很多酒都进来了,咱们厂子竞争不过,去年年底的时候咱们还特意的升级了酒厂的设备,结果不光是欠了银行一屁股的债,销量依旧上不去,到现在厂子工人都有两个月没有发工资了。”

    鲁厂长满脸的沮丧,从计划经济到市场经济,跟不上脚步的,都会被埋葬在旧时光里边,只能够眼睁睁的看着时代的车轮滚滚而去。

    秦川一副不可置信的样子问道:“这怎么会?既然口感不错,不应该啊,你们做广告了吗?”

    “怎么没做广告啊,你看。”鲁厂长顺手就从桌上抽了一份报纸递给秦川。

    秦川接过报纸装作认真的看了看几秒钟,然后一巴掌把报纸拍在桌上,一副恍然大悟的样子。

    “怪不得呢!”

    这下子轮到鲁俊山迷茫了,怎么就怪不得了?什么意思?这是广告做的不对吗?

    他还对眼前惨不忍睹的销量发愁呢,不知道到底怎么回事呢?这秦川看了一眼报纸就明白了?

【更多精彩作品……】
养老鼠的人的作品
好书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