婚色

婚色(江宁周烈)

分类:都市小说

作者:阿花

主角:江宁周烈

状态:已大结局

更新:2022-07-19 09:11

《婚色》精彩点评:

    小说婚色内容细致饱满,情节引人入胜,非常值得一看哦

    《婚色阿花》是一部短篇小说,小说内刻画了江宁周烈等角色,这些角色的刻画都是极为入木三分,让读者的沉浸感和代入感更佳:“不知道。”顾白看着方懿生已经出去找人的背影,这才回过神来。蓦地想起杜若溪的一句话,“你们结婚后,二哥应该更有信心一点了”“他又要和大哥争环宇的继承权”。不是她敏感,只是她的第六感告诉她,这两者,好像是有联系的。...

    《婚色》 免费试读

    对于顾明梁,顾白是比较有好感的,但是相对于王千桦来说,还是多了些距离感。顾明梁则是一名优秀的大学老师的典范,家里的奖章奖状,荣誉证书多的几乎要摆不下。在家里,他则是好父亲的形象,比起她的亲生父亲来,是好了太多了。

    顾白此时刚从学校下班回来,便被王千桦神秘兮兮的叫到卧室。看着王千桦打开自己的衣柜,从中小心翼翼的捧出一抹白,顾白有些愣。她自己的衣柜她怎么不记得有这样一件裙子了?

    那抹白被展开,被放大,被膜拜,被洗礼。重点突出她好看的锁骨的抹胸式的上身,即使不上身也能看得出来的纤细腰线,紧包着的臀围,下摆则是美人鱼一般的裙摆。华丽的材质,光感的裙身,胸口处的珍珠加上星星点点泛着光亮的钻石,璀璨生辉,宛如天成。

    顾白惊呆了。

    好美,她没有想到这一生,能够穿上仿佛专门为她订制的婚纱,美到极致。人人都说穿上婚纱的新娘最美,因为那有着幸福的光环笼罩,人不美心美。但是在这里,幸福之神还没有降临,顾白已经从心里赞叹出来。

    真正的华丽唯美,永远不是奢侈昂贵能堆积出来的,精致的剪裁,专心的设计,充满了设计者的心意的婚纱,又怎一个美字了得。

    “这是···?”虽然知道这应该是自己结婚时要穿的,但是嘴里还是有着不可相信的。

    她以前的生活,是有些乱糟糟的。从小没有妈妈的生活,爸爸的忙碌,让她打小就独立起来。灵魂的穿越,让她感受到以前没有过的温暖,她终于相信,老天都是公平的。在冥冥之中,上天已经安排好了一切,该来的总会来。

    幸福如天上掉馅饼一般直接进了她的嘴,虽然婚姻是假,但是这周围满满的心意,让她无法不动容。

    面对王千桦慈爱的眼神,她的心,她的眼,同时湿润了。

    麻的,真丢脸。感受到自己眼泪的顾白,暗自骂了一句。多少年不见这东西了,还以为不会出现在她身上了呢。

    王千桦走到她身边,轻柔地理解似的摸了摸她的头发,然后伸出手臂,把她环抱进自己的怀里,让她再度幸福的感受了一把母爱的力量与温暖。

    在这一刻,顾白突然不想回到以前了,就算是没了自己的亲生家人,就算是这辈子不会遇到一个最爱她的男人,她也认了,反正那边也是没有爱着她的人的,不亏,并且赚了好多。

    从小缺失爱的人,一旦遇上亲情、爱情,犹如沙漠里的炎热,会以千万倍的速度吸收这来之不易的感情,一头扎进来,难以回头。

    母女两人相抱无言,眼泪湿了两行。

    顾白突然推开王千桦,胡乱的摸了一把依旧模糊的眼,含着鼻音道:“妈,以后我一定会好好孝顺您!”

    王千桦此时也十分动容,依旧把她抱在怀里,摸着她的头发,“傻孩子,你从小到大都是妈的骄傲,也一直都很孝顺妈啊。你应该庆幸,你找到了一个这么好的老公。这件婚纱,我们都看得出,花了多少心血。钱自然不用说,单单是制作,这件婚纱就得花不少时间了。孩子啊,爸妈这一生,倾尽全力的给了你最好的教育,最好的生活。也许那一切都不是你想要的,但是相信妈,那些东西,在你以后的人生中,会有作用的···”

    接下来的时间,王千桦拉着顾白回忆了很多以前的事,有笑有泪。

    那天,顾白才明白,一个母亲对孩子的最深沉的爱永远不是我们所看到的模样。王千桦其实是知道以前的顾白不喜欢那些东西的,但是为了她,却也没有办法的让她学习那些,过着她当时不想过的生活。

    好在汪小白知晓顾白的所有事情,配合起来也是天衣无缝。

    回忆总是蹉跎的岁月,常会感概良多,然后醒悟许多。

    次日,顾白找到方懿生,十分开门见山的问道:“那件婚纱你是什么时候着手准备的?”

    “你不喜欢?”方懿生上挑眉毛,并没有直接回答她的问题。

    “喜欢,喜欢得不得了。”顾白冷笑着说道,她在喜欢的同时,还是有些芥蒂的。毕竟如果送自己这么美的婚纱要是自己心爱的男人,那才完美。可是现在这个男人送了这么一件难以超越的婚纱,她实在想不到,以后她心爱的男人该送什么婚纱才能抚平这种悸动。“在最初见面开始,就开始为我制作的婚纱,我怎能不喜欢?”

    其实真正让她恼的,是方懿生面对她的那种笃定。比如婚纱,比如结婚。她喜欢自由,面对这样一种笃定,总感觉被束缚,被禁锢。

    方懿生低笑一声,“其实也不尽然,婚纱的模板是早就设计好的,只是恰巧比较适合你而已,不用多想。”

    对于他的这个解释,顾白也算还能接受。不过另外一个问题,她想要证实,“你大哥大嫂好像不怎么喜欢我啊?”

    方懿生闻言呲笑一声,“你又不是人民币,凭什么叫谁都非喜欢你不可?”

    顾白顿时无言,整理好思绪,才又发话,“可是你们气氛好像也不怎么亲密的样子啊。”

    方懿生一改往日不正经的模样,表情变得严肃起来,连声音都冷了许多,“你听谁说的?”

    顾白暗自不动神色地后退一步,离他远了一些,“没听谁说啊。上次吃饭时,我看出来的啊。我可是语文老师,对人的表情什么的,观察可仔细了,这样才能对学生以身作则,教他们怎么写好作文啊!”

    听完,方懿生周身的冷意散了许多,他眯着眼说道,“你可真不像老师。”

    顾白明白他指的什么,无非就是说她性格太过活泼好动,没了老师那份沉稳罢了。她耸耸肩,“你也不像公司负责人。”

【更多精彩作品……】
阿花的作品
好书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