顾先生,复婚请排队

顾先生,复婚请排队(景漾,顾时宴)

分类:言情小说

作者:十二月

主角:景漾,顾时宴

状态:已大结局

更新:2022-06-28 12:28

《顾先生,复婚请排队》精彩点评:

    十二月将《顾先生,复婚请排队》中的人物刻画的非常美,特别是景漾顾时宴给人不一样的感觉。故事在十二月的笔下格外出彩,《顾先生,复婚请排队》主要讲述的是:昏迷半年,醒来,身边多了个对自己一往情深的‘丑’妻。顾时宴----这婚是离定了!景漾腹诽:这戏好难演哦,明明高兴得要命,要演出伤心来。离了婚,发现事情并不是他想的那样......‘丑’妻大变样---身娇体软,肤白貌美,还披着一件件马甲?顾时宴拽着儿子,半夜敲响前妻家门:老婆,我们复婚吧。一边给儿子使眼色---帮忙,兔崽子啊,忤着当门神?...

    精彩内容试读

    砚栩之所以选择景漾,是觉得爹地讨厌对方,对方也保证没别的念头......这样,刚刚好。

    “你再说一遍!”

    顾时宴看向砚栩,那目光像要吃人似的。

    对孩子这种眼神,狗男人有病吧。

    景漾出自母亲本能,将儿子护在身后:“顾总,您有话好好说,打孩子违反《未成年人保护法》,您身份卓越,要事情闹开,对顾总您身份有所影响。”

    “呵!”

    顾时宴气笑了。

    一个第一天来上班的保姆,居然有胆跟他说这种话!

    是活腻了吧。

    还打孩子?

    顾时宴看了眼从景漾身后走出来的身影:“砚栩,你确定留下她?”

    砚栩点头。

    这是留下她的意思了?

    景漾双手合十,虔诚道:“谢谢顾总,谢谢砚少爷。”

    顾时宴冷目扫了她眼:“后天早上7点前到这,现在你可以走了。”

    才刚跟儿子相处没几分钟,就要走。

    景漾心里很不爽。

    她也瞧出,狗男人对儿子不怎么样。

    她更要跟砚栩拉近关系,早点将他带出国。

    “砚少爷,后天早上见。”景漾微笑跟砚栩道别,对着顾时宴却是点点头,然后下楼。

    顾时宴正准备让砚栩收拾两套衣服时,手机响了。

    “时宴,邓助说给砚栩找到保姆了?你让保姆一起过来,我看看人怎么样,会不会对孩子不上心,反正砚栩也要过来,她来这里照顾砚栩刚刚好。”

    顾时宴想都没想,拒绝:“奶奶,我们只去住一天。”

    “我是担心没人照顾砚栩吗?我是担心保姆不上心,我就这么个宝贝孙子,以前的李嫂是我找的,我不管,你得把人给我带来我瞧瞧。”顾老夫人无理取闹道。

    这两年来,老夫人脾气跟过去完全不同。

    因身体原因,顾时宴基本有求必应。

    “时宴,我现在心不舒服......绞痛一样......”

    顾时宴只觉得太阳穴突突地跳:“奶奶,行了,我们现在出发。”

    ——-

    景漾走出别墅,想着怎么样让人把车开车,又低调,又不会让人发现。

    一辆黑色宾利雅致停在旁边马路上,景漾警惕拉开距离......,车子按声喇叭,司机说:“江景,先生跟砚少爷要出趟远门,你跟着去照顾砚少爷。”

    景漾想了下,才向车子走去。

    辰宝跟烟烟已安排好,她出去一两天是可以的。

    拉开车门,她朝后座另一侧男人恭敬点头,才上车。

    砚栩坐在他们中间。

    车里寂静得可怕。

    景漾心疼儿子跟狗男人这样相处近五年。

    狗男人在,她也不敢多跟砚栩说话,怕露出令人生疑的点。

    靠在车门位置,景漾有点想睡觉。

    一直都昏昏沉沉的......

    直到司机突然说:“先生,原来桥头镇景色这么好,怪不得老夫人一直喜欢呆在这。”

    景漾瞬间清醒。

    桥头镇,老夫人......心里突然涌现个猜测。

    这个猜测,在车子停在间熟悉的小洋房门口时,得到印证。

    对她有恩的翠奶奶,是顾老夫人!

    那个让人教会自己各种本事的老人,是顾时宴的奶奶。

    正想着,惊喜的声音从里传来:“砚栩。”

    顾老夫人被人搀扶出来,拉着砚栩手,稀罕地抱住:“有没想太奶奶啊?”

    “想。”砚栩回。

    老夫人慈爱的摸了摸砚栩的头:“走,我们先进去。”

    时屋后,视线落在最后,存在感最低的景漾身上:“你就是新来的保姆?”

    景漾迈着小步伐上前,鞠了个大躬,紧张回答:“老夫人好,我是阿景,今天刚应聘过来照顾砚少爷的。”

    垂着头,手捏着袋子,紧张极了模样。

    顾老夫人觉得是老实人,没见过大世面,便恩威并施说了几句。

    景漾一副惶恐姿态应承。

    顾时宴坐沙发上,交等阎秘书工作,余光不经意扫过景漾那模样,总觉得很假......被景漾之前欺骗一事,一直以来是顾时宴心头的一根刺。

    因为无法接受,聪明的他,会被个女人耍得团团转。

    除去昏迷不醒那半年,一年半时间,他未能发现。

    签署离婚协议书,还被她摆了道,把她人给要了。

    想到这些,那晚俩人的画面......蓦地浮现。

    “砚栩!”

    一道惊慌声音由二楼传来,紧接什么从二楼滚了下来......

【更多精彩作品……】
十二月的作品
好书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