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带全家逃荒后,结果暴富了

我带全家逃荒后,结果暴富了(苏意晚苏意舟)

分类:其他小说

作者:醉卧兰若

主角:苏意晚苏意舟

状态:连载中(尚未大结局)

更新:2022-06-28 06:41

《我带全家逃荒后,结果暴富了》精彩点评:

    小说主人公是苏意晚苏意舟的小说是《我带全家逃荒后,结果暴富了》,本小说的作者是醉卧兰若倾心创作的一本穿越架空类小说,情节引人入胜,非常推荐。主要讲的是:【全家穿越+逃荒+致富+空间+种田+美食】苏意晚在末世遭遇沙尘暴,全家穿越到古代农村。只会徒手撕丧尸的一家人懵了,只有武力值怎么生存?好在有全家通用款农场系统,种个田,捉野味,山头开个荒,偶尔还能拿来末世的东西用。但是,那个长着狐狸眼的少年哪里冒出来的?苏意晚正琢磨着怎么把人赶走,少年摇身一变战神安......

    精彩片段试读:

    有了手推车,又有花生酱补充能量,苏意晚等人的行进速度比寻常人更快,竟然在天黑之前赶到了云城城门口。

    然而他们还是晚了一步,因为流民太多,云城县丞已经下令封了城,百日之内,他们将不再接纳任何流民。

    他们进不去了。

    苏晚意顾着男人的性命,扫了圈城门口外的环境后,指着离城门100米外亮着火把的小屋子:“那户人家好像有个空着的小屋子,咱们试着去租来用吧?”

    “可我们身上没钱。”张爱琳道。

    苏意舟大眼睛扫了圈众人,最后目光停在苏意晚脖子上:“晚晚身上有块玉佩,咱们先抵押给主人几天,这儿离云城近也方便做生意,到时我再想办法赚点钱赎回来。”

    苏意晚往脖子上一摸,果然有一块玉佩,可印象中原主并没有这样东西,而且玉质上乘,上面雕着一只展翅的凤凰,不像寻常百姓家的东西,这是哪儿来的?

    她反复搜刮几遍记忆,还是一无所获。

    算了,管它怎么来的,到她脖子上就是她的,要是户主识货的话,应该能住几天屋子。

    “行!就这么办。”张爱琳直接拍板。

    “我先过去问问。”苏意舟拿着玉佩先过去,苏意晚和母亲推着手推车跟在后面。

    等他们赶过去时,苏意舟也谈好出来了,原来这是一家猎户,隔壁的确有间破柴房空着,之前是他们死去的老母亲住的,俩夫妻还没孩子,嫌不干净就空下来,现在有块上好的玉佩做抵押,正好可以借给他们住10天。

    有了遮风挡雨的地方,一家人终于放下心来。

    苏意舟让大力士张爱琳女士留下来看家,自己“一瘸一拐”出去觅食,苏意晚则拿出空间里的抗生素出来救人。

    将西药研磨成粉调成药水,捏着男人牙关硬灌下去,刚下肚才五分钟,男人手指终于有了反应。

    趁男人还没有完全清醒,苏意晚赶紧拿出碘伏给他消毒包扎伤口,刚处理完给他穿好衣服扣扣子,突然,她手腕被一只大手紧紧扣住。

    苏意晚抬头,就撞入一双冰冷的狐狸眼,脖子同时被狠狠掐住,一个翻身被禁锢在男人身下动弹不得。

    “你是谁?想干什么?”

    磁性声音也像结了冰一样冷,身上气场瞬间变得强大,似乎高高在上的神祗在看一只卑微的蝼蚁。

    苏意晚一愣。

    这眼睛这气场这场景,她隐约觉得在哪儿见过,她刚要细想,脖子上突然传来一阵刺痛。

    脖子被越掐越紧,苏意晚来不及细想,本能举拳反击,可男人竟也是个练家子,她也不过才14岁,体格又瘦小,对方不仅单手扣住她手腕,脖子上的大手也越发用力,狐狸眼越发冰冷。

    情急之下,苏意晚直接攻击男人下体。

    “唔!”男人终于松开手,猩红着眼去捂下面。

    “咳咳咳……混蛋!你他妈有病啊!”苏意晚用力推开压在她身上的男人,跳离木床一米远警惕盯着他。

    咳嗽声和痛感让男人清醒过来,他狐狸眼扫视一圈,发现自己到了一间破柴房里,眼前是一位14岁左右的姑娘,没有黑衣死士和前来搜捕的官兵。

    昏迷前的记忆接踵而来,男人扫了眼面前熟悉的女孩,浑身一松,终于倒在床上。

    “抱歉。”他说了两个字。

    苏意晚总觉得男人这句“抱歉”似乎还另有所指,难道原主曾经认识这男人?

    她努力搜刮原主的记忆,似乎有一两个镜头一闪而过,但太快了根本抓不住,加上她脖子疼得厉害,就算以前原主真认识她也不会认。

    她来自末世,天生对有危险的人心存戒备,她基本想将这恩将仇报的男人直接扔去山上喂狼了事!

    可一想到他将哥哥护在身下被抽得皮开肉绽的情景,到嘴的“滚”字最终还是变了模样。

    “不必,你护过我阿娘,刚刚又救了我哥,现在我救活你,也算报了你的救命之恩,你好好养着吧,养好了该干嘛干嘛去!”

    委婉下完逐客令,苏意晚不想和他多呆,扔了块破布让他自己试擦伤口上的血,转身开门走了出去。

    看着绝色女孩离开的背影,再想到在茶棚后面看到那神奇的一幕,男人狐狸眼讳莫如深,不仅没拿破衣服给自己处理伤口,反而咬牙将将伤口挤开,直到血沿着腹肌蜿蜒而下才停下,披上女孩扔过来的破衣服,下床跟着出门。

    小破屋斜对着云城城门,远远望去,城门密密麻麻全是流民,一个个像无家可归的游魂随处飘荡。

    男人眸色愈深,拳头握得死死的,良久后才松开,抓了把黄泥巴在脸上抹了两层,坐在小破屋前寻找刚刚那抹绝色。

    前头。

    苏意晚不想和小破屋里的男人呆在一起,干脆帮哥哥一起觅食。

    可惜,这月国真的太穷了,连闹了几年饥荒,山里河里能薅的基本全让流民们薅尽了,用哥哥的话说就是“这附近的山河比我这张小白脸还干净”,压根找不到吃的。

    还好他们空间有之前种好的苹果暂时可以果腹,三人悄悄从空间里拿出苹果连吃几个,直吃到打了个饱嗝才停手。

    至于其它物资都是稀罕玩意儿,不到紧急关头万万不能用。

    不过这不是长久之计,他们必须找到生财之道才能长久在这世道活下去。

    四周流民多,苏意晚悄悄藏了把匕首当防身武器,扫了一圈四周的地理环境,隐约听到远处有水声,突然开口:“哥,咱们去有水的地方找找吧。”

    “哟,美食家?你想到哪儿能找到吃的?”苏意舟拿出嘴里的草叶子问苏意晚。

    药食同源,苏意晚是家里的医生兼大厨,在末世时有时药物不够就得上山采,她对动植物生长环境的确熟悉得很。

    “试试。”苏意晚拉着哥哥往有水声的地方跑,不一会儿果然看到前面有一片芦苇荡。

    云城地位南方,南方水域多有鱼虾和螃蟹,苏意晚心头一乐,刚想扒开芦苇荡看看,一道阴冷女声从背后响起。

    “小荡妇!竟然是你!你竟然还没饿死!”

【更多精彩作品……】
醉卧兰若的作品
好书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