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野诡术

乡野诡术(王七陵王风明)

分类:恐怖小说

作者:夜雨风声

主角:王七陵王风明

状态:连载中(尚未大结局)

更新:2022-05-12 16:26

《乡野诡术》精彩点评:

    王七陵王风明是作者夜雨风声小说作品里面的男女主角,作者文笔不错,诗词功底丰富,文章结局很意外,千万要看完哦!我命犯七杀,天生命薄。成年之前,一年一劫,第十八年最凶,名为生死劫。爷爷为我挡下十七劫,在我生死劫来临前他去世了。他断气之前带走十七个纸人,它们是我的报应......

    精彩内容试读

    爷爷过世的消息逐渐传开,打第二天开始不断有陌生人前来吊唁。

    来的人有开着豪车穿金戴银的大富大贵之人,有平头百姓,甚至有江湖草莽。他们看到爷爷的尸体时,有惊讶的,有悲伤的,有不能接受的......

    不过,到目前为止,还未有风水界的人前来。

    爷爷过世的消息已然传开,风水界的人不可能不知道。爷爷在风水界名声显赫,不应该没人来。

    我估摸着是那些人认为时机未到。

    吃过晚饭,前来吊唁的人相继离去。他们之中有人是真的来祭拜爷爷,有人则是来确认爷爷是否真的过世。

    将最后一人送出院子,兜里的手机忽然响了,我拿出手机一看,一个陌生的电话,犹豫了一下还是接了。

    “谁?”

    “王老狗死了?”一道沙哑的声音幽幽传进耳中。

    我心头窜出一股怒火来,“你说什么?”

    “他也该死了,做了那么多伤天害理的事,要是还不死,老天爷真就瞎了眼。”

    “你到底是谁?”我怒声道。

    “等着吧,王老狗下葬那天我会亲自送他一程。”

    我咬牙切齿地道:“我等着你,我一定把你嘴抽烂。”

    “哈哈......”对方大笑一声,而后挂断电话。

    我死死的捏着手机,心里怒气难消。转身走出院子四处走走,消消火气,直到天黑才回来。

    我本以为今天不会再有人来吊唁,谁知,不久后,一对父女出现在家门口。

    他们左右看了看,鼓起勇气走进院子。在他们踏入院子的时候,一股强烈的死气扑面而来,卷走盖住爷爷脸庞的火纸。最诡异的是,爷爷的表情变了,阴沉着脸很生气。

    我神色动容,扭头盯着走进院子的这对父女,爷爷很不欢迎他们的到来。

    我死死的盯着他们,他们给我的感觉宛若那死后从棺材中爬出来的一样,浑身都是死气。但是,纵然死气缠身,却遮不住中年男人头顶冲出的煞气,他脸型消瘦带着三分坚毅,若没猜错,他曾上过战场。不过,他看着女孩的眼神满是疼爱。女孩穿着大红风衣,模样精致,脸颊却苍白无血色,柔弱无力,犹如那在风雨中飘摇的花一样,让人怜惜。她命宫昏暗,死气萦绕,这是将死的征兆,骇人的死气就是从她身上散发出来的。

    在昏暗的灯光下,她给人一种强烈的阴森感,令人不寒而栗。

    他们看到灵堂时,眼中流露出绝望之情。

    他们是来找爷爷救命的。

    看破不说破,我按照规矩将他们迎进家门,递给他们一人一炷香。

    他们给爷爷上香后,手足无措的站在原地。看着他们的模样,我主动开口打破僵局。

    话音未落,父女俩干脆地朝我跪下,痛哭流涕地请我救命。突如其来的一幕,引来院中的人注目。

    我直言不讳地告诉他们父女俩,爷爷已经过世,自己没有那么大的本事救人,让他们去找其他高人。

    他们根本不听劝,痛哭哀求。

    他们父女俩向我下跪实在不像话,我让他们起来跟我走,带着他们走进左侧的房间里。

    我眼神灼灼地盯着他们,沉声道:“说吧,究竟为了什么。”

    中年男人苦笑一声,做起自我介绍,诉说前来的目的。他叫许中云,女孩是他的女儿名叫许瑶,父女俩从南方赶来。

    听到这里,我神色微动。

    许瑶十岁时生了一场大病,从此之后,身体非常虚弱还时常梦到娶亲的场面,新娘子就是她,新郎却不是人。

    十年间,许中云请了不少阴阳先生为许瑶治病,可是请来的阴阳先生得知许瑶的情况后直摇头,说他们没那本事解决。有三个阴阳先生为酬金所动,尝试出手解决许瑶的麻烦却遭到反噬,其中两人在不久前死去,还有一人昏迷不醒。

    许瑶的问题越来越严重了,她在梦中已经举行完了婚礼。按照我的猜测,许瑶梦到自己入洞房,便是她香消玉殒之时。否则,她身上不会带着这么可怕的死气。

    我想到他们是从南方而来,问为什么不请威压南方风水界的六指黄出手。许中云苦笑连连,直言六指黄那等神人不是他这种小人物想见就能见的。

    我撇了撇嘴,这是在抬高六指黄贬低爷爷吗?

    许中云见我脸色不好,意识到自己说错话了,赶忙补救,说我爷爷平易近人,待人和善,一视同仁,是真正的仙人转世。

    见他这么卑微的模样,心中微微感叹,许中云为了许瑶呕心沥血,与爷爷对我有何区别呢?我心里生出一抹同情,随即问起许瑶的生辰八字,想着为许瑶卜一卦,看能否找到问题所在。

    许中云面露喜色,连忙说出许瑶的生辰八字。

    我愣了愣,心头一紧,直勾勾地盯着许中云问道:“你女儿出生在什么时辰?”

    许中云见我情绪波动,怔怔地道:“午时三刻。”

    午时三刻,阳气最重的时刻。

    我轻叹一声,有点可惜。

    许瑶出生于庚辰年五月午时三刻,而非亥时三刻。否则,她就是爷爷说的能助我渡过生死劫的人。

    许瑶虽不是能助我渡过生死劫的人,但她的命很古怪。

    半阴半阳,当死犹生,当生犹死。

    我看不透,而且她的命很凶。

    我目光落在许瑶身上,望着她那惨白却精致的面容,开口道:“梦中与你成亲的都是什么精怪?”

    许瑶眸中萦绕着恐惧,哆嗦着道:“有、有蛇,有黄鼠狼,有狐狸......”

    “没有梦到一个人吗?”我追问一句。

    许瑶轻轻摇头。

    出现在许瑶梦中的是五仙儿。

    我凝视着她,她登门求助不是好事,这一点从爷爷变化的表情就能知道。

    许瑶感受到我的目光,惨白的脸颊上不由爬上一抹红晕。我收回目光,心中一狠道:“你们走吧,你们的问题我解决不了。”

    闻言,父女俩脸上出现失望之色,并非很明显一闪即逝。他们是来求爷爷救命,而爷爷已经过世。再说了,我年纪摆在这里,在他们眼里我也没什么本事。

    他们起身离开,走出院子后,我拿开盖住爷爷脸庞的火纸,见爷爷依旧板着脸。无奈苦笑,他们父女俩踏进院中那一刻,就结了因果。

    我将他们喊住,“三更半夜的也没有车去城里,你们就在我家凑合一晚吧,天亮了以后再走。”

    “谢谢!”他们转过身连连道谢。

    “客气。”说完,我将他们领回房间。来到院子,爸妈立刻迎了上来询问许中云父女的事。我把事情说了出来,他们劝我不要逞能,而且爷爷还没有入土,不能出现意外。我知道自己几斤几两,让他们放宽心,实际却是哑巴吃黄连。

    找了一张板凳坐下,徐老三叼着一支烟来到我旁边,他忙着替爷爷打棺材也没怎么休息好。我看着他笑了笑,“叔,有什么事?”

    徐老三看了眼房间中的许中云父女,神神秘秘地道,“七陵,听叔一句劝,让他们赶紧走,留下只会是祸害。”

    我苦笑着摇头,“叔,他们跨进我家院门时,就结下了因果,他们走不走已经不重要了。”

    “这......”徐老三没想到问题会这么麻烦,他无奈道:“七陵,叔给你一句忠告。”

    “您说。”徐老三究竟有多大本事我不是很清楚,但他的本事绝对不小,是我前辈。

    徐老三抽了口烟,缓缓道,“鬼恶敢拦路,狼恶敢吃人,这人恶,他丧尽天良。”

【更多精彩作品……】
夜雨风声的作品
好书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