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古法相

上古法相(聂星河冷沐雪)

分类:其他小说

作者:惜风

主角:聂星河冷沐雪

状态:已大结局

更新:2022-05-12 13:59

《上古法相》精彩点评:

    新书推荐,《上古法相》是惜风倾心创作的一本玄幻科幻类小说,主角聂星河冷沐雪,情节引人入胜,非常推荐。主要讲的是:无生相,相生万物,这是个相法为尊的世界。脉兽、忌兽遍布万相星大陆,北山西海,南森东漠,万千相法,变化苍穹。聂星河死后穿越至万相星大陆,再见昔日辜负之人,为了守护,拜上古帝士玄天尊为师,纵横万相星大陆。境界划分与对应称号:清源境(修士)、清空境(空士)、虚空境(王士)、裂空境(尊士)、大空境(帝士)...

    精彩片段试读:

    “星河啊,你终于回来了!”杨倾风抱着聂星河,当初和她一般高的孩子,如今已经高出她许多了,聂洋一向不轻易表露感情,如今也许是年纪大了,又或是因为看见儿子死而复生,也是忍不住哭了起来。

    一顿嘘寒问暖之后,杨倾风好奇地看着冷沐雪,这个女孩看上去十分乖巧,又生的水灵,似不染一丝尘气,“她是谁呀?”

    聂星河将安化村发生的变故告知两人,杨倾风又看向冷沐雪,眼神中多了几分同情。

    “星河,这样的人,你还救他做什么?徐大壮这个**,动不动就来欺负我们,好像我们家欠了他什么似的。”聂洋满腔怒火地看着躺在床上的徐大壮。徐大壮的自愈速度快的惊人,只不过是灌了一碗平息静气的中药,就已经恢复了正常。

    聂星河正疑惑,为什么聂洋和杨倾风会沦落到街口卖鞋的地步,昔日辉煌的聂家大宅,如今竟变得落魄沧桑。聂家经营着一家布坊,在平都南城非常有名。说起布坊,杨倾风忍不住落泪,原来两年前的一个深夜,布坊突发大火,将所有毁于一旦。

    “那场大火,我想也是徐大壮所为,只是找不到任何证据,也就当成意外,我们赔偿了所有损失,没了积蓄,被逼无奈只能织鞋营生。”聂洋无奈地叹道。

    这时候,徐大壮突然剧烈地咳嗽起来,他吐出一口淤血,迷迷糊糊地苏醒过来,为他把脉的冷沐雪吓了一跳,快步跑向聂星河,怯怯地躲在他身后。

    才一柱香不到的时间,徐大壮就痊愈了,这种速度未免太过惊人。

    “他是兽体,我能感觉到他体内的兽气,只是兽体竟能运转脉气使用相法,真是稀奇。”玄天尊的语气,带着疑惑。

    “兽体?”聂星河眉头一皱,但这也说得过去,拥有兽体之人,体质和自愈能力都比常人强上数倍。兽体是一种变异之人,他们吸收大量的灵兽兽气,以此增强力量,但当兽气的力量强于体内的脉气之时,兽气会反噬脉气,从而导致脉气尽失,从此不能再使用相法,与此同时换来的,是如猛兽般强健的体魄和力量。

    作为兽体之人,身体能变成猛兽,在瞬间体质,而且不会有任何副作用,只是不能使用相法,但刚才在集市,徐大壮分明用的是火属性相法,那这又是怎么回事?就在聂星河还很纳闷的时候,外面传来一阵嘈杂声,门外有几头苍狼,从狼背上跳下来几个人,聂星河知道这些高贵的苍狼都是孔家的坐骑。

    走在最前面的孔舒捷,身后的孔三空寸步不离地跟着他,旁边还有一个生面孔,那人白地有些不正常,好像体内没有一丝血,他没有头发,手指如同只有骨头般,不禁让人联想起那些食人的妖物。

    孔舒捷一看见虚弱的徐大壮,露出厌恶的表情,嘴里轻声说道:“真是个废物。”

    冷沐雪看见孔舒捷,抓着聂星河衣袖的手不觉用力,那天在安化村凉台说的话,她也听见了。孔舒捷也觉察到冷沐雪那充满怒火的目光,面露淫光地笑道:“呦,这不是冷姑娘?好久不见。你们两个竟然在一起,那就说明凉台确实没有骗我,聂星河,你好大的胆子,连我的人都敢杀!”

    孔舒捷曾经垂涎冷沐雪的美貌,多次追求都没有得手,后来慕容祈来了,孔舒捷的心思一时间全放在她身上,那天黑石去找他说起冷沐雪的事,他才想起来还有这么个人,于是乎为了报复冷沐雪,就交给黑石任意处置。

    聂星河将冷沐雪护在身后,冷冷地说道:“果然是上梁不正下梁歪,光天化日之下强抢民女,他不过是死有余辜。”

    “你!”片刻后,孔舒捷似乎又冷静下来,他露出让人心寒的笑意,“既然杀了人,那就要偿命!三空,给我杀了他!他身后那姑娘,就留给你了。”

    聂星河并不是不慌张,刚才同徐大壮一战,已经耗尽了脉气,如果再对上孔三空,那是毫无胜算的。只是孔舒捷身旁的人,突然出手拦着孔三空,孔三空似乎很惧怕他,不敢再上前半步。

    “孔令,你这是什么意思?别以为你是我爹的内侍就能没大没小。”

    孔令面无表情,他的声音似是女子般,又带着几分阴沉,“再过半年就是平都的相盘对决大赛,二公子应该知道那对于您来说是意味着什么,若是这个时候再捅出什么篓子,误了参赛时机,老爷会怎么想?更何况据我了解,黑石是黑龙寨寨主,黑龙寨本就是土匪窝,若是让外人听见,岂不是坏了孔家的名声?”孔令的话虽是建议,但也有警告的意味。

    孔舒捷一个眼神示意,孔三空便退了下去。

    相盘对决大赛,聂星河也是知道,据说是每个成年的修士,且突破了七重脉门之后才有资格参加。在相盘大赛中获胜的队伍很快就会名扬天下,引地无数势力争抢,因此每年参赛的人数不胜数。万相星的相盘对决大赛,每年由东西南北部轮流举办,今年正好到了平都。曾经的聂星河觉得那不过是小孩子过家家般的游戏,而如今,却成了唯一的机会。

    “哼,那就暂且饶你一条狗命,秋后算账,为时不晚,好好享受这剩下的时光,待我夺得大赛冠军,必亲手将你手刃!”孔舒捷目露凶光,他之所以这么恨聂星河,并不是因为黑石,而是因为慕容祈,孔舒捷了解了慕容祈的过去,也知道慕容祈还牵挂着聂星河。那天回去以后,慕容祈茶饭不思,孔舒捷嫉妒,为什么他这么渴望得到的东西,聂星河如此轻易就得到了。

    “慢着!半年后的相盘对决大赛,我会参加,而且我一定会击败你!击败你们孔家!”聂星河厉声说道。

    “哈哈哈!就凭你这个废物?”孔舒捷的笑声,持续了很久。

【更多精彩作品……】
惜风的作品
好书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