战死的渣爹回来了

战死的渣爹回来了(孟云薇,沐盛)

分类:言情小说

作者:一捧相思雪

主角:孟云薇,沐盛

状态:连载中(尚未大结局)

更新:2022-02-21 00:50

《战死的渣爹回来了》精彩点评:

    《战死的渣爹回来了》是需要全情投入进去阅读的一部言情风格小说,作为一捧相思雪的原创作品,本来就看点十足,内容和创意惊喜满分,下面是《战死的渣爹回来了》的内容:二十一世纪毒手世家的孟云薇,一睁眼竟然成了农门寡妇!不仅家徒四壁,吃了上顿没下顿,还带了四个面黄肌瘦的小包子?这日子没法过了!孟云薇袖子一撸,上山猎野兽,卖美食赚的盆满钵满,顺便虐的渣渣呼天抢地!日子正风生水起,谁料死了多年的丈夫却突然回来了!还摇身一变变成权势滔天的战王!就连乖巧聪慧的继子继女也没有一个人身份简单……再后来,孟云薇怒目圆睁,“到底哪个是你亲生的?”男人嘴角一翘,吹灭蜡烛,“这一个绝对是亲生的!”...

    精彩内容试读

    四个孩子的思绪被鸡这个字攥紧,迅速放下所有,囡囡兴奋着拍着手,“有鸡吃了。”

    几个人迅速围着破木桌规矩坐好。

    孟云薇后知后觉,这四个孩子哪怕眼睛被美食吸引,却不像普通农家孩子那种,迫不及待,盯着盆里惦记碗里。

    哪怕馋的厉害,坐姿端正,不自主透出一种教养。

    不知道是沐盛教育的好,还是他们死去的娘教育的好?

    而且这四个孩子,虽然面黄肌瘦,但眼睛都特别的漂亮。

    沐盛她认识,没有这样的眼睛,那肯定是她们的娘特别的好看。

    孟云薇抛开所想,盯着自己眼前那碗鸡汤,竟然也馋的不行。

    想想也是好笑,她竟然不知道,有一天自己会被一碗鸡汤馋成这个样子。

    孩子们都在大口吃肉喝汤,从来没吃过这样的美味。

    孟云薇知道,不能让他们多吃,但是几个孩子的目光随着鸡汤走,她就各种不忍心。

    算了,多吃点不怕,她身上有消化不良的药,吃完饭给孩子每人一粒,应该没问题。

    四个孩子终于吃的餍足,孟云薇感觉这样的日子也不错,远离杀戮,回归田园,特别是眼前这四个孩子,让她滋生无比满足感。

    本来孟云薇感觉,被自己扔出去的沐家两丫头不知道会带大人过来如何闹呢?

    但是,一个下午沐家那里都没有动静。

    家里还有一些米,今天下午她暂时不上山了,索性就带着几个孩子在小院捉秘藏消食。

    晚上,她开始打算,明天得上山得多弄点东西,家里太穷,需要钱。

    孩子们的衣服大大小小,破烂不堪,家里只有两床破被,现在是夏天还好说,天寒地冻孩子们怎么受的了。

    屋子也太小,现在孩子小没有男女概念,一旦入了青春期,还在一个炕上躺着,实在是不妥。

    当下就是赚钱慢慢改善家里的生活。

    沐婆子见沐青莲两姊妹空手而归,气的胸口发闷,脸上的表情十分的难看。

    加上大媳妇刘翠红坐在炕边,什么都没做,更是气的她七窍生烟。

    “屋里屋外都没活吗?都想吃白饭。”

    刘翠红好吃懒做跟沐婆子一个德行。

    她今年三十二岁,庄家人的样子,很普通,但是嘴巴会说,很讨沐婆子的欢心。

    “娘,那个赔钱货给你气受了?不气不气,媳妇给你揉揉肩。”

    沐婆子的脸色稍微好看了一点,但心里依旧堵的慌,恨很道:“那个小贱人不知道从哪里弄了两只野鸡还有山鸡蛋,跟几个小兔崽子吃独食,白去了一趟,什么都没捞到。”

    刘翠红继续给沐婆子揉着肩,谄媚道:“娘,今天孟云薇真去涿龙岗了。”

    沐婆子心里一颤,那种孟云薇中邪了的诡异感再次出现,让她汗毛倒竖。

    她还没开口发问,刘翠红继续道:“她去之前遇到刘山壮了,跟他说了一会儿话。”

    “她找刘山壮了?”沐婆子的眼睛瞪大。

    “应该是,很多人都看到了。”刘翠红满脸不屑道。

    沐婆子眼珠子转了转,半天恍然大悟道:“东西肯定是刘山壮给她弄的,她一个娇气包能打到山鸡?

    好一个贱货,还不承人是野男人送的东西,还敢凶我,看我不过去撕了她的嘴!”

    刘翠红拉住了沐婆子的袖子,低声,“娘,看你急的,既然知道事情的来龙去脉用的着您出面吗?春花是省油的灯?还是说她娘是个善茬?

    一听这话,沐婆子的脸上终于是阴转晴了,笑道:“还是你主意多,敢得罪我,让她吃不了兜着走!”

    转天,孟云薇起的更早,给几个孩子煮上米粥跟野鸡蛋就出了门。

    刚出了村口,隐隐听到溪边传来几句话语,让她眉头一蹙。

    “春花,你不知道孟云薇昨天吃的鸡是谁打的吧!”

    “谁打的?”

    “昨天孟云薇上山,山壮跟她说话了,不仅说话了,山壮连午饭都给她了,还说不喜欢你,我家汉子可都听见了。”

    这话说的挺有技巧,并没直接说野鸡是山壮打的,但是他跟孟云薇在一起,那还用明说吗?

    任谁都认为这个野鸡是山壮给孟云薇打的。

    “你胡说......”春花急了

    “我家汉子也听到了,山壮都无心除草了,一直盯着孟云薇上山的方向看,不到午时也去涿龙岗找她了......”

    孟云薇捏紧了指尖,半天放下,果然这谣言害死人。

    自己就是想跟山壮说清楚,才跟他说了几句话,怎么瞬间她辛苦打的野鸡就变成山壮打的呢?

    孟云薇想眼不见心不烦,转头往山上的方向走。

    可惜就是有人不如她的意,一热情的招呼声传来,“云薇,过来说话呀!”

    孟云薇顿足,知道叫自己的少妇叫孟金枝,今年也不过十八岁,跟她都是孟家庄嫁过来的。

    小时候,两个人关系还不错,一起上山割草挖菜的,算是儿伴。

    但随着她嫁了月潭村里正的儿子,便有极大的优越感,像是看不起自己了。

    春花是她的小姑子,两个人平日里你看不惯我,我看不惯你,矛盾深的很。

    虽然孟金枝也不见的喜欢孟云薇,但是用她跟山壮的关系给春花添堵,她就会觉得心情愉悦。

    而刚才添油加醋的几个妇女也是因为这个原因,毕竟,她们平时没少受春花跟她娘的气,才拿话挤兑她。

    有道是伸手不打笑脸,孟云薇淡淡道:“不用了,你们洗吧!我上山。”

    “孟云薇,你给我站住!”眼看孟云薇要离开,春花斥道。

【更多精彩作品……】
一捧相思雪的作品
好书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