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道骄子

官道骄子(陆羽,盛凌云)

分类:都市小说

作者:风和暖阳

主角:陆羽,盛凌云

状态:已大结局

更新:2024-05-24 00:02

风和暖阳的小说目录

全文阅读>>>

《官道骄子》精彩点评:

    奇谋算尽官场事,正气浩然天地魂。红颜知己身边伴,悲欢离合生死梦。且看一代官场奇才陆羽,一个县长秘书的跌宕起伏官场人生!

    《官道骄子》精彩片段赏析免费阅读:

    为何?

    难道就因为刘云峰的口碑?

    事实上,他这次来丰都县巡视,目的就是考核刘云峰,毕竟要上报百名优秀县长,要是将来出了问题,各级承受不住压力。

    但没想到,现在出了这种事,本应重点查清,却要草草结束,他无法想通。

    刘云峰平日对我不好,我蓄势等他关键时刻阴他,所以就将茶叶换成金条。

    陆羽看向愣神的张刚,继续刚刚的话题说道。

    张刚盯着眼前身材高大帅气,一脸正气陆羽,他绝对不相信这件事是陆羽所为。

    陆羽这是想保住刘云峰?

    这想法冒出来,很快就打消。

    刘云峰肯定是被黑的。

    但陆羽这样做,难道不想后果?

    看到陆羽坚定的表情,想到赵平书记的电话,他开口说道:陆羽,这件事既然你承认,那就留下配合我们调查。

    陆羽暗暗长出一口气,很顺利,当即点头。

    他不知道,事实上是因为赵平的电话,否则张刚不可能同意,甚至两个人都会留下调查。

    张刚打电话叫人将陆羽带走。

    陆羽临走前,看向张刚平静说道:张主任,帮我带句话给刘县长。张刚很谨慎,担心串供。

    德匹位,心安好!陆羽表情严肃说道。

    张刚略作沉思,没想通,最后点头。

    陆羽被带去审讯。

    十分钟后,张刚带刘云峰走出来。

    刘云峰是一个三十多岁,身材魁梧,长方脸,大眼睛的男人,虽然年龄不大,但已经有许多白头发。

    熟悉他的人都知道,他就是官场铁人。

    每天工作兢兢业业,不出差错。

    十几年如一日照顾瘫痪在床的妻子,至于对母亲孝顺,人尽皆知。

    家中生活很困难,但他从不贪不收一分钱。

    很多人看到他家庭困难,送钱、送房、送车,全被拒绝,到现在还住在一个普通的平房内。

    这些年,很多次升迁机会都主动放弃,留在丰都,照顾亲人,同时立志要带领丰都人民富裕起来。

    在他担任县长的四年,丰都县从全省GDP倒数第一,爬到了倒数第四。

    一年一个台阶,虽然很慢,但对于农业县的丰都来说,已经是奇迹。

    今年,母亲和瘫痪在床的妻子相继去世,就在众人以为他从此将在仕途上大展宏图之时,突遭这次滑铁卢。

    此刻,他脸色并不好看,细心的人会发现,他眉头甚至拧成川字,陷入沉思。

    张刚以为是因秘书陆羽出卖,让刘云峰心痛,抬手拍拍刘云峰的肩膀:马有失蹄,人有失意,看错人很正常。

    刘云峰却突然停住脚步,表情更加凝重,压低声音说道:老张,求你一件事,好好照顾陆羽。

    张刚愣住。

    刘云峰没解释为什么,大步走出去,他已经想通陆羽德匹配,心安好六个字的意思。

    陆羽是钦佩自己,不想让自己人生从此没落,愿意为自己牺牲顶雷。

    刘云峰为有这样重情重义的秘书感动,也激发了他的斗志。

    身正不怕影子斜。

    他刘云峰光明磊落,清正廉明,怕什么?

    敌人来了,他不会毫无反抗,何况现在还有个为了自己身陷囹圄的秘书!

    清莲大厦房间内。

    陆羽和张刚面对面坐着。

    陆羽环视一圈封闭房间,用软包装处理过的屋内墙角,估计人想自杀,撞在上面都死不了,他嘴角忍不住露出笑意,估计自己是进入这里最坦坦荡荡的人。

    张刚明白他笑什么:进入这里的人,很多宁可选择自杀。

    陆羽收回目光,平静地看向张刚:放心好了,我不会选择自杀。

    既然如此,那就说说你为何要调包茶叶,为何要陷害刘云峰吧?

    作为刘云峰的同学,他也希望查清事实真相,毕竟刘云峰清廉仁孝之名,让张刚都佩服。

    这些年,他甚至在刘云峰困难之际,都接济过。

    刘云峰这样一个人,要是贪官,他三观都会毁掉。

    如今陆羽承认,皆大欢喜。

    张主任,你应该知道我是在替刘县长顶雷。

    陆羽盯着张刚,满脸笑意说道。

    事实上,陆羽也有些好奇,自己是想顶雷,可如此顺利,这出人意料。

    顶雷?张刚腾地站起身,眼中都是怒意说道:陆羽,你知道这是什么罪名吗?

    他掏出手机,就要打电话,让人将刘云峰重新抓回来。

    陆羽从容摇头:张主任稍安勿躁,你难道连这点儿都看不明白?张刚放下手机,目光死死的盯着陆羽,似乎想看穿这个年轻人。

    刘县长人品,我们两个最清楚,说他是贪官,就是在冤枉。陆羽微微停顿,看向张刚,发现他收回手机,变得冷静许多。

    他继续说道:我做了他三年多秘书,这段时间,他母亲和妻子相继去世,可以说最难,也是最缺钱的时候。他曾经因为没钱,眼睁睁看着亲人病逝,痛哭流涕。

    但就算这样,他从没挪用或贪污过一分公款,甚至公差出去,都自掏腰包吃最便宜的面。有好多次在省城开会,别的县长会邀请朋友进出高档餐厅胡吃海喝,而他却找路边面馆,吃碗六元的拉面,连颗鸡蛋都不肯加。

    他经常挂在嘴边的一句话就是,我带头给丰都县政府节省开支,所有人若是效仿,我们一年至少可以多修五公里路。这样一个人,你说会去收礼贪污吗?

    张刚脸色凝重,眼圈发红,心就像是被刀割了一样,想起刘云峰曾经因为有事,请他吃过一次饭,吃的就是六元拉面。

    这样的人,岂能是贪官?

全文阅读>>>

风和暖阳的作品
好书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