娇宠小千岁

娇宠小千岁(沈却,薛诺)

分类:言情小说

作者:月下无美人

主角:沈却,薛诺

状态:连载中(尚未大结局)

更新:2022-08-16 08:15

月下无美人的小说目录

《娇宠小千岁》精彩点评:

    《娇宠小千岁》全文由月下无美人创作,本文情节设计令人意想不到,扣人心弦,不管是沈却薛诺的故事,还是其他配角的故事都很吸睛,《娇宠小千岁》讲述的是:沈却做了一个梦,梦里江山倾覆,皇室被囚,锦衣华服的青年高坐玄堂之上,眼尾轻挑时,皙白指尖杵着脸侧朝着下方说道:“都杀了吧。”京城血流成河,民不聊生,二十六岁的他被迫自尽于沈家祠堂。醒来后,沈却只想找到梦里那人,早早杀了这狼子野心之人以绝后患,可谁也没告诉过他,那个视人命如儿戏的小千岁。她居然是个女人!...

    精彩内容试读

    “这是……”扈盛林惊到。

    “把你之前看到的事情跟扈老爷说一遍。”沈却平静道。

    王大早就被吓破了胆子,半边脸包着伤口依旧血淋淋的,跪在地上就连忙将之前的事情吐了个干净。

    等听着他说是从扈家出去的人将人强行拖走,扈盛林脸色已经变得难看至极。

    “沈公子,我们扈家绝不敢干这种事情,也不敢结交这种匪类。”扈盛林急声说道。

    “是我亲眼看到的,是扈二公子送那个人出的门。”王大连忙说了句。

    扈盛林对上沈却微冷的目光,顿时吓出一身冷汗来。

    他府里有两个儿子,老大性子沉稳上进,早早就进了书院,老二胡天黑地的瞎混,以前没少惹出是非来。

    要说别的人他还敢拍着胸口说眼前这人胡说八道,可要是那个小兔崽子……

    扈盛林生怕是自家小儿子惹来的祸端,这要真是绑了沈家的人,他们整个扈家都担待不起,他连忙扭头朝着外头站着的人说道:“去把二公子给我叫过来!”

    外头的人匆匆离开,没过多久,扈二公子就来了,身边还跟着扈家大公子。

    扈二公子名叫扈容,上前就打着哈欠说道:“爹,这么晚了你叫我过来干什么呀……”

    “啪!”

    扈盛林一巴掌就扇在他脸上,怒声道:“你给我跪下!”

    “爹……”

    “跪下!”

    扈容吓得连忙跪着。

    “爹,这是出什么事了?”扈家大公子扈言连忙问道。

    “你还问我,你问问这个混账东西都惹了什么祸事。”扈盛林指着二儿子怒道,“你个混账玩意儿,你今天下午招惹了什么人来府里?”

    扈容脸色微变,下一瞬故作不解:“什么人啊,爹你说什么。”

    “你还给我装!”

    扈盛林何其了解自己儿子,他上前就想动手,被长子拦着才厉声道,

    “这段时间我忙着你姐姐的婚事,顾不得府里,你就招惹了什么不三不四的人进府,居然敢在我们府门前掳走沈公子府上的亲友!”

    扈容脸色瞬间苍白,瞪了大了眼。

    扈言也吓了一跳:“爹,这是不是有什么误会?”

    “人家亲眼所见,有什么误会?”扈盛林怒道。

    沈却无意看他们父子争执,也不想掺和扈家教子,他只是平静看着扈容说道:

    “扈二公子,你请进府中的客人掳走了我们沈家世交府上的姑娘,还请将人交出来,否则若是人出了什么事情,我找不着罪魁,就只能找你们扈家了。”

    “沈公子,这其中必有误会……”扈言急声道。

    “我不管有没有误会。”

    沈却淡道,“人是在扈家门前丢的,掳人的人,是你们扈家的客人,将人安好送回来此事就也罢了,若有损伤……”

    他顿了顿,未将话说尽,可任谁都听得出来他话里威胁之意。

    扈言是见过沈却的,也早就从父亲口中知道这位沈公子的来历和身份,他万万没想到弟弟居然惹出这种祸事。

    能跟沈家成为世交的会是什么简单门户,哪怕光是冲着沈家二字,那姑娘要真是被人掳走了,还是在他们扈家门前出了事,他们扈家就逃不掉干系,一个结交匪类的罪名就能让扈家吃罪不起。

    “二弟,那到底是什么人?”

    扈容张了张嘴。

    “你还不说?!”

    扈盛林见他到了这会儿还吞吞吐吐,气得上前就踹了他一脚,

    “你平日里惹是生非也就算了,如今惹出这种大祸还敢遮掩,你是不是想要拉着一家子老老小小跟着你一起去死?”

    “你要是不老实交代,我现在就亲自把你送到官府去,也省的你祸害了我们整个扈家!”

    扈容听着这话吓得脸色苍白,连忙低声道:“爹,我真的不知道掳人的事情,我只是招待了一个朋友。”

    沈却看他:“什么朋友?”

    “是京里头来的,叫柴春华。”

    薛诺急声道:“他人呢?”

    “早就走了…”

    扈容看了眼裹着脑袋的小孩儿,见旁边沈却沉着眼看他,像是怕他不信急声说道,

    “他真的走了,晚上他在府里用过饭后就说要连夜回京城了,我送他到了门前就回了府里去了姐姐那边,爹,你不信你去问姐姐。”

    扈盛林怒道:“那柴春华到底是什么人?”

    “我也不知道。”

    见扈盛林闻言挥着巴掌就想扇他,扈容急声道,“我真的不知道,我跟他也不是很熟,是半个月前在苏扬那边遇上的,他出手很是阔绰,又认识金荣哥,我,我就跟他交了朋友……”

    扈盛林朝着他就是一脚:“闭嘴,你堂哥怎么会结交这种人?”

    沈却皱眉,他倒是知道扈容口中的金荣哥是谁,扈侍郎的儿子,叫扈金荣,以前在京中照过面,他皱眉说道:“那柴春华来找你干什么?”

    “我……”扈容吞吞吐吐。

    “还不快说!”扈盛林抬脚就踹。

    扈容被踹的疼的脸苍白,蜷在地上颤声道:“他是专程来江南找漂亮伢子的。”

    伢子?

    扈盛林愣了下,沈却也没反应过来什么是伢子。

    薛诺却已经脸色难看,声音微哑的说道:“伢子就是人奴,也是指长得漂亮好看的瘦马。”

    “你!”

    扈盛林差点气晕过去。

    沈却也是愣住,突然就想起梦中那批连带着薛诺一起被送进四皇子府里的瘦马,是巧合吗?

    扈容神情惊慌地道:“我没弄过的,是柴春华听说这边烟柳巷有两家专门养伢子的,驯出来的瘦马又好看又听话,他想找些漂亮苗子才来了这边。”

    “他说京里头的贵人眼挑,他就是来帮人办事寻些模样周正的送去高门大户里当差,我,我就只是帮他牵个线而已,赚他点儿银子,我不知道他敢掳人的……”

    扈盛林简直恨不得能抽死这缺德玩意儿,他是短了他吃喝还是怎么的,居然能让他去干这种缺德事情。

    沈却让石安将暴怒的扈盛林拦住之后沉声问道:“那个柴春华有没有跟说过他是替谁办事的,或者是帮哪家找的人?”

    “没有,他就说跟金荣哥是朋友……”

    “闭嘴!”

    扈盛林冷汗直流,他扭头就急声说道,“沈公子,你别听他胡说八道,荣哥儿是绝不可能干这种事情的,定是那人打着我兄长家的名头骗了这混帐东西。”

    人奴买卖不是稀罕事,正经牙行卖身死契的也没什么大不了的,可是瘦马不同。

    那玩意儿养出来是干什么的谁不知道,而且能干出当街掳人这种事情的,又怎么可能是什么好东西。

    这事儿绝不能牵扯到京里头扈家。

    沈却看着扈家这二儿子一问三不知也是忍不住皱眉,正巧这会儿外头有人进来,说是柳园的人求见。

    石安出去了一会儿,进来就道:“公子,姜成回来了,说是在码头把人截住了。”

    薛诺顿时一喜。

    沈却也是微松了口气:“人呢?”

    “院子里。”

    沈却连忙起身就朝外走,走了两步又对着石安道:“把扈二公子带出来一起看看。”

    扈家这边对于儿子被人提来提去的事情丝毫不敢有怨言,扈盛林甚至还主动跟着一起出去,等见到被捆起来扔在院子里的人时。

    沈却看了扈容一眼,扈容连忙点头:“就是他。”

    被拽过来的王大也是急声道:“对,擦黑的时候就是他把人掳走的。”

    地上的男人被堵了嘴,绑了手脚。

    一个身材精壮穿着黑色劲装的男人上前:“公子,这人是在码头上抓住的,当时正跟人交易几个模样周正的孩子,船舱里也放了一些男孩儿女孩儿,属下将人全部带回来了。”

    薛诺下意识地就朝着后面看去,就见到果然还有一堆人跟在院子前。

    那些人神情惶惶,大多模样漂亮身形娇弱,怯生生看着这边时满是惊恐,薛诺却顾不得他们,只在里头找着姐姐的踪迹,可是没有,找遍了也没找到姐姐。

    她心头发慌,又扭头冲了回来,一把抓着地上那人就急声道:“我姐姐呢!”

    那人呜呜两声。

    薛诺扯掉他嘴里堵着的东西:“你在扈家门口掳走的那个人呢?”

    “什么掳走,我不知道你说什么。”

    那人脸色微变,怒视着周围的人,“你们到底是什么人,知不知道我是谁就敢抓我,不要命了……啊!”

    薛诺狠狠抓着他的脖子就将人一把摁在地上,摔得脑袋轰响。

    那人险些被撞蒙过去,还没等回过神来,就突然惨叫出声,却是薛诺抓着短刀就扎进他肩骨,鲜血四溅时。

    小孩儿格外凶狠:“我问你话,被你掳走的人呢!!”

    “什么人,我不知道你说什么……”

    啊——

    手指头被生生掰折,薛诺眼中赤红:“我姐呢?”

    “我不……啊!!”

    耳朵被生生斩了半截。

    石安和姜成几人都是被凶狠的小孩儿惊住,扈家几人更是吓得满脸惊恐。

    眼见他抓着刀戾气横生,沈却叫了声:“薛诺。”

    薛诺却如魔障根本听不到外界的声音一样,只伸手抓着他出血的伤口,指尖就那么插进了骨头里,疼的那人撕心裂肺的惨叫。

    沈却眼直跳:“石安,把他拉开!”

    石安上前抓着薛诺想将人提起来,却被薛诺挥刀险些斩在手上。

    沈却断喝出声:“薛诺,你把人弄死了,还想不想找你姐姐!”

    薛诺手中动作一顿,眼中血色淡去了一些,就被石安趁机抓着后颈硬提了起来,只她依旧凶狠极了,抓着短刀盯着地上那人的模样像是随时想要了他的命。

    沈却见她这般模样只觉心悸,又隐隐觉得有些不对劲,可此时却没时间多想,他只是垂眼看着那人寒声道:“不想受罪的话最好老实交代,掳走的人呢?!”

    那人早就被整怕了,疼的脸上不剩半点血色,他看出来眼前这些人不好惹,咬死了牙关:“我不知道你们说什么,我没掳什么人,这些伢子都是我花银子买的。”

    “你放屁,我亲眼看到你在扈家门口把人拖走的!”王大尖声道。

    那人眼中一乱。

    沈却冷了眼:“姜成!”

    姜成上前就想用刑,却在这时,人群里却是传来一道小小的声音。

    “你们找的是不是个瘸腿的大姐姐……”

    “你知道?”薛诺扭头。

    那个孩子对着她泛红的眼吓得脸色发白,怯声道:“她……她被打伤了,流了好多血,这个人脱她衣服说要送她去伺候贵人,她就跳江了……”

    薛诺脸色“唰”的惨白。

【更多精彩作品……】
月下无美人的作品
好书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