祁叔你家丫头叛逆了

祁叔你家丫头叛逆了(姬霜野祁司礼)

分类:其他小说

作者:养只猫叫你

主角:姬霜野祁司礼

状态:连载中(尚未大结局)

更新:2022-08-16 04:01

养只猫叫你的小说目录

《祁叔你家丫头叛逆了》精彩点评:

    主角是姬霜野祁司礼的小说叫做《祁叔你家丫头叛逆了》,是作者养只猫叫你创作的言情类小说,小说中内容说的是:姬霜野是个孤儿,自小被祁司礼带回家。她是祁爷捧在掌心的小公主,得到了他全部的宠爱。可那时她蠢笨如猪,根本不明白对方的情意,只会一次又一次践踏他的心!直到被恶人残害致死,姬霜野才恍然大悟,原来这世上她最应该去爱的人,一直陪伴在身边……

    精彩内容试读

    “祁司礼!”

    姬霜野猛地从床上坐了起来,紧皱着眉头,额头上渗出密密麻麻的汗珠,在外人看来,她就是梦魇了。

    可转眼她就愣住了。

    她看着身上盖着的淡蓝色被子,还有自己身上穿着的真丝睡衣,这不是祁司礼给她买的睡衣吗!

    她这是在…祁家别墅!

    难道她重生了?

    而还没有等她理清楚思绪,房门砰地一声倒落在地,声音响彻整个别墅。

    她急忙站起来看向门口,发现一个男人正站在门口,逆着光的脸上看不出是什么表情,可这身影她再熟悉不过了。

    “念念,还想逃?”祁司礼的声音宛如那地狱里的恶魔,让人害怕的呼吸难耐。

    直到男人走近,姬霜野才看清楚他的脸。

    男人脸上带着微微的怒意,那双漆黑的眼眸就像是漩涡一般,让人深陷其中,而他的手上正流着血,应该是刚刚砸门伤到的。

    而他的视线却一直落在姬霜野的身上,还有那桌子上放着的绳子。

    姬霜野看着他,眼眶一热。

    这个男人,就连死了都不愿意让她一个人孤单的男人,前世那些事情就像是电影一般在她的脑海中播放,每一件事都再告诉她,祁司礼爱惨了她。

    她要是再看不清自己的心意,那可真是死有余辜了。

    祁司礼见她那微微泛红的眼角,不禁握紧了拳头,而周围的气息也充斥这冷意。

    “你就这么想......”

    祁司礼的话还没有说完,女孩就已经撞入了他的怀中,双手紧紧环住他的腰,生怕他下一秒就不见了似的。

    而他看着怀着的人儿,眼神中多了一丝错愕。

    “祁司礼,真的是你,不是做梦。”女孩的手胡乱摸着男人的身体,一遍又一遍的确认自己不是在做梦,“太好了,还能见到,不是假的。”

    没一会,她的泪水如同洪水一般,止不住的流。

    抱着祁司礼的她渐渐有了安全感后这才想起来,似乎这个场景,她好像经历过。

    她回想着刚刚发生的一切,转头看向了椅子上放着很是整齐的礼服。

    淡蓝色的公主裙,上面点缀着些许钻石,在灯光的折射下闪闪发光,腰间是镂空的设计,看上去很是独特。

    不过这裙子确实独特,因为这是祁司礼送给她的二十岁礼物,全球也就只有这么一件。

    也就是说,她这是回到二十岁生日这一天了!

    按着时间线来看,她现在还没有和祁思远逃走,也没有公布他们之间的关系,祁司礼现在还没彻底失望。

    那一切还可以挽救,她还有机会。

    姬霜野不禁有些激动了起来,她想到最后祁司礼拿起引爆器没有犹豫摁下去的模样,心里一丝丝的抽痛。

    可是她的一言一行,在祁司礼的眼中,不过就是为了能够让他放过她的戏码罢了。

    看着那被眼泪浸湿的衬衫,他的双眸猩红。

    为了祁思远,都不惜在他面前落泪了吗?

    下一秒,他的手捏住了她的下颚,一个惩罚性的吻落在女孩的红唇上。

    他就像是个野兽一般,不断吸允着,甚至还撕咬着里面娇嫩的肉。

    铁锈般的味道在两个人的唇中肆意虐开,姬霜野哪里能承受这样的惩罚,没一会便因为疼痛而挣扎了起来。

    女孩的低吟声在祁司礼的耳边回荡,让他本就有些猩红的眼神多了几分深沉。

    “怕疼就不要忤逆我,你以为你还有逃走的余地吗?就算你把人叫过来了,我也有办法让你们没办法见面。”祁司礼把薄唇渐渐移到姬霜野的耳边,沙哑低沉的声音中带着一丝让人无法忽略的狠决。

    这话祁司礼不是第一次说,每一次姬霜野都会和他争执,甚至不惜用命来威胁他。

    在他已经接受好她的大哭大闹的时候,结果却让他出乎意料。

    姬霜野看着他的脸,松开了抱在他腰间的手,随之便握住了他的手,视线落在了那只受伤的手上面。

    “小叔,你的手受伤了。”她看着上面残留着的门屑,这得用大的力气,才会弄成这样啊,眼里透着满满地心疼。

    祁司礼身形一晃,有些愣住了。

    这样的关心祁司礼已经很久没有体验过了,自从和姬霜野的关系崩裂之后,他们之间就不在说这些话了。

    “我带你去包扎。”姬霜野拉着他的手就准备下楼去找医药箱给他包扎,却发现怎么都拉不动男人。

    她转过头来有些疑惑的看向男人。

    “你这次又想干嘛?”没有一丝温度的声音在房间里响起,他紧紧地盯着姬霜野,眼中那一丝错愕早已经消失不见。

    面对她的突然转变,祁司礼并没有放下戒备心。

    他可不会忘记姬霜野是多么喜欢祁思远,这一次他会突然冲进来还不是听到她要逃走的消息。

    尤其是当他看到桌子上放着的绳子,他更加确定了她要逃走。

    “不想干什么,就想给你包扎。”姬霜野眨了眨自己那双灵动的大眼睛,很是无辜地看着他。

    她是真的很心疼他的手,更何况她现在已经想清楚了,又怎么会和以前一样呢?

    祁司礼眯起自己那狭长而又漆黑的双眸,似乎是在打量她说的是真话还是假话。

    直到看着她那双清澈明亮的眼眸,他再一次妥协了。

    “念念,我再一次警告你。”她的手被祁司礼反握住,整个人因为重心不稳跌入到了他的胸膛里,头顶上传来他低沉的声音,“断了和他逃走的念头,否则这一次就不是这么简单的收场了。”

    姬霜野听了这话不禁愣住了,就算是不相信她,他还是没想伤她的心。

    这个男人…怎能做到如此地步。

    她伸出手紧紧搂住他的腰,想要给他一丝安全感。

    “小叔,我没想逃,你的手还没包扎,我给你包扎好不好。”她的语气中透着心疼,眼泪险些再次掉出来。

    女孩轻柔的声音再一次敲击在他的心间上,他极力控制着自己那颗跳动的心脏。

    尽管他在心里一遍又一遍的告诉自己,不能相信她的话。

【更多精彩作品……】
养只猫叫你的作品
好书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