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零新婚夜嫁给植物人老公后

八零新婚夜嫁给植物人老公后(林芝聂树军)

分类:其他小说

作者:帘半卷

主角:林芝聂树军

状态:连载中(尚未大结局)

更新:2022-08-13 01:09

帘半卷的小说目录

《八零新婚夜嫁给植物人老公后》精彩点评:

    林芝聂树军是作者帘半卷小说作品里面的男女主角,书中的那男主林芝聂树军如磐石般坚定,女主的豁然与可爱,温暖而不失俏皮。那么林芝聂树军的结局如何呢,我们继续往下看由于出生时护士的疏忽,林芝和另外一个女孩子互换了人生,她过了十八年的美好生活,而那个女孩子却在乡下过了十八年的苦日子。也正是这种不公平的对待,让林芝被狠狠的报复了,她成为了试验品,死在了陌生的地方。也许是林芝的不甘心,引起了上天的怜悯,她重生了,重生到了八十年代,这一世的她要长命百岁……

    精彩内容试读

    双方正僵持不下,就听外面有人喊,“接新娘子了!”

    林勇脸色一变,“聂家的人来了。”

    他握着拳头,面色发沉地看着林芝,“你当真不愿意嫁?”

    躲得了初一,躲不了十五,即便是聂家的亲事作罢,保不齐赵银花还要给她找下家,这个道理林芝前世就想明白了。

    当机立断,“要我嫁也不是不行,但是我有条件——从今以后,我的事情我自己做主,你们不能再干涉我。”

    前世就知道林家的人不在意她,活过一世的林芝更明白靠谁都不如靠自己,这些亲人不要也罢。

    -

    “到了到了,新娘子到了。”

    因为新郎没法到场,接亲的只有媒婆和聂家的亲戚,林芝刚到聂家门口就看到围了一群人。

    “从前聂家有个当兵的儿子,多风光,没想到啊……”

    那人啧啧两声,村里多少姑娘想嫁,现在可不得感谢聂家的不娶之恩?

    “嫁个活死人,也不知道图什么。”

    “可惜了,长得挺漂亮。”

    “年纪轻轻就守活寡,依俺看早晚得跟人跑了!”

    话音未落,林芝一个眼神扫了过来,七嘴八舌的几个人不约而同地闭上嘴巴,望天望地赶蚊子。

    就在这个时候,林芝看到人群中有个年轻的小姑娘,她眼睛红红的,正不甘心地抿着唇,死死地盯着林芝看。

    一个中年妇女上前扯过她的胳膊,“还看什么,也不嫌丢人!”

    这女孩子有些眼熟,林芝还想瞧仔细一些,已经被媒婆催促着进了门。

    主持婚礼的是聂家的亲戚,聂母的黑白照摆在正中间,看着有几分阴森。

    简单走完过场,媒婆欢天喜地地扶着她来到卧室门口,“快进去吧,新郎官在里面等你呢。”

    只是冲喜,聂家并没有设宴,省下应付宾客的功夫,林芝也松了一口气,重生的第一天就兵荒马乱。

    她揉着发胀的脑袋,但愿自己和林家的恩怨到此为止了。

    聂家比林家的条件要好上不少,院子干净又宽敞,总共有三间屋子,看得出来墙面刚修葺不久,地上也铺着砖块,比林家那泥土地要好多了。

    前世林芝被人算计,确实有过一场短暂的婚姻。

    对于聂家的情况,林芝也不是十分了解,大概记得聂树军的父亲死的早,只留下两个儿子,聂母含辛茹苦把两兄弟养大,后来大儿子去参军,好不容易熬出头,却在战场上出了事。

    先是传了电报说聂树军命不久矣,聂母大受打击晕了过去,之后更是浑浑噩噩,不小心从田埂上摔下去磕到了脑袋,在床上躺了几天就咽了气。

    直到聂树军的“尸体”送回来,才知道他成了植物人。

    聂家一下变了天,前前后后忙了一个多月,忽然想起来从前聂母还给自己儿子说了门亲事。

    因为聂母刚过世,婚事办得仓促,聂家只在床头贴了红喜字做做样子,对比起床上躺着的人,透出一丝诡异。

    林芝走近了些,便看到聂树军穿戴整齐,胸前和她一样别了朵大红花,闭着眼睛像是睡着了。

    他长得挺高的,五官俊朗,眉毛长而密,鼻子高又挺,唇形锋利,脸上是接近病态的苍白,双颊微微凹陷,宛如雪后的山峰,料峭而安静。

    时隔多年,林芝并不太记得聂树军的长相了,现在再一瞧,对方其实是个货真价实的帅哥。

    只不过鼻子里插着一根导管,很难让人对他产生别的想法。

    林芝永远记得那天夜里,聂树军突然发起了高烧,她求着家里的亲戚帮忙送医院,可聂家的人觉得没这么严重,就算要上医院也得等白天再说,结果早晨她醒来一看,聂树军嘴唇都紫了。

    林芝成了寡妇,还落下个克夫的名头,聂家的人大概是心虚,并没有多为难她,重获自由的林芝外出去打工,把赚来的钱寄回家供点生活费。

    林芝一边打工一边上夜校,好不容易药专毕业,出来就进了监狱。

    服完刑出来,林芝只能去做一些脏活累活,后来辗转到了一个老中医家里,她才重新有了学习的机会。

    虽然聂树军的死不能全怪在她头上,但林芝一直有些遗憾,她正想查看聂树军的情况,卧室的门突然被人打开。

    一个十几岁的少年站在门口,他身形干瘦,头发有些长了,衣服还带着补丁,手里端着一碗东西,正瞪着大大的眼睛看着林芝。

    林芝发现对方的目光落在她给聂树军把脉的手上,不慌不忙地把手收回来,“小朋友,有什么事吗?”

    因为职业的关系,林芝说话的语气不疾不徐,少年才像是松了一口气,“我不是小朋友。”

    林芝招招手让他过来,“你叫什么名字?”

    “聂冲。”把碗端到林芝面前,里面赫然卧着一枚鸡蛋,“嫂子,这是蛋花汤,你吃吧。”

    聂冲就是聂树军的弟弟,林芝印象中这个小叔十分乖巧懂事,只是她进了监狱后两人就慢慢失去了联系。

    回来了大半天,林芝什么也没吃,此时已经饥肠辘辘,她接过眼前的蛋花汤,正往嘴里舀的时候,就看到聂冲在旁边默默地咽着口水。

    虽然他有意掩饰,林芝还是把东西放到桌上,“你再去拿个碗来,我们一起吃。”

    聂冲摇摇头,“婶娘就给了一颗鸡蛋,要给嫂子吃的,嫂子吃完……大哥就能醒过来,和冲儿当一家人。”

    前世怎么没听见这样的话,林芝苦笑,“傻孩子,我又不是神仙。”

    不说还好,一说聂冲就变了脸色。

    “他们说嫂子进门大哥就能醒的,嫂子还要什么,冲儿去找,求嫂子救救我大哥。”

    爹娘死了,大哥也成了活死人,家里就只剩下他一个人,好不容易来个神仙一样的嫂子,又聂冲仅剩救命稻草给抽走了,他再也忍不住抹着眼泪哭了起来,“冲儿给你磕头,求嫂子救我大哥。”

    林芝连忙把人扶住,“快别。”

    聂冲才比林芝小几岁,力气却比她还大,硬是要往地上跪,林芝哪能受他这样的大礼,“男儿膝下有黄金,除了父母双亲,轻易不能下跪……你再这样,我就不管你了。”

【更多精彩作品……】
帘半卷的作品
好书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