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把砒霜当蜜糖

错把砒霜当蜜糖(池央京糖)

分类:其他小说

作者:晴天遥遥

主角:池央京糖

状态:连载中(尚未大结局)

更新:2022-08-13 00:58

晴天遥遥的小说目录

《错把砒霜当蜜糖》精彩点评:

    《错把砒霜当蜜糖》男女主角为池央京糖,是作者晴天遥遥最新为大家著作,目前正在连载中。京糖被囚禁了整整十三年的时间啊,人的一生有几个十三年。如今的她好不容易逃了出来,并且还遇见了一个喜欢的男人,有了他的孩子,京糖还以为自己终于苦尽甘来了,但是她却被检查出淋巴癌。而那时候的京糖天真的以为,池央一定会不离不弃,却不料他带着另外一个女人出现在这个家里,并且还提出了离婚……

    精彩内容试读

    原来他不是有事。

    他只是有了别的女人,还把她带回了家。

    我踉跄着,扶住了大门,前一刻还在为他担忧的心一瞬间被刺得鲜血淋漓。

    恍惚之间,我听见他说,“糖糖,小心烫手......”

    我条件反射以为他在叫我,往前走了两步,嗓音不自觉颤抖,“池央......”

    却见他把杯茶递给了那女人。

    那女人捧起茶杯,灿烂又缱绻的目光越过他的肩头,看向我,明媚的眼满是无辜好奇:“央哥哥,她是谁啊?”

    那个眼神刺了我一下,仿佛我不是这个家的女主人。

    她才是。

    我一下子哽住,有些麻木地低头。

    他嘴里叫着我的名字,但那个人明显不是我。

    我正想问这一切是怎么回事,这时,池央终于转身。

    在看到我的那一瞬间,他眼底的温柔凝固,脸色一下冷了下去。

    “我......”

    我下意识地想要解释什么,却被那个眼神一下子堵了回去。

    又狠又冷。

    我从来没见过他这样看我,呆在原地,耳朵里只有他冰冷急躁的四个字:“你先出去!”

    “什么?”

    我呆呆地看着他,几乎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

    这是除夕夜......我们早上还说好了,要一起包饺子的。

    现在他让我去哪儿?

    “池央,你怎么了?”

    我缓慢走向他,一颗心在颤抖,嗓音也跟着发颤,“你说过你在的地方就是家,你......让我去哪儿?”

    我茫然扫了眼四周,一切都那么熟悉。

    可好像,都和我无关了。

    见我站着不动,他腾一声站了起来,很是粗暴地把我拽到了大门外,睨了眼屋内后朝我低吼,“你胡说八道什么!”

    “我没有......”

    我踉跄栽倒在地,慌忙护住肚子,错愕地看着他,“池央,你——”

    “你先闭嘴!”

    他烦躁地打断了我。

    我泪如雨下,整个人都接近崩溃的边缘,“池央,你不要这个样子,我害怕......”

    我慌忙扑上去,试图去抱住他。

    他推开了我,烦躁又凉薄的嗓音撞进我的耳朵,“闹够了吗?”

    “......”

    我整个人呆住了,茫然道,“我......我今天,本来是有很重要的事情,要跟你说的......”

    我泣不成声,把确诊单拿出来给他看,像是濒死的人抓住最后一根救命稻草,“确、确诊单......”

    话没说完,那张纸已经从我手上离开。

    我抬眼看向他,本以为他会认真对待。

    没想到他看都没看一眼,那张纸就已经被撕成了碎片,进了旁边的垃圾桶。

    我的视线从他手上移到垃圾桶,又转回他脸上,如同被人在心头狠狠敲了一锤子。

    暮色里,他的脸色一片阴沉。

    开口更是冷漠无情,“我的耐心是有限的,我告诉过你,让你等五个小时,是你提前回来,越了界。”

    “越了界?”

    我几乎听不懂他在说什么,“池央,我是你老婆......”

    甚至几个小时之前,一切都还好好地。

    他看着我,眼底满是烦躁,沉沉警告,“我没时间跟你废话,现在,马上跟着林峰去酒店。”

    “至于我们的关系,你要敢在糖糖面前胡说半个字,我不会饶了你!”

    他明明叫着我的名字,眼神却像是看一个陌生人。

    我一脸懵,“池央,你在说什么?我就是糖......”

    话说到一半,突然警觉什么,看向门内客厅里那个女人。

    她正好奇地打量着我,如同看一个马戏团中的小丑。

    他也回望了一眼,之后扭头看向我,冷笑起来:“糖糖?”

    “你也配!”

    他眼底的恨怒像是刀子一样撞在我心头,我疼得无法呼吸,浑身颤抖。

    京糖。

    这本就是我的名字,这一年来他一直都叫我京糖。

    可现在他说我不配。

    他口中的“糖糖”,变成了另一个女人。

    那个女人坐在沙发上,大方得体,娇艳如花,一看就是大家族出来的千金小姐,受尽万千宠爱,光芒万丈。

    而我,只不过是个刚从人贩子手上逃出来不到一年,和这个世界格格不入的人。

    他说,我不配。

    我终于没勇气再去拉住他,颓然低头。

    大门“砰”一声关上了。

    我站在大雪中浑身发抖,却不敢发出声音。

    记忆中,哭闹是要被殴打的。

    后来和池央在一起,他温柔备至,我才渐渐地学会笑,学会大声说话,才敢哭,才敢诉说。

    现在我又不敢了。

    小区外面炮火喧天,万家灯火,所有人都在团圆。

    门内传来那女人的声音,甜丝丝的,“央哥哥,她谁啊?怎么大过年的,没头没脑就冲了进来?”

    他淡漠地说,“一个保姆罢了。”

【更多精彩作品……】
晴天遥遥的作品
好书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