封心锁爱傅少的神秘娇妻

封心锁爱傅少的神秘娇妻(叶浅傅京年)

分类:言情小说

作者:枝了

主角:叶浅傅京年

状态:连载中(尚未大结局)

更新:2022-08-12 18:18

枝了的小说目录

《封心锁爱傅少的神秘娇妻》精彩点评:

    《封心锁爱傅少的神秘娇妻》讲述了叶浅傅京年平平淡淡的的爱情,很真实,却又不乏生活中的一点小情趣,很好。

    《封心锁爱傅少的神秘娇妻》内跌宕起伏的故事,就看小说《封心锁爱傅少的神秘娇妻》,这里有小说全文免费阅读!我的懵懂青春,主角为叶浅傅京年小说精选:...

    《封心锁爱傅少的神秘娇妻》 免费试读

    三天后

    叶浅在医院里醒了过来,她睁着一双呆滞木纳的眼睛,没有再说过一句话。

    傍晚的时候,林语嫣推开病房门,她阴冷地笑,你命还挺大,这样也死不了。

    看到叶浅不动,像个死人一样躺着,林语嫣过去就狠狠甩她几个巴掌,然后揪住她的头发,咬牙切齿道,你别跟我装死人,别以为你这样我就会放过你,你害我跟京年没结成婚,这笔帐我要慢慢跟你算。

    护士从病房走进来,你是病人什么人?

    林语嫣松手,叶浅被她甩到床上,她不慌不忙说,我是她表姐,今天是来接她出院的,现在可以办理出院手续吧?

    护士用怀疑的目光盯着林语嫣,病人的家人呢?

    林语嫣瞪她一眼,你难道没看新闻?我妹妹一家人都死光了,她已经疯了,我是可怜她,打算收留她,不然她会流落街头的。

    指着自己的头,林语嫣说,她精神失常了,没有自理能力,你不会不清楚。

    护士同情地看一眼叶浅,看起来精神很不正常,醒来后没吃过一粒饭,只会盯着天花板又哭又笑,确实疯了。

    就这样,林语嫣顺利接叶浅出院了。

    把叶浅接到傅家的山顶别墅,林语嫣喊佣人过来,狗笼子准备好没有?

    贺嫂说准备好了,足够她活动。

    林语嫣阴险地笑了。

    痴痴呆呆的叶浅被带到花园,林语嫣哄,多漂亮的笼子,你要不要去里面玩一会?

    狗笼里有几个布娃娃,外面缠了些鲜花,确实很漂亮。

    叶浅呵呵地傻笑,我要玩,好好玩的样子哦。

    这还不容易,我让你玩个够。

    林语嫣伸脚就把叶浅踹进狗笼,然后铁门哐当一声,被她锁上了。

    盯着呆在狗笼里玩布娃娃的叶浅,林语嫣很满意,大声喊道,贺婶,给我过来。

    佣人贺玲跑过来,林小姐,您有什么吩咐?

    一个巴掌立马甩到贺玲脸上,林语嫣很生气,我说过多少遍了,要叫我傅太太,你耳朵聋了是不是?

    贺玲畏畏缩缩喊一句,傅太太。

    林语嫣翻白眼,给我喊利索点。

    贺玲大声喊,太太。

    林语嫣这才满意笑了。

    把钥匙交给贺玲,林语嫣道,给我好好看着这个疯女人,每天只准喂一顿饭,不能给新鲜饭,馊掉的也行,你要是敢多给她吃一顿,我扒了你的皮。

    贺玲有些犹豫,傅先生他......

    昨天国外公司突发状况,傅京年赶过去了,还不知道林语嫣把叶浅带到家里的事。

    不过林语嫣不怕,她笃定傅京年爱她,根本就不把这个疯女人当回事,就算让他知道,她相信他也不会说什么。

    你就按我说的做,这么多废话做什么?

    被林语嫣吼了一声,贺玲不敢多言了。

    头顶下起一场大雨,冬天的雨水凉到骨子里,狗笼子没盖,叶浅被淋得全身湿透。

    林语嫣看了会叶浅的狼狈样,转身进屋。

    ...

    一个星期后,傅京年从国外回来了,他踩着风寒进门。

    林语嫣笑容满面迎上来,公司的问题解决啦?

    傅京年没应,把外套放贺婶手里。

    然后拉开餐椅坐下。

    林语嫣坐他对面。

    吃了会饭,外面的大雨里传来呜呜的声音,好像有女人在哭,又好像是风刮的声响。

    傅京年皱眉,谁在外面?

    哦,我把叶浅那个疯婆子接回来了,她在外面狗笼子里。

    傅京年放筷,眯眼盯着林语嫣,你接她回来做什么?

    我......

    林语嫣被傅京年盯得头皮发麻,他的眼神很冷,没有一丝温度。

    拉开餐椅,傅京年迈开长腿走去院子。

    林语嫣连忙跟上。

    大雨中,桂花树下的狗笼子里,叶浅被淋成落汤鸡,她抱着布娃娃痴痴地傻笑,轻拍着娃娃的头,小宝乖乖的哦,妈妈给你讲个故事...

    铁门发出巨响,狗笼子被傅京年推开,叶浅抬头看到他,惊恐地往后缩。

    傅京年伸手就掐住她的脖子,一脸愤怒,你活得不耐烦了,竟敢到我这来装疯卖傻?

    叶浅翻白眼,呼吸急促困难,整张脸涨得通红,马上就要被掐死了。

    林语嫣假惺惺劝,京年,你小心闹出人命,她是真的疯了,昨天我给她吃馊饭,她也吃的哦。

    叶浅失去意识前,傅京年松手,叶浅的头砸在狗笼子上,额头砸出个口子,她满脸鲜血爬过去抱住布娃娃,整个人缩在角落发抖。

    傅京年提起她的衣领,咬牙切齿道,你最好马上滚出这里,不要让我再看到你,否则我会让你生不如死。

    叶浅被甩在地上。

    傅京年喝了一嗓子,贺婶。

    贺玲跑过来。

    傅京年指着叶浅,给我马上把她赶走,我不想再看到她。

    说完,傅京年甩袖离开了。

    贺玲喊来管家,傅先生不想看到她,你赶紧把她弄走。

    叶浅被扔出别墅,她倒在大雨里。

    一夜过后,这场冬雨还在下个不停,卷起一阵阵寒风。

    别墅门缓缓打开,傅京年从里面开车出来,轮胎差点从叶浅身上压过去。

    车前的雨水里,叶浅躺在地上一动不动,好像一具尸体。

    傅京年攥紧方向盘,突然推开车门,走过去把叶浅提了起来,然后走进屋里,一脚踹开浴室门。

    嘭地一下,叶浅被扔到硬邦邦的浴缸里,傅京年扯开衣领压了上去。

    叶浅发出一道惨叫,不要。

【更多精彩作品……】
枝了的作品
好书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