嫡女毒妃:王爷追妻忙

嫡女毒妃:王爷追妻忙(夏子安,慕容桀)

分类:言情小说

作者:六月

主角:夏子安,慕容桀

状态:已大结局

更新:2022-08-12 06:46

六月的小说目录

《嫡女毒妃:王爷追妻忙》精彩点评:

    今天重点为大家推荐这部叫做《嫡女毒妃:王爷追妻忙》的小说,本文是六月的作品,看过六月其他作品的朋友应该了解他的风格,《嫡女毒妃:王爷追妻忙》也不例外,处处充满惊喜,内容简介:特工军医穿越为相府嫡女,受父亲与庶母迫害,嫁与摄政王,种种陷阱,处处陷害,凭着一身的医术,她在府中斗争与深宫之争中游刃有余,诛太子,救梁王,除瘟疫,从一个畏畏缩缩的相府小姐蜕变成可以与他并肩而立的坚毅女子。“你再偷跑出去,本王打断你的小短腿,有哪个王妃怀着身孕还四处跑?”“江东闹瘟疫,我身为官民署的大夫,自然是要去的,你再拦我,疫症都要传到京都了。”铁臂一伸,横抱起那絮絮叨叨的女人,摄政王大步回去,哼,官民署的大夫多着呢,要你一个孕妇出马?还真把自己当菩萨了?也不想想自己当年的手段是何等狠辣刁毒。...

    精彩内容试读

    夏子安那一句“不想殿下一再发作损害身体”深深打动了她,方才梁王发作的时候,是她第一个冲上去的,她为自己辩解那些话,也都是事实。可见她还是有一定的可信度,针灸放血这些话,应该不是随口胡诌。

    其次,她本可以不说,避免惹祸上身。

    御医犹豫了一下,“皇后娘娘,这耳针放血确实是可以治疗,但是治疗的效果如何,并无从考究,而且,在耳朵或者头部用针,都是要极为谨慎的,一旦选穴错误,或者是下针力度有所偏差,都会造成严重的后果。”

    子安听得这话,嘴唇动了一下,却又闭口不语。

    皇后瞧了瞧她,沉吟片刻,道:“你先去看着殿下吧。”

    子安垂着眸子,她并非有意要挑衅御医的权威,她只想自保。

    皇后看向慕容桀,“王爷,你觉得呢?”

    慕容桀手里转动着白瓷杯子,神色淡淡,“本王不懂医术,不敢妄下判断。”

    皇后看着他,“王爷见多识广,总比本宫这个深宫妇人懂得要多。”

    子安忽然意识到,摄政王和皇后娘娘是有些不对付的,两人从她进殿到现在,没有交换过眼神,摄政王也一直闲闲淡淡,倒像是为难坐在这里,而非自愿。

    而且,两人既有芥蒂,为何还要一同审问她?

    此时,摄政王缓缓起身,“皇后自己决定吧,本王只是受皇兄之托,为阿鑫的婚事把关,其余事情,本王不能做主。”

    说完,略一托手,便要告辞。

    皇后神色陡然一怒,猛地起身,“王爷慢着!”

    皇后扬起倨傲的脸,脸上笼着阴郁与厌恶,“太妃曾入宫找过皇太后,让皇太后为你的婚事做主,而后又嘱咐本宫代为留意,本宫觉得,如今有一个女子便十分适合做摄政王妃。”

    “本王的婚事,不劳烦皇后娘娘!”慕容桀眼底一片冰冷。

    皇后冷笑,“王爷莫非不想知道这个合适你的女子是谁吗?”

    慕容桀神色阴郁,“皇后娘娘,你有这个时间,便操心一下太子与梁王的婚事吧,这个夏子安,看起来并配不起梁王。”

    皇后扬起冷峻的笑容,一步步走下来,“配不起梁王不打紧,配得起王爷就行,本宫这就去请旨,把夏丞相的大小姐夏子安赐给王爷为妃,想必,皇太后十分乐意,她一向喜欢夏子安的母亲袁氏,才女袁氏所生的女儿,也必定是知书达理,温良恭俭,日后也能成为摄政王府的当家主母。”

    子安的脸色却一片惨白,配不起梁王的女人,却能匹配当今摄政王,还是被御医当殿检查过,不能生育的女人,如何堪为摄政王妃?

    她突然觉得,比起相府的“狼窝”,深宫更是龙潭虎穴。

    殿中寂静得可怕,子安努力控制着自己的呼吸声,生怕一个不小心就丢了小命。

    随即,男人轻挑起她的下巴,一脸意味深长道,“夏子安,很好,本王认为,你做本王的正妃最合适不过。”

    听完,子安只觉得浑身冰冷,无可自抑地颤抖了起来。

    若说梁王是恶狗,那么,这个摄政王就是虎王,能把她吞噬得尸骨无存。

    她知道摄政王的心思,他看不起她,也不想娶她,但是,皇太后与皇后有权利决定他的婚事,皇后一怒之下把自己赐给他,就是要看他生气跳脚的样子,但是,他又怎会让皇后如愿?所以,他对着自己笑,但是,眼底跳动着厌恶与憎恨。

    子安顿时觉得自己置身在一个漩涡里,一个皇后与摄政王斗争的漩涡。

    她对如今政局了解不多,却也知道皇帝重病在床,特封慕容桀为摄政王,暂代皇帝之职。

    其实早该料到,皇帝早立下太子,却不让太子监国而让自己的弟弟慕容桀监国,还封了个摄政王之位,皇后必定心里有刺。

    两人针锋对麦芒,她却成了牺牲品。

    子安听到皇后的冷笑,“如此,王爷便是同意了?那本宫这就去禀报皇太后。”

    慕容桀狂傲一笑,“去吧,本王也该娶妻了,她不嫁给梁王殿下,却愿意嫁给本王,倒是一桩美事。”

    说完,冷峻地盯了她一眼,扬长而去。

    子安双腿发软,他临去的那一记眼神,包含了太多太多未知的威胁,他不会娶她,那么最坏的结果,就是皇后不杀他,他也会出手。

    皇后已经安坐在椅子上了,殿里有风卷入,吹得子安身上发凉,汗水已经干了,伤口被汗水渗过,隐隐作痛。

    眼前的一切,开始有些重影,她不知道自己还能不能撑下去。

    皇后眼底的凌厉已经收敛,换了一副和煦的笑脸,“今日劳累了一天,你也出宫去吧,至于你和梁王的婚事,本宫做主取消了,待本宫回禀过皇太后之后,会命内官拟旨,为你与摄政王赐婚,在旨意没下之前,你先不要声张,即便对你父母也不可说,知道吗?”

【更多精彩作品……】
六月的作品
好书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