蚀骨之情

蚀骨之情(世应惜,顾天伦)

分类:言情小说

作者:衣衣上

主角:世应惜,顾天伦

状态:已大结局

更新:2022-08-06 12:49

《蚀骨之情》精彩点评:

    今天重点为大家推荐这部叫做《蚀骨之情》的小说,本文是衣衣上的作品,看过衣衣上其他作品的朋友应该了解他的风格,《蚀骨之情》也不例外,处处充满惊喜,内容简介:她遭遇背叛,却决不懦弱,依旧坚韧。她愿意归于平淡,但从来不甘于平庸。可惜袁子谦不懂她。幸好,顾天伦懂她。...

    精彩内容试读

    “好看吗?”

    嘴唇微微启着,发出慵懒十足的声音。

    他觉得好笑,明明昨天见到她的时候觉得她是个中国味十足的属于另一个时代的女子,而今天就这么不矜持的盯着他这个大男人从上到下,从下到上的一遍一遍的打量,纵使心里素质过硬的他也被看得发毛,特别是看到她轻轻蹙起的眉头,看到她水汪而无辜无害的双眼打量着他的时候,心中竟然被引出一团无名火。

    这个看上去无辜无害的女人,似乎并不简单呢。纵使阅人无数的顾总似乎也不能一下子看破这个奇女子。

    所以嘴角的笑意又明显了一点。

    “好看,却不太像中国人。”

    世应惜倒也大大方方的承认,在夸赞人这方面她确实一点都不吝啬。

    说完之后她倒更光明正大的打量起顾天伦来了。

    顾天伦点点头:“我是中法混血,妈妈法国人。”

    “我说呢。”

    世应惜小声的嘀咕,说完用牙齿轻轻咬着因为气血不足而淡粉色的唇,好像在表示上天的不公,对面这个男人似乎更受上天眷恋一点。

    她的声音不大,却在安静的环境里足以让顾天伦听见。

    心中突然一动,竟把手臂撑在桌子上,俯身下去趴在世应惜的耳边说:“有没有人告诉你,这样的你很性感。”

    略显轻薄的话语带着湿热的感觉传到世应惜的耳朵里,让她一颤,用力的推开顾天伦,眉头蹙的更紧了些。

    顾天伦被猛地一推,跌坐回沙发上,这才发现自己刚刚有多出格,这是什么样的女子,他居然用了那种轻薄的话,一失足成千古恨啊!

    “对不起,我......”

    顾天伦有些尴尬的摸摸鼻子,这个动作把他的不安展现的无余。

    世应惜深吸一口气调整了情绪,才说:“那正好,我有一个问题想问你,你必须回答,当作补偿。”

    “很乐意。”

    世应惜把身体稍稍倾过去,有些不好意思的侧过头问顾天伦:“你们男人可以不谈爱只谈性吗?”

    问完之后,她又正坐到位置上,像是害羞了一般的低着头看着手中的咖啡,脸上也因为害羞而蒙上一层粉色,让原本白皙的脸变的可爱了些许。

    顾天伦想了想她话里的意思,最终没有问出他的问题,而是大方的回答她:“我只能说,因人而异。如果一个男人可以对任何一个女人谈性的话,我只能说这个男人也好不到哪里去,不是他过于难看缺乏自信,就是他过于自大自信心膨胀。”

    “嗯。”

    世应惜若有若无的回应着,然后抬起头叫顾天伦继续分析,这个时候的她,又完全消失了刚刚的不好意思,大概是沉浸在自己的世界里了。

    顾天伦也不好多问,只是出于男性的立场去回答她的问题,他想自己没有足够的立场去了解她昨天发生的事情,他只能在她需要他的时候帮助她。

    “简单的来说,如果一个男人他太丑,或缺少金钱,在同性中失去自信,那他就会在女人身上索求,可怜的认为自己还是有魅力的,至少有那么多女人愿意和他上床,所以他可以不谈爱只谈性,他们只需要数量,可以让他在同性中挽回一点颜面。”

    “嗯…"

    世应惜还是淡淡的点点头,这样的男人挺可怜的,而袁子谦绝不属于这一类。

    “还有一种就是,长得中上,钱也中上,有资本让女人倒贴,那这个时候的男人就会虚荣心逐渐的膨胀,他开始来者不拒,左拥右抱,觉得自己就是古时候的帝王,坐拥后宫佳丽三千。而你要清楚,能有机会接触这种男人的女人,她本身就不会太差劲。”

    “嗯…”

    世应惜用力的点点头,袁子谦绝对的归到这一类!有几分姿色,有一些闲钱,倒贴的女人多了,就目空一切自信心爆棚,把她也归为那一类,巴巴的渴求她恩宠的“佳丽”之一。

    以为她世应惜肯定会原谅他吗?以为她世应惜一定会等他吗?还是以为她世应惜非他不可!

    真是可笑至极。

    还有一种,顾天伦没有说出来,因为她的表情已然是找到答案了,他也没有必要继续说下去了。

    “懂了吗?”

    世应惜抬头,看上他的眼睛,重重的点了头。

    这是最后一次为那个男人失魂了,绝对!

    她在心里暗暗发誓。

    “那就好,陪我逛街,你在这边生活时间久,肯定了解这边的特产,帮我挑一些给公司那帮人带去。”

    “带特产?不是化妆品衣服鞋包手表啊?”

    “坚决抵制铺张浪费!只需要特产,越特别越好的那种。”

    世应惜听到他这句话,又不免抬头多看他一眼,和他并肩走在一起,就可以随意的感受到他身上一股名牌味。手上提着的这个袋子,如果她没看错的话这是纪梵希的袋子。

    资本家!无误了!

    最终世应惜帮他挑了一些糕点和茶饼。

    顾天伦把买来的包装都拆了,用高档的包装纸和包装盒把那些并不贵的特产打扮的像个精品。

    世应惜睨了他一眼,笑着说他:“虚伪。”

    顾天伦也只是挑挑眉不否认。

【更多精彩作品……】
衣衣上的作品
好书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