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周医女行医记

大周医女行医记(葛如沫,沈东篱)

分类:言情小说

作者:落雨秋寒

主角:葛如沫,沈东篱

状态:已大结局

更新:2022-08-06 12:40

《大周医女行医记》精彩点评:

    《大周医女行医记》中的葛如沫沈东篱人物设定很有趣,尤其是人物之间的情感部分,超级的好看,作为本文作者落雨秋寒文笔很不错,实力推荐,《大周医女行医记》内容讲的是:人们回想过去时,总会不经意地嗟叹时机错过,追悔不及。孰不知,有能力者,在哪都混得如鱼得水。那么,日子好赖,关键在人。葛如沫深以为然。当她从草根逆袭成功,却在升职加薪名利双收之际,一睁眼就给换了个壳子。可,不怕。且看她携五千年杏林瑰宝余香,铸一世英名,奠国萃之基,扬中华之威。...

    精彩内容试读

    祥贵婶的哭声嘎然而止,然后不甘心地反驳,“那你的方子中还有两种药呢!”

    “其实你料想得不错,我开的方子中,不止甘遂,另外两味药,芫花大戟也是有毒的,但是只要这些药材炮制得当,便没有什么问题。而且我敢说,同等的量,这十枣汤的毒性,不会比你们之前单用甘遂多出半分。”

    “谁知道你说的是真是假。”

    “若是你们不信,我也有办法证明,只是祥贵婶,你确定要这样闹下去么?当物之及,应该拿着这些药,去找回春堂给你们一个交待。

    若你们一定要紧抓着我不放,祥贵叔没了,我确实也会有麻烦,但除了这条命,你们也得不到任何的赔偿。若是听我的,祥贵叔捡回一条命的可能性还是很大的。”

    葛祥贵一家子,刚才一听到药的问题出在回春堂,却不敢嚷着要去讨说法,便知他们不愿意对上回春堂。为了能解决掉这个麻烦,她决定陪他们走一趟。

    稍会,葛祥贵一家商量后,决定信葛如沫一回,去找回春堂。

    “我与你们一道去。”葛如玺语出惊人。

    “不准!”周氏大喝,周氏见自家好不容易撇清此事,如何肯让葛如玺再牵涉其中?不顾葛如玺的挣扎,将她拉进屋里,反锁了起来。从头到尾,周氏都捂住她的嘴,生怕她再说出什么惊人之语。

    葛祥贵一家子赶着去镇上,只要葛如沫跟上,他们根本就没理会葛七斤家的事。

    最后,葛家一共去了五个人,葛祥贵,其妻子,另两个儿子,还有一个同一房的兄弟。

    路上,葛如沫让他们用绿豆汤给葛祥贵纾解一下。

    清河镇

    一到回春堂大门前,葛根就认出昨晚给他抓药的男子,“是他,就是他昨晚给我抓的药!”

    此时的清河镇正是热闹的时候,而回春堂附近更是人来人往。葛如沫一行人灰头土脸,显然是长途跋涉而来。葛根喊出那话,显然不是来瞧病的,而是另有内情。于是不少人驻足观望。

    “你们这黑心肠的药店,拿假药卖给我儿子,把我家那个害得好惨啊。”祥贵婶立时就哭上了。而葛祥贵躺在牛车上,一副有气进没气出的样子,再加上一身的消肿,看着都可怜。

    回春堂内,方才被葛根指证的那人气冲冲地出来,“你们可别含血喷人!”

    此人名唤王梁,乃回春堂掌柜的一个表侄,到回春堂干活的时间也不算长。

    “昨晚药店都打要打烊了,他拿着一药方来抓药,我好心劝他明儿再来,让坐馆大夫给病人瞧瞧再开方更为妥当。可他说什么?说他爹快不行了,看过不少大夫,这回是死马当活马医了,坚持让我给他抓药。我也是看他可怜,就给他抓了。现在看来,果然是好心人做不得。”

    “你爹看着是可怜,还不知道是不是没用药之前就这副模样了呢。还有,谁知道你们从哪里弄来的药方,现在病人吃出问题来了,你们不想着药方出问题,却跑来讹我们回春堂!告儿你们,我们回春堂可不是好欺负的!”

    葛祥贵一家子被对方气势汹汹的样子给镇住了,真是不禁用。葛如沫越位上前,顺便将那药摊开,直问王梁,“药方有没有问题另说,我只问你,这药可是你抓给葛根嫂子的?”

    “是又如何?你们别想把这事赖在回春堂头上!她说我卖假药给她儿子才害得这老头快要翘辫子,你看看这些药,再看看这药方,哪里假了?”

    俗话说久病成医,看热闹的人中,有些个是认得一些药的,和那药方一对,果然能对上。然后,都看迷糊了。那王梁理直气壮,而病患那边,那个小姑娘也是淡然冷静。让人猜不透问题出在哪一方。

    “这药你承认是你抓的就行。”葛如沫指着甘遂说道,“这甘遂炮制的火候不到,残留的毒性很大,应该属于不合格药品,你们回春堂不应该出售的。”

    王梁看着葛如沫所指的,眼神频闪,心里这时才知道怕了。这药本来他表叔和他说过,说他看走眼了,让他得空拿去销了。这药一直就放在库房的角落里,昨晚一小伙的拿着一张药方来抓药。他打小就长了一双利眼,那药方的字一看就知道不是清源镇上任何一个坐馆大夫开的,

    店里的甘遂又恰好用没了,记起库房放着的甘遂,就心存侥幸拿来卖了给她。哪知道现在出了问题!其实这批甘遂已经极其接近合格的了,一般人都看不出来其中细微的差别,若非他叔叔得过高人指点,也看不出来。

    可是,这事不能承认!

    “去去,你以为你是谁啊,上下嘴皮子一掀就敢说我们回春堂的药不合格!病人病得那么厉害,你们也不好好找个坐馆大夫瞧瞧,偏要听信江湖郎中的话,现在出问题了,不去找那江湖郎中讨说法,反倒来回春堂找麻烦来了。真是不知所谓!我们回春堂屹立杏林那么多年,卖出的药不知凡几,可没出现过你们这种情况!所以你们别想抹黑回春堂。”

    “这回就不和你们计较了,走走,赶紧走,你们要是再纠缠,我可要叫官了!”

    葛祥贵一家子被他说得直打鼓,想着回春堂那么大的名气,它的药确实不可能出问题,若是这样,那问题就是出在药方上了。一时间,对唆使他们来回春堂闹事的葛如沫怒视不已,而且越发觉得她是故意推卸责任。

    祥贵婶脸色很不好,“五丫头,你还有什么证据就赶紧拿出来了,不然就真被这位小哥说中了,你在推卸责任。”

    闻言,王梁心中一喜,将葛如沫上下打量了一遍,“那来那江湖郎中就是你啊。”

    “嗯,那药方是我给的。”葛如沫留了个心眼。她给的,不一定就是她开的。

    “我说呢,你是害怕才想把责任推卸给回春堂的吧?想想也是,十来岁的孩子,怕是字都没认全吧?哪懂得开什么方子。我好心劝你还是和这一家子人私下了结吧,不然真闹将开来见了官,可不好收拾咯。”王梁语调轻快地劝着。

    “此话同样送还给你。药在此,有没有问题,不是你们回春堂自己说了算的。”葛如沫冷着脸说道。

    王梁瞪大了眼,他以为事情已经往他预想的方向发展了,可是葛如沫的话像一巴掌狠狠甩在他的脸上。他简直要气疯了,“滚,给我滚,现在离开,回春堂既往不咎,否则你们这等恶客就等着被回春堂拒之门外吧,以后就别想来回春堂看病了。”

    此话一出,不止葛祥贵一家子人怕了,连带着看热闹的都静静地往外退了几步,离他们远远的。人吃五谷杂粮,哪有可能不生病?回春堂的大夫医术一向不错,药也好,他们可不想得罪了被列为拒绝来往户。

    葛如沫冷眼看着,狐假虎威,为了掩盖错误,这人是诸般手段都用上了。

【更多精彩作品……】
落雨秋寒的作品
好书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