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书女配终于找到孩他爹

穿书女配终于找到孩他爹(林渔灿,顾若均)

分类:言情小说

作者:长乐岁

主角:林渔灿,顾若均

状态:已大结局

更新:2022-08-06 08:55

《穿书女配终于找到孩他爹》精彩点评:

    《穿书女配终于找到孩他爹》的剧情转折不断,看的很过瘾,当林渔灿顾若均故事主线出现之后,才发觉长乐岁创作能力真的很棒,有些惊艳了,《穿书女配终于找到孩他爹》讲的是:林渔灿穿书了,穿进了一本狗血小说里,成了陷害女主的恶毒女配,最终会凄凉惨死。林渔灿表示,绝对不能让悲剧发生!她决定逆天改命,洗白自己!只是穿来的第一天就差点“睡”了反派大佬,怎么办?她强行解释一波,最后居然和反派达成约定,她可以给他治病!后来,反派的病好了,却不放走林渔灿了。“我顾某只有丧偶,没有离婚。”...

    精彩内容试读

    林渔灿未置可否,朝着她身后探了探头,并未看见周落的身影。

    她眸子一转,试探开口,“这位是周落周先生?”

    “周落?”

    张淼月一怔,眼底布满疑惑,她朝着四周望了望,不解的说道:“周落是谁?”

    见状,林渔灿放下心来。

    张淼月没有撒谎,她还是没有认识周落。

    并且按照原书中进展,张淼月认识了赵明德。

    林渔灿提着的心放下,她狭长的凤眸微眯,睨了一眼张淼月,语气不善,“张小姐,话说,顾氏的股票下跌,顾若昀已死,还不够吗?”

    她开门见山,直接试探张淼月的仇恨点。

    张淼月秀眉微微蹙起,眸光微暗,避开了林渔灿的质问。

    一道高大的身躯挡在了张淼月的身前,将林渔灿和她隔开。

    “我不管你是谁,但是做人还是要嘴下留情。”

    赵明德声音冷厉,语气中隐隐有几分威胁的意味。

    他大有一副霸气护妻的模样。

    林渔灿双目圆瞪,嘴角的笑容一僵,脸色颇有些不快。

    她这是说了什么,赵明德这样子,好像她要吃了张淼月一样。

    林渔灿正眼打量赵明德,模样倒是生的俊俏,气质也是有。

    他那身家作派确实符合书中男主的设定。

    可这不分青红皂白,一上来就英雄救美。

    他和平日里那些博美人一笑的舔狗也没什么区别。

    林渔灿的眸子轻眨,挪开目光。

    看书的时候没发现,这看真人,赵明德越看越有几分油腻。

    随即,林渔灿轻咳一声,眉头一挑,“我和张淼月说话,您是哪位?”

    赵明德脸色铁青,声音犹如寒川般冷冽,“张淼月是我的朋友。”

    空气中的气氛蓦然一阵阵的僵冷下来,令人不寒而栗。

    林渔灿清冷的目光在二人身上流连,她唇角一勾。

    这还刚认识,赵明德就实力护妻。

    “噗嗤。”

    林渔灿轻笑一声,收回目光。

    看张淼月避而不谈的模样,她心下了然,看来这件事是要没完了。

    也是,她根本不该低估一个女人复仇的决心。

    可是音频里那个出现了的女孩呢?人家的名声怎么办?

    她神情不动,透着一股天然的冷感,好似宣判般,“不过我还是要说一下哦,希望张小姐能对堕胎女孩手下留情。”

    未等他们回答,林渔灿抬脚跃过他们,径直从他们身边而过。

    赵明德哪里被人这么轻视过,他的俊脸布满怒气,伸手就欲把林渔灿捉回来。

    身后一股力道拦住了他,张淼月捉着他的手,轻咬唇瓣,无声的摇了摇头。

    赵明德的动作一顿,看着林渔灿的背影,黑瞳中的暴风雪更浓。

    林渔灿走了没几步,微信便响了。

    她别了别嘴,又是谁找她。

    她慵懒的掏出手机,点开微信。

    是顾溟瀚的信息。

    “治疗时间到了。”

    林渔灿眸光微动,算了算时间是差不多了。

    脚步加快,走向车子。

    她一踩油门,保时捷如同一道闪电滑入黑夜中,伴随着轰隆隆的油门声。

    双月别墅在城市的东边,顾家在北边,还是有一段距离。

    林渔灿紧赶慢赶在约定时间到了顾家。

    已近凌晨,清冷的月光铺洒在地面,晚风萧瑟呜咽。

    林渔灿下车紧了紧身上的衣服,跑向别墅。

    甫一进门,暖气袭来,驱散她身上的寒意。

    她抬眸看向墙壁上的挂钟,距离约定时间还有五分钟。

    林渔灿轻呼口气,如猫咪般眨了眨眼,嘴角噙着笑意,模样缱绻且慵懒。

    随即,她环顾四周并未看到顾夫人。

    想来顾夫人在医院还没回来。

    林渔灿也不在意,抬脚就朝着顾溟瀚的房间走去。

    她礼貌的敲了几下门,便推门而入。

    顾溟瀚垂眸看着她,深邃的双眸深不见底,鼻梁挺拔,薄唇轻抿,精致俊朗的脸在朦胧的灯光中。

    林渔灿扬唇一笑,掏出针灸包,直奔主题,“可以开始了。”

    她俯下身子,用自制的酒精给其一一消毒。

    顾溟瀚身形未动,他轻瞥了林渔灿一眼,不紧不慢的开口道:“网上的热搜,我已经给你收拾干净了。”

    林渔灿的动作一顿,眉头微蹙,犹疑的目光在顾溟瀚身上流连。

    这家伙是抽的什么风?

    还未等林渔灿开腔,顾溟瀚敛了敛眸,掩盖眸中的深色,“我答应你护你周全,自然会做到。”

    闻言,林渔灿的眼眸微转。

    细细想来,男人确实说过这么一句。

    这买一送一的买卖不亏,她本来就也懒得收拾这烂摊子了。

    她朝着顾溟瀚拱了拱手,笑着道:“那就谢了。”

    随即,她转身将消毒好的针铺在桌面上。

    顾溟瀚听话的将衣服半脱下,平躺在小床上,林渔灿纤细的手指从针上缓缓滑过。

    定在一个细针上,她扬手取出针,另一只手在顾溟瀚的大腿处揪起皮肤捏了捏,放松肌肉。

    她眼眸微眯,凝神,扬手落下。

    “会有点疼,你忍着点。”

    林渔灿轻声道,手起又是一记针落下。

    接连几下,位置渐渐加深。

    顾溟瀚的眉头微蹙,很快便又将其扯平。

    这点痛算不了什么。

    一刻钟后,林渔灿将针收拾好,“二弟,感觉怎么样。”

    顾溟瀚脸色深沉的拉上衣服,沉声道:“不算痛。”

    林渔灿的眉间一凝,若有所思。

    这效果和疼痛是成正比的,看来此次施针效果未到预期。

    还要加几味药。

    她拿过悬挂在桌上的毛笔,蘸满墨水,在纸上记下几味药材,用量也详细记录其上,转身吩咐,“让你手下的人再找几味药。”

    顾溟瀚接过药单,冷眸微眯。

    与下午的不同,晚上的这些居然都是最普通的药材!

    他冷冽的目光落在林渔灿的脸上,身上的气质平静沉稳,却让人望而生畏。

    忽而,他大手一伸捉住林渔灿的手腕。

    猝不及防间,林渔灿向前趔趄了几步,跌坐在顾溟瀚的腿上。

    她撞上顾溟瀚坚硬的胸膛,清冷的脸不争气的红了起来。

    顾溟瀚的手霸道的横在她的腰间,将她禁锢在怀中。

【更多精彩作品……】
长乐岁的作品
好书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