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零红火小日子

七零红火小日子(顾卿卿楚岱)

分类:其他小说

作者:眉眼缱绻

主角:顾卿卿楚岱

状态:连载中(尚未大结局)

更新:2022-08-06 02:57

《七零红火小日子》精彩点评:

    顾卿卿楚岱是著名作者眉眼缱绻成名小说作品中的主人翁,小说文笔对于细节的描写令人惊叹,相对于眉眼缱绻之前的作品进步确实提升了很多。咱们接着往下看顾家是个人口大户,而顾卿卿是顾家唯一的女孩子,自从在她爷爷的那一辈起,家里就全部都是男孩子,所以她的出生给家里带来了无尽的欢声笑语。作为顾家三代唯一的女孩子,她简直就是被家人捧在手心里宠爱。也正是这个原因,顾卿卿要比任何人过的都幸福。不仅如此,她还嫁给了自己喜欢的那个男人……

    精彩内容试读

    “当官……哦不对,当大队长是为人民服务,怕什么麻烦,”顾宝一脸正气凛然:“爹,您这思想觉悟要提高啊。”

    顾铁柱看了眼手里的窝窝头,再看一眼老来子假惺惺的嘴脸,他忍了忍。如果手里是块板砖,早就砸过了去。

    张翠芬见小儿子眼珠滴溜溜地转,就知道这小子在打小算盘,“你是不是想着等你哥当了大队长能给你安排点轻松的活干。”

    都说知儿莫若母,见顾宝被菜汤呛得连连咳嗽,她就知道自己这是说中了。

    “你屁股一翘我就知道你要放什么狗屁。”张翠芬见吃得差不多了,起身收碗:“你大哥要是当了大队长你们兄弟更得下力气做事,免得别人说闲话。你三哥三嫂在城里没回来就算了,你敢偷懒,出去别说是我们顾家的种。”

    “人家的老来子是宝,咱顾家的老来子是草。”顾宝灌完菜汤,把最后一个麦麸馒头吃了,眼巴巴地望着自己家大哥:“我现在是爹不疼娘不爱的,就剩三个哥哥疼着了,”

    顾金帮着收筷子,憨憨笑道:“成啊,等哥当了大队长一定把最好的活留给你。”

    “……大哥!”顾宝舔着一脸还是大哥对我好的模样,顾铁柱哼笑一声没眼看。

    “拉粪拉氨水打井都挺好,阿宝,你喜欢哪一个?”顾金还是一脸老实憨厚的笑。

    韩莲心见小叔子立马换上一副苦大仇深的样子,“噗嗤”笑出声:“大哥说得这几个可都是肥差,拉四百斤氨水走三十公里除了有十二个工分,还有三角钱哩,俺瞅着阿宝挺合适。”

    顾宝见二嫂也来揶揄自己,抱着头躲到一边:“你们再这样我就给隔壁二愣子当弟弟去。”

    “成啊,”顾铁柱丢了把锄头给他,冷笑道:“别以为去二愣子家就可以不用做事了,赶紧的,去把后院菜地的草薅了。”

    每户人家都在屋前或者屋后分了三分自留地,现在农忙时节起早摸黑去双抢,自留菜地的草都有半人高了。

    顾家大媳妇时如霜还有老二媳妇韩莲心跟着张翠芬去厨房洗刷,家里几个爷们就去自留地,锄草的锄草,浇水的浇水。

    家里这点活一般用不着顾卿卿来做,她们顾家最不缺的就是劳动力,老老少少的男人十来口,用阿奶的话来说:“家里这么多老少爷们,还用不着我们卿卿这个女娃儿来出力气。”

    顾卿卿抬头看了眼月亮,估摸着现在得十点多了,从屋外头抱了捆干柴就去厨房准备烧水洗澡。

    家里人多锅也多,一个大灶上三口大铁锅并排排开,锅里早就被顾雄加满了水。

    坐在灶前小板凳上,随手拿过一捆干竹叶团成一团,摸出火柴盒划拉两下,火苗瞬间燃起。

    用火钳夹着放进灶里,顾卿卿又把大柴劈碎,这样容易燃。

    等火旺起来了,加了几块大树根,分到另外两个灶里。她拍了拍手上的灰,想起赵婶说的事,心不在焉问:“阿娘,您说阿爹有希望当大队长吗?”

    时如霜正洗碗呢,一听这话笑了:“谁知道呢,你赵婶也不知道从哪探听来的消息,不过现在这位大队长确实年纪大了,也该退了。”

    顾金这个人吧,从她嫁给他起就知道,是个实心眼的,为人也稳重,她是觉得自己男人当大队长也未必不能挑起大梁。

    顾卿卿点头,“我看阿爹好像也没这个心思……”

    母女俩在厨房说话,张翠芬带着二媳妇在房间点着煤油灯给家里这几个男人纳千层底缝布鞋,等农忙时节过去家里的劳动力又要去挖渠开山打石头修河提了,鞋子一个月就得费两双。

    大屯村的夜晚静悄悄的,偶尔能听到几声蝉鸣,顾家的男人在后院地里干活,女人拉着家常聊聊闲事。

    “汪汪——”

    听到有狗吠声,张翠芬捻着针在头发上蹭了几下,手上的顶针顶着针尾继续纳鞋底:“见山出来巡逻了,看样子得有十一点半了,缝完这个鞋面子你就去休息,明天大早还要出工呢,晚上别偷偷点灯熬油缝补,小心熬坏了眼睛。”

    她叮嘱二儿媳妇:“听娘话,不差这一会儿功夫。”

    “欸!”韩莲心咧出一口大白牙:“俺听娘的。”她嫁到顾家来也有十几二十年了,没有在公婆这受过半点委屈,就是男人木讷了点,但顾银其实是个很细心的人。

    当初经常听说顾家人好,现在更加深有体会。

    “卿卿。”薛见山右手牵着一条土黄狗,左手还拎着条狗崽子,中气十足地朝顾家院门喊。

    顾宝耳朵尖,听到薛见山的声音扔下锄头飞快溜走:“民兵营长老薛来了,爹,我去看看他有啥事。”

    顾铁柱翻了个白眼,这小子在这东摸摸西锄锄,可算是给他找到偷懒的机会了,多半也不会再来干活。

    看了眼勤勤恳恳的老大和沉默寡言埋头苦干的老二,还有吭哧吭哧挖土的大孙子,顾铁柱心里还算是安慰。

    不来就不来吧,来了也是耍宝。

    好在还有两个顶用的儿子和几个勤快的孙子。

    小儿子他是不指望了。

    “阿娘,”顾卿卿也听到喊声,“薛叔叫我,您帮我看着点水,差不多快开了,柴火别忘了退。”

    “行行行,阿娘又不是隔壁二愣子。”时如霜有些好笑。

    隔壁二愣子是大屯村传承下来的人名,不住在顾家隔壁,存在于祖祖辈辈骂人时的口语中,每家每户一说谁傻就提隔壁二愣子。

    其实压根就没这人。

    顾宝每次都很同情他:“二愣子也挺累,活了几百年又当爷又当孙,家家隔壁都有他。”

    “卿卿,这是你要的狗。”薛见山见她跑出来了,提溜着小狗脖子递给顾卿卿,见她眼底有欣喜和好奇,说:“放心,不咬人。”

    顾卿卿这才放心的接过来,小狗跟它妈妈,也就是薛见山牵着的大黄一样,是条黄色的土狗,眼睛大大的,看起来懵懵懂懂。

    顾卿卿轻轻地揉它头顶上的软毛,小黄狗“嗷呜”一声,舒适地趴在她怀里。

    “看来这小狗挺喜欢你。”薛见山笑着说。

    “麻烦您了,薛叔。”

    “不麻烦。”正好大黄生了几只狗崽,听到卿卿说想养一只,他就给送来了。

    “老薛!”顾宝兴高采烈往这边来,看到侄女手里的狗瞬间明白怎么回事了:“起名了没卿卿,要不咱给起一个?”

    顾卿卿还真没想好起什么,目光看向旁边的人。

    “薛叔……”

    薛见山无奈摇头:“别指望我了,我家大黄的名还是治保主任起的。”

    顾卿卿:“……好吧。”她叹了口气。

    顾家人起名的能力也不太行啊,像她阿爹和几个叔叔,金银财宝,以前自家两个哥哥刚生出来,阿爷满面红光搓着手给取了狗剩和狗蛋两个响亮的名字,阿娘一听差点哭晕过去,好在后来是外公重新给取的名。

    顾宝从顾卿卿手里接过小黄狗放在地上逗弄着,他也挺喜欢小动物,见侄女抓耳挠腮的模样,他脑袋里突然灵光一闪——

    “要不然叫铁锤?呀,还能跟我爹一辈呢?”顾宝越想越觉得满意,拍了拍小黄狗的脑袋:“我看你也挺喜欢,那就这么定了,按辈分来算我还得叫你一声狗叔呐!”

    薛见山听了这话嘴角直抽抽,顾家这个老来子不着调也不是一两天的事了,习惯了好像也没觉得多荒唐。

    顾卿卿也蹲下来,嘴里嘀咕:“听着还行,就是好像有点耳熟……”

    “你他娘的找揍啊顾宝,”顾铁柱刚放下锄头就听到顾宝在这瞎咧咧,劈头盖脸就是一巴掌,直接给顾宝拍地上了:“你真是我们顾家的好大儿啊。”

    顾宝四仰八叉捂着头趴在地上,一脸委屈:“我给狗取个名字您也不乐意?”果然是老来草,铁柱就是看他哪哪都不顺眼。

    顾铁柱拉起蹲在地上的孙女儿,又往顾宝屁股上踹了一脚:“还有脸在你老子面前嚷,给狗取个你大伯的名字,我看是三天没抽你皮痒了不是?!”

    顾卿卿一拍脑袋,有些懊恼。

    难怪,她就说这名字耳熟呢,原来是来源她大爷爷顾铁锤。

    薛见山嘴角的笑绷不住,肩膀一抖一抖,顾家这老来子总是三天两头闹腾。他清了清嗓子:“铁柱叔,我去巡逻了,您早点睡。”

    说完牵着大黄脚步轻快就往另一边走了。

【更多精彩作品……】
眉眼缱绻的作品
好书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