异世大佬重生归来在年代

异世大佬重生归来在年代(师墨,严谨)

分类:言情小说

作者:千炏

主角:师墨,严谨

状态:已大结局

更新:2022-08-05 19:16

《异世大佬重生归来在年代》精彩点评:

    《异世大佬重生归来在年代》展现的是一个丰富多彩的故事,故事主人翁师墨严谨情感细腻,人物形象真实。千炏为我们描绘了一个难以从中抽离的故事,《异世大佬重生归来在年代》内容:师墨家养了个父亲战友的遗孤,是个面甜心苦的白莲花,挑拨师墨和家里的关系,负气离家出走,被卖进山里,遭受一年的苦难折磨,后终逃出深山被严谨所救,又因体弱昏睡三年。这三年,师墨胎穿异世修仙界,修仙万年,飞升时,因心魔未除,被劫雷劈得粉身碎骨,神魂穿过时空裂缝,回到原来世界。异世万年,现世不过三年。重生回来,师墨有仇报仇,有恩报恩,顺便养养包子修修仙。...

    精彩内容试读

    严谨拿了个干净的碗,倒了碗鸡汤出来,剩下的交给惠红,“劳烦红婶将这些分给两床的同志。”

    “好,”惠红是个干瘦利落的妇人,也很有眼色,什么都不问不说,也不表现出小家子气,接过砂锅就去做事。

    病房里没有再安排病人进来,只有他们三家,老两口和汉子连连拒绝,不能要。

    这个年成,有口吃的就烧高香了,哪还敢要肉。汉子的媳妇却是看得眼热,眼睛黏在砂锅上拔都拔不下来。听到自家男人拒绝,失望不已。

    惠红不管他们怎么拒绝,只是笑着把鸡肉和鸡汤,一家一半留下了,自己回到了师墨床边。

    严谨把凉好的粥和鸡汤放好,对师墨轻声道,“我跟振国出去说点事,让红婶喂你吃,粥是鱼肉粥,骨头挑得很干净,放心吃,鸡汤也要喝,油都撇了,大山子就守在门口,我很快就会回来,别害怕。”

    师墨眨眼,表示知道了。

    严谨笑笑,又看向惠红,“劳烦红婶了,我媳妇……”严谨还是第一次在师墨清醒的时候这么喊,有那么点忐忑和害羞,没敢看师墨的反应,顿了顿道,“身子不好,没办法咀嚼,只能一小口一小口的喂流食,红婶喂仔细些,别呛着。我姓严,红婶可以叫我严同志,我媳妇姓师。”

    惠红还是第一次见到这么疼媳妇的汉子,笑着点头,“严同志放心,我会照顾好师同志的。”

    严谨又看了一眼师墨,确认她不会害怕,才和谭振国离开。

    师墨将男人的反应全都看在眼里,好笑不已,心口暖洋洋的。

    大山子凑过来,笑道,“嫂子,我到门口守着,您有事就让红婶叫我。”

    师墨眨眨眼。

    大山子离开,红婶就在师墨旁边坐下,端起鸡汤喂她,“温度刚刚好,严同志很细心,师同志,多喝点。”

    师墨眨眨眼,任由惠红轻轻撬开她嘴,给她灌鸡汤。

    好在味觉没丧失,鸡汤很好喝,和修仙界里的吃食味道完全不同。

    分给病房里两家的鸡汤,都知道退不回去,老两口满心感激的分吃了。

    汉子收得沉重,这么好的东西,他还不起。却也没办法,让妇人吃了。

    妇人收得倒是心安理得,不说她男人的伤是因为狐狸精受的,就是看这一家子不缺这点吃的,给他们再多,自己都能收。不过,她馋得直咽口水也没吃,都喂给了男人。

    要说这人,还真是定义不了他到底是好是坏。

    医院门口,天幕漆黑如墨,虫鸣鸟叫和嗡嗡嗡惹人厌烦的蚊子给黑夜增添了点生气。

    谭振国摸出烟,递了一根给严谨,严谨摇头。师墨身体不好,烟味影响她健康。

    谭振国笑着收了回来,“谨哥真的变了,不过,挺好。”以前的严谨像是没有感情的机器,什么都冲在前头,不怕死不怕累,更没有在意的人和事,把自己的身体往死里糟践,他们看着就心疼。

    自从遇见嫂子,一切都变了,开始是突来的好心,渐渐的是责任,如今来看,怕是爱进了骨子里。

    也好,这样,他才能把自己当个人。

    严谨没接他的话,淡声道,“张家有一处秘密的房屋,在张奇峰老丈人家的儿媳妇娘家弟弟名下,做得很隐蔽,里面有他们这些年搜刮的财物,还有一份人员名单,得到这些,足够你将整个张系一派拉下水,再也爬不起来。”

    谭振国吐了口烟圈,“还是谨哥旺我,每次都能有好事,张奇峰这孙子,我早就想弄他了,奈何一直没抓到致命的把柄,放心,这次我保证让他死得死死的。还有他背后的人,一个也别想逃,联防队就是一窝让人恶心的臭老鼠,是时候清理了,咱们这禺山县,不能一直臭下去。”

    严谨没有过多的反应,只是淡淡的应了一声,“你自己当心,张家的狗多,谁知道躲在什么地方,别漏了。这回,你们局里也好好清理清理。正局的年纪大了,不管事,你这个副局就要好好干。”

    谭振国顶顶腮帮,鹰眸里是看到猎物的兴奋,“是啊,正局年纪大了,到了该退休的时候了。”

    两人又聊了几句,严谨担心师墨,回了病房,谭振国直接离开安排事情去了。

    病房里,师墨吃饱喝足,已经睡了,大山子尽职尽责的守在门口,惠红坐在师墨病床旁边给她扇扇。

    严谨回来,大山子笑着打招呼,严谨点点头,“今晚辛苦了,去护士站借张折叠床或者椅子吧。”

    “知道了谨哥,你不用担心我。”

    严谨拍拍大山子的肩,走进病房,下意识放轻了脚步。

    惠红站起身,低声道,“刚刚睡着,粥和鸡汤都吃了,饭盒里有特意给严同志做的饭菜,快吃吧,放到明早上就该坏了。”

    严谨点头,“谢谢,红婶就在旁边的病床休息吧,晚上我自己守,有事我再叫你。”

    “好,我睡觉浅,严同志叫一声我就能听到。”惠红去了旁边病床,这天热,也不用盖被子,躺着就能睡。

    严谨摸了摸师墨的小脸小手,没有汗才端过铝饭盒,三两口吃掉饭菜,拿起蒲扇给师墨驱蚊子。

    这一晚,师墨睡得很好,受损的神魂又恢复了一些,要不了多久,她就能说话了。

    师墨醒得很早,天才刚刚亮开,昨晚鸡汤喝多了,憋得慌。

    一睁开眼,严谨就凑了过来,“怎么了?做噩梦了?”

    师墨眨了两下眼,往下看了看。

    严谨懂了,“想方便?”

    师墨眨了一下眼。

    严谨笑着将她扶起来,刚有动作,惠红就起来了,“要去厕所吗?”

    严谨点头。

    “慢着点,我先去打些温水,再去公厕看看。”

    “好。”

    严谨抱着师墨走后面,等惠红端着温水,确认公厕里没人才进去。

    师墨解决完,又擦洗了一番,才被送回病房,惠红拿着砂锅和铝饭盒回去做饭了。

    惠红刚走没多久,就有一群人气势汹汹的往医院来。

    大山子急匆匆跑进病房,“谨哥,他们来了。”

    严谨眉峰微挑,“别让他们进医院。”

    “放心谨哥,我出去看着点,你和嫂子当心。”

    “嗯。”

    大山子离开,听了动静的老两口和汉子夫妻俩都担心不已。

    严谨很淡定,给师墨按摩手脚。

    师墨眨眨眼,想问什么情况。

    严谨只是微不可见的笑了笑,“等你好了再告诉你,现在安心养身体。”

    行吧,师墨也不是一定要知道,她现在只想快点好起来,生活不能自理太糟心。

【更多精彩作品……】
千炏的作品
好书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