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种田之将门妻

穿越种田之将门妻(江诗蕴,赵桓赋)

分类:言情小说

作者:九尾猫

主角:江诗蕴,赵桓赋

状态:已大结局

更新:2022-08-05 19:09

《穿越种田之将门妻》精彩点评:

    《穿越种田之将门妻》是一部故事情节和文笔俱佳的言情风格小说,这也是九尾猫的代表作之一,读后让人回味无穷,尤其是江诗蕴赵桓赋更是叫人无法忘记,《穿越种田之将门妻》讲的是:一朝醒来,爹死娘病,姐妹几个,家境贫寒。没关系,她斗得了极品,经得了商。还有冷酷将军的满腔柔情,且看一个小女子发家之路!她会因为被退亲一直拉着脸?简直是笑话好么!她失落是因为一觉醒来穿越到了这么个鬼地方!她从来没想过,从出现就流行的穿越居然会发生在她的身上?...

    精彩内容试读

    要说江诗蕴这两天的变化,也确实让陈春燕放心不少,但若是遇到这种事......

    陈春燕摸摸赵婉瑶的小脑袋,忧伤道:“你还小,不懂我在担心什么。”

    赵婉瑶撅撅嘴没说话。

    她是年纪小没有错,可她当初在京里的时候,身边的嬷嬷可没少教她道理,她之所以不担心,是因为她觉得连撞上李简要杀她这种事都能全身而退的人,怎么会被乡野村夫怎么样?

    江云艾看着赵婉瑶端着的碗咽了下口水,横眉冷对道:“又不是你亲姐姐你当然不担心!喝你的汤吧!小心点儿别烫死你!”

    “总比你担心!”赵婉瑶把碗里鸡汤喝的呼噜噜响,说道:“真好喝!比我家厨娘做的都好喝!薇儿姐姐你真厉害!”

    江云薇闻言,回头冲赵婉瑶勉强笑了一下,又继续从门缝里往外看。

    郑贵大概已经不耐烦了,不管不顾的就要往里闯,吓得江云薇后退两步,重心不稳差点儿没摔到地上。

    江诗蕴被这人的无耻彻底激怒,上前一个高抬腿踢到郑贵前胸,把郑贵踢的飞起来又落到地上滚了两滚。

    “蕴儿你......什么时候这么厉害了?”江云芳目瞪口呆。

    江诗蕴又逼近两步,踩着郑贵把镰刀高高的举起来。

    郑六吓得不轻,跑的远远的哭的一把鼻涕一把泪:“江姑娘你要干什么?你放开我爹啊!我带我爹走还不行么!”

    江诗蕴神色冰凉,拽起郑贵的衣领质问:“郑伯?嗯?我爹生前没有对不住你的地方吧?你今天这是要干什么?欺男霸女么?呸!你也不看看你自己配不配!怎么家里富裕点儿就想着坏事做尽了!你就不怕死后被押到地狱里受苦么!”

    郑贵被江诗蕴的气势惊得胆寒,哆哆嗦嗦求饶:“四丫头别生气,别生气,放了我让我回去......我不会再来了......”

    江云芳也被吓到了,跟着劝:“蕴儿快把他放开!万一真弄死了他,官府会来人抓咱们的!”

    为了这种人搭上自己也不值。但是就这么放了他又不解气,江诗蕴把镰刀别到后腰,顺手抄起烧火棍沾了火,抵到郑贵头上,把他的头发烧了个精光。

    郑贵缩着脖子不敢动,郑六倒是叫的和杀猪一样:“你在干什么!你要干什么!”

    “不干什么。”江诗蕴放开郑贵,“带着你儿子赶紧滚!别以为我们家只有女人便拿你没办法!要是真敢再这么恬不知耻,我豁出去不要名声和性命,也得先弄死你们一家人!滚!”

    经这么一吓,郑贵原本的小心思也淡下去,忙不迭点头称是,领着郑六飞也似的逃了。

    江诗蕴拍拍手上的灰,把门关严实,犹嫌不安全,又在门后加了几根木头顶门。

    做完这些事江诗蕴才放松下来,感觉自己全身的肌肉都在发抖,腿一软坐到了地上。

    江云芳忙过去抱住她,轻声安慰:“蕴儿没事了,谢谢你......不要紧张,他们不敢再来了......谢谢你,谢谢......”

    江云薇和赵婉瑶也跑出来。赵婉瑶嘴角的油渍还没擦干净,咧着嘴笑:“蕴姐姐真厉害!那两个人真坏!就应该狠狠的罚他们!这要是我让哥哥遇上了,绝对要把他们乱棍打死的!”

    江云薇只拉着江诗蕴哭,哭的话都说不出来。

    附近住着的邻居已经有人开始打听发生什么事了,江云芳没理他们,扶着江诗蕴进了屋。

    陈春燕一看见江诗蕴被扶着进来,眼泪就止不住的往下流:“蕴儿你怎么了?你没事吧?这怎么还扶着了呢......”

    这陈春燕真是水做的一般,江诗蕴有气无力道:“娘放心吧,我没事,就是踢郑贵的时候用劲儿太大,现在脱力了。”

    江云艾在旁边跳了起来:“你踢郑伯了?四妹你怎么能这么无礼?你怎么能踢郑伯呢!”

    江云芳听见她说话就生气,扶着江诗蕴坐下后转身就拍了江云艾一巴掌:“二妹你让我说你什么好!”

    “我怎么了?大姐你为什么要打我!我说的难道不对?郑伯他也是好心来看咱们的啊!而且明明是江诗蕴无礼在先,你不打她却来打我?!”江云艾后背疼的厉害,又碰不到,气的在原地跳脚。

    这可真是......活生生的弱智!江诗蕴也是不明白,郑家那群人明显是恶狼,怎么到了江云艾的嘴里就成了小绵羊了呢?

    还说什么郑贵是好心,这话郑贵他说出来的时候估计连他自己都不信!

    难道这江云艾是郑家的卧底?郑家许了她什么好处?

    连一向性格软弱的江云薇也受不了了,道:“二姐你别闹了!郑伯今天来我就不信你不知道他要干什么!”

    江云艾伸着脖子反驳:“他不就是来看看咱们的么!你紧张什么!”

    “来看看?”一直在椅子上瘫着的江诗蕴一听这话瞬间炸毛了,感情这江云艾真是刀捅不到自己身上不觉得疼?“你知不知道我要是打不过郑贵,现在就不是这个结果了!到时候要真出了事就晚了!还说的这么轻巧?到那时候咱们家有一个算一个,名声全都会被毁的一点儿不剩!”

    “又没真出事......”江云艾犹自不平的念叨。

    江诗蕴忽然有些心累。

    这种脑残要是毫无关系的路人,你顶多离她远点儿就是了,可这要是自家姐姐,那能拿她怎么办?

    打不得骂不得,还不能直接绝交一了百了,时时刻刻还得注意着她以防她做出什么脑残的事来......

    江诗蕴忽然感觉到了独生子女是多么的幸福。

    而且当初原身显得骄纵和江云艾的脑残比起来真的不算什么了吧?

    起码原身还知道郑六那种人不能嫁,江云艾是直接向着郑六献殷勤去了,就没想过避嫌这种问题!

    其实江云艾是捡来的吧?

    江诗蕴扶着额头,有气无力道:“大姐,我们先吃饭吧......我累了快点儿吃了饭我想睡觉......”

    赶快让她去睡吧......睡着了就能暂时摆脱这个脑子有坑的二姐了......

    桌子上的碗筷已经摆好了,江诗蕴味同嚼蜡的啃了几块江云芳夹过来的鸡肉就被对面的江云艾气饱了。

【更多精彩作品……】
九尾猫的作品
好书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