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在靖安司悬壶三十年

我在靖安司悬壶三十年(叶平,沈月灵)

分类:玄幻小说

作者:天选之主

主角:叶平,沈月灵

状态:连载中(尚未大结局)

更新:2022-08-05 17:22

《我在靖安司悬壶三十年》精彩点评:

    《我在靖安司悬壶三十年》的整体构架非常的宏大,天选之主的创作和文笔极佳,该文属于玄幻风格小说,适合很多朋友阅读,下面是《我在靖安司悬壶三十年》内容:叶平穿越到妖魔横行的世界,成为了斩妖除魔天玄靖安司的一名值夜者,身附伴生青囊,只要救人就能获得对方生命中最宝贵的东西。灵丹妙药、绝世功法……妙手医百病,丹心斩妖魔,他是这人间的神,亦是诸天万族的劫。...

    精彩内容试读

    “呼……呼……”

    只见,药丸服下,膏药敷上,只是短短几息的时间,那两名年轻人的身体,竟然不再颤抖,口中的呼痛声,也平和了下来,而且胸口不断往外沁的血液,竟然也渐渐的平和起来。

    而且,那疤痕,竟然在以肉眼可见的速度,缓缓的愈合。

    “燕云大哥,总旗……”

    甚至,这两名年轻人竟然低低的喊出了中年人和聂武的名字,虽然声音不大,但有了中气。

    “嗡!”

    聂武闻声,眼中立刻有喜色迸发,紧跟着,他闭上眼睛手轻轻一扬,伴随着嗡鸣声,一团光点从指间飞出,飞快的没入了病床上的这两名年轻人体内,良久后,他睁开眼睛,长舒一口气,诧异的看着叶平,缓缓道:“心肺正在复原,他们的命,保住了。”

    这是什么,修炼者手段?!

    叶平看着那光点,有些不可思议的向聂武看了眼,旋即,眼底有喜意出现。

    他没看出来,聂武竟然是一名这个世界的修炼者,刚刚那光点,应该是有着内视他人躯骸的能力。

    靖安司,值夜者,果然是一条通向修炼者的阶梯!

    这个选择,没有做错!

    “奇迹!”

    “不,神迹!”

    这一幕,让所有人的脑海中,不由自主的尽皆冒出了两个字,目光更是不由自主的聚拢在叶平的身上。

    任凭是谁,都没有想到,叶平竟然真的能治好这两名年轻人。

    更加想不到,伤势好转得竟然还会如此之快!

    “不可能……这绝对不可能……没道理的!”

    唯有秦寿,不断摇头连连。

    他无法相信,这个在临安医界鼎鼎有名,不学无术,甚至临祖产都保不住的废物,竟是突然变成了医术通神的神医。

    不过,叶平此刻也不在意,因为,系统的奖励,此刻也发放了。

    这两名年轻人的记忆,并没有什么特殊之处,农家子弟,身家清白,体魄强健,成为了靖安司的值夜者。

    唯一让叶平动容的,是这两名年轻人记忆的最后一段。

    昨夜,他们两个遇到的,竟然是一个通体棕褐色的人形事物,准确的说,应该是木偶!

    因为,叶平在这两人的记忆中,清晰看到,那个人形事物有着明显的肘关节、指关节和膝关节机关,但在这木偶的身上,糊满了鲜血,宛若是涂抹着红色的油彩,无比狰狞。

    尤其是它的双眼,则是呈现出银色,宛若两口深邃而幽深的黑洞,哪怕是在记忆中看到的这双眼睛,可还是让叶平浑身汗毛根根倒竖,心中陡然冒出了没来由的强烈恐慌。

    最终的画面,停留在了那沾满鲜血的木偶,向这两名年轻人露出了一个滑稽无比,可是却又诡异难明的笑容,紧跟着,两只拳头,就像是被弹簧驱动般,朝前轰出。

    记忆到此,戛然而止,显然,年轻人身上的伤口,便是被这个木偶所打伤的。

    “火神丹……”

    旋即,叶平觉得掌心多了两个圆圆的事物,触感温热,很是熟悉,而当青囊宝典翻动,停留在灵丹篇的火神丹位置时,他便意识到,自己又得到了两枚值夜者用来淬炼体魄,增强力量的火神丹。

    “果然,还是加入值夜者才有前途!丹药,比银子好太多了!”

    叶平悄然将火神丹收入怀里后,目光中满是的期冀的朝着周围的那些值夜者们看了眼。

    他心中很是开心:“这些人,都是我的好主顾,治疗他们,起码就是火神丹……积少成多,修炼顺遂。”

    “他,是大主顾!只是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惠顾我的生意!”

    叶平向着聂武深深的看了眼,眼眸里满是期待。

    而被这目光扫过,聂武心里忽然有些发寒,本能的向叶平望去,叶平见状,急忙露出个憨厚的笑容。

    他只是为了治病救人,才不是贪图这些人生命里最宝贵的东西!

    “谢谢神医,救了我的两位兄弟,以后,我当牛做马,刀山火海在所不辞,也要报答您的恩情。”

    而在这时,燕云走到叶平身前,跪倒在地,向着他感激涕零道。

    值夜者小队,生死相依,不是亲兄弟,更胜亲兄弟。

    在叶平出现之前,他都以为,自己要和这两位兄弟从此天人相隔,却没想到,他们的兄弟情缘,还能再续。

    “言重了,言重了,当牛做马多累,刀山火海多痛,医者仁心,怎么能让你们如此受累吃痛……唉,说起来,我这几年一直潜心钻研医术,竟是连祖产都要变卖了,愧对祖宗,愧对先人……”

    叶平笑眯眯的摇摇头,然后长吁短叹,一脸羞惭。

    “这是诊金,还请叶神医务必收下。”

    燕云听到这话,才回过神来,慌忙从口袋摸出钱袋子,递到了叶平面前。

    要个诊金都能说出这么多道道……这家伙,有点意思……

    聂武饶有兴致的看了叶平一眼,轻笑不已。

    “这哪里好意思,破费,破费。”

    叶平嘴里说着推辞,但手上却老实不客气的接过钱袋,打开看了眼,发现足足有二十两后,便眉开眼笑的塞进了怀里。

    “聂总旗,现在相信,我就是神医了吧?”

    紧跟着,叶平看着聂武,挑了挑眉,笑吟吟道。

    “叶神医医术通神!从今以后,叶神医你便是我靖安司值夜者朱雀旗的医官……月俸,一百两……”

    聂武点了点头,抱拳郑重其事道,尤其是最后一句,更是特意加重了语调。

    刚刚的诊疗,已经说明了一切,他心知,曹铁山这次是给他带回了个大宝贝。

    既然这个大宝贝喜欢银钱,那么,自己就用银钱砸得他更动心。

    “一百两!

    比曹铁山说的,还高出了一倍!”

    叶平闻声,心中立刻一喜,这价格,足够六天换一个,不带重样的了。

    得亏他是厚道人,对买人没那么大的兴趣,要是换成某些饿魔,不知道多少少女得以泪洗面了。

    不过,也不好说,时代不同,再说了,像他这么年轻有本事的,总比刘富贵强,指不定她们非但不哭,还喜上眉梢呢?

    “按理说,聂总旗你这么说了,我也不该推辞什么,只是,我这个人有洁癖,羞于和一些不学无术的庸医待在一起,拉低我的层次……”紧跟着,叶平轻笑一声,嘲弄的看着仍然满脸震颤迷惘的秦寿,淡淡道:“要么我走他留,要么,他走我留!”

    “你……”秦寿闻声,勃然大怒,怒火熊熊的瞪着叶平,脸颊更是火辣辣的一阵阵刺痛。

    这些话,正是他刚刚说给叶平的,可现在,却是被叶平只字不改的原样奉还,直让他觉得,就像是被人兜头甩了两个大耳光一样。

    更要命的是,他觉得,聂武可能真的会因为叶平,而将他放逐出朱雀旗。

    毕竟,刀口舔血,朝不保夕的值夜者,需要的是能治病救命的神医,而不是他这“神仙难医”的庸医!

    只是,他真的不舍得离开朱雀旗,这里是值夜者四旗中,实力最强大的一旗,所以在这里最安全。

    而且,值夜者中流传聂武不久之后可能升任镇抚使,一旦成真,聂虎离去后,便会有个总旗的职位空缺,待到那时,他便有可能争一争,博一个真正的官身!

    现在离去,岂不是一切尽成泡影。

    没有任何迟疑,秦寿便向聂武望去,想要开口求情,让他留下自己。

    只是,不等秦寿开口,聂武沉默少许后,便望着他,笑吟吟道:“秦医官,白虎旗如今正缺一名医官,不如,你去白虎旗……”

【更多精彩作品……】
天选之主的作品
好书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