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妃好凶:夫君有点傻

王妃好凶:夫君有点傻(容忘邪,君诀)

分类:言情小说

作者:流灼

主角:容忘邪,君诀

状态:已大结局

更新:2022-08-05 17:21

《王妃好凶:夫君有点傻》精彩点评:

    《王妃好凶:夫君有点傻》整篇故事创意满分,故事情节不错,看得很过瘾,尤其是当容忘邪君诀的故事线出现之后,竟然有些佩服流灼的创作能力,《王妃好凶:夫君有点傻》讲的是:现代大杀器忘邪一穿越就被人逼着成亲,自己的夫君还是个傻子,忘邪表示:淡定。只是这幽王府的下人似乎都不喜欢她,还暗地里给她使绊子。忘邪笑着看向自家傻夫君:“君诀,过来,我给你讲个美人鱼的故事。”十分钟后。“来人啊救命啊!王爷落水啦!”“王妃!求您不要再给王爷讲故事了!”...

    精彩内容试读

    忘邪闻言不由得挑了挑眉,回想过往十五年,这位翎王殿下还从未用这样温和的语气同她说过话,今日太阳打西边出来了?

    “翎王殿下说笑了,我与你并不曾有什么交情,何来生不生气这一说。”

    众人闻声愣住,齐染默也有些诧异,以前容忘邪不是最喜欢翎王的吗?每每见到都跟饿虎扑食一般,怎么现在这么客气?莫不是嫁了人安分了?

    翎王尴尬地咳了两声,立马又换上了那副温润如玉的模样,悲伤地说道:“忘邪,你是不是在怨我,我知道让你嫁给一个你不爱的人很痛苦,可这是父皇的决定,我也无法反抗,不过没关系,即便你嫁给了幽王,我也会尽量照顾你的,就当是补偿吧,我希望你能过得幸福快乐。”

    此话一出,齐染默的脸色变得诡异起来,幽幽地看向这位翎王,这可是在外头,真不敢相信这样的话会从他嘴里说出来。

    忘邪却只是轻笑了一声,道:“翎王这是说的哪里话,我若不爱君诀又怎么会嫁给他,若实在不爱我便一头撞死以示清白,如今既然嫁了,就说明我的心是在他身上的,翎王殿下说这番话实在是好笑了些。”

    翎王一愣,道:“可他是傻——”

    “他是傻子?傻子又如何?我只知道他心思单纯毫无城府,他待我好,我定然不会负他,至于什么照顾我的话还望殿下莫要再说了,我已为人妻,无论富贵贫穷都只是君诀一人的妻子,我的夫君能照顾好我,不需要劳烦小叔。”

    忘邪打断了他的话,她的声音不小,四周围观的人都是听见了的,不由得发出一片议论声,他们本以为这位幽王妃爱翎王爱到了骨子里,如今二人相见,肯定会旧情复燃,谁知竟听见了这么一番话。

    翎王此时的脸色有些难看,父皇前几日跟他说君诀似乎已经恢复了神智,便让他过来一探究竟,今日正巧撞见了,本想着利用容忘邪对他的爱意打探消息,谁知得到的却是这一番话,如今他倒成了纠缠不清的那人了?

    “翎王殿下,嫂嫂已经是幽王府的王妃了,你这话说得实在是不应该,就算你不要自己的名声,嫂嫂和幽王还要呢。”

    齐染默皱着眉说道,他怎么会看不出翎王的心思,若放在以前他还不会多管,可今日瞧见容忘邪的态度便知她是个极其清明的女子,她不嫌弃幽王痴傻,坚决斩断前缘,如此女子可不能让人毁了名声。

    忘邪闻言挑了挑眉,倒是没想到这位世子殿下会帮她说话,她方才说的那番话倒没别的意思,只是单纯的不想听这人胡言罢了,找个由头堵住他接下来的话,如此耳朵也能清净些。

    翎王的脸色一阵青一阵红,他原本已经想好了许多话应付容忘邪,此时却一个字也说不出来了,不禁心中发堵。

    “世子说笑了,忘邪姑娘既然已经嫁给了幽王,本王自然懂得分寸,本王也只是看在从前的朋友情分上想与忘邪多聊几句罢了,世子如此揣测别人的心意可不好。”翎王冷着脸说道。

    “什么朋不朋友的,娘子,你与他很熟吗?”一直沉默的君诀突然开了口。

    众人闻声一愣,倒是将这位正主给忽略了,君诀此时瞧着有些不大高兴,被忽视了怎么久能高兴才怪了,他脸上虽挂着笑,可眼底的不悦都快溢出来了。

    君诀蹭到忘邪身边,轻轻瞥了她一眼,二话不说一把将她拉入怀中:“娘子,我怎么不知道你跟翎王的关系这么好?”

    忘邪微微皱眉,如今本就是炎暑,这么大个人将她死死抱住都快喘不过气了,冷声道:“不熟。”

    君诀不管怀中的人有多僵硬,只幽幽地抬眸瞥了眼眼前的人,冷声说道:“听见没有,我娘子说跟你不熟,翎王殿下以后说话还是注意些分寸,不然吓着我家娘子就不好了”

    翎王闻言不由得抖了抖身子,总觉得这人的眼神格外冰冷,摄人心魂的气势如同当初一般,怎么看也不像是个傻子,莫不是真的恢复正常了?

    “许久没见忘邪,所以随便聊了几句罢了。”翎王尴尬地笑了两声。

    “那就好,我家娘子怕生,跟奇奇怪怪的人聊久了是会害怕的。”

    君诀的声音冰冷至极,若翎王再听不出这话中的意思可就是他傻了。

    “时候也不早了,本王便先回去了,改日再登门拜访”翎王说道。

    “改日也不必来了,我家小忘邪最是娇弱害羞,见不得外人。”

    此话一出翎王踉跄了两步差点摔倒,他是一刻也不想在这儿待了,大步地离开了酒楼,四周看热闹的人不由得屏住了呼吸,大气都不敢喘一下。

    二人也离开了酒楼往幽王府走去,君诀一直抓着忘邪的手不放,力道之大硬生生在她的手腕上勒出了红痕,齐染默小心翼翼地跟在身后,总觉得他们之间的气氛有些诡异。

    等到了幽王府门口,君诀停下了脚步,转身冷眼看着他:“你还有事?”

    齐染默赶紧摇头。

    “没事就滚。”

    “......”你们夫妻俩怎么都喜欢让人滚?

    齐染默委屈地叹息了一声,只能转身离开了。

    见人走远,忘邪抬头瞥了眼君诀,冷声道:“松手。”

    “不松!”君诀坚定地吐出两个字,手上的力道愈发加重了些,忘邪见状扬眉,却见君诀气鼓鼓地瘪着嘴,像极了一个孩子,哪里还有方才那凌人的气势。

    “你已经嫁给我了,现在你是我娘子!就算你喜欢那个翎王也不能看他更不能跟他说话!你身为幽王妃要遵循三从四德!不能见异思迁朝秦暮楚拈花惹草!不然我就......我就把你关起来不给你饭吃,我饿死你!”

    “......”

    什么玩意儿?

    忘邪抽了抽嘴角,这人的声音不小,府中的下人都听见了动静纷纷看了过来,忘邪扫了他们一眼,众人见状急忙转身装作没听见,君诀见她不反驳心中更气,大声说道:“你是幽王妃,居然在我眼皮子底下跟老情人眉来眼去!你太不把我放在眼里了!”

    下人们闻言纷纷扶额。

    王爷,您完了,您真的完了。

    忘邪挑了挑眉,漆黑的瞳孔浮现出了一丝阴翳的寒光,她抬着眸子看向君诀,嘴角勾起了一抹诡异的笑:“老情人?”

    君诀被忘邪身上的气势吓得抖了抖身子,然而脸上依旧不服输地说道:“难道不是吗!你和翎王是老情人,你还对着他笑了!”

    忘邪微眯着眼看向下人们,冷声道:“是你们将他捆了带走还是我将他打晕丢出去?”

    下人们闻言立马冲了过来将君诀架住往屋子里拖,君诀不服气,嘴里不停地喊道:“你个恶婆娘!你跟老情人聊天还虐待我!恶婆娘恶婆娘恶婆娘!”

    很快君诀被拖远了,嘶吼的声音也渐渐消失,忘邪双拳紧握,额头的青筋暴起,转身冷眼看向下人们:“你们主子好歹也是个王爷,恶婆娘这词从哪儿学的!”

    “回王妃,之前厨房的王哥跟他媳妇吵架,让王爷给听见了,所以......我们王爷就是学东西快了点儿。”铃儿小心翼翼地说道。

    忘邪闻言幽幽地笑了,道:“是吗,教坏主子可是重罪,将他这个月的月钱扣了,往后王府若再出现恶婆娘三个字,我就扒了你们的皮!”

    “是!”

    忘邪头疼地揉了揉眉心,抬眸一瞥,突然发现府中多了一个人,忘邪一愣,眼底闪过一丝疑惑,那人大步走上前,扑通一声跪在了地上。

    “属下凰耀多谢王妃救了王爷!”

    眼前这个男人穿着一身黑衣,身形挺拔高大,身上的气势也格外摄人心魂,一看就是久经杀戮之人,忘邪挑了挑眉:“你是何人?”

    名叫凰耀的男子说道:“属下是王爷身边的暗卫,一直在暗中保护王爷周全。”

    “既然是他的暗卫,方才他被人羞辱,你为何不出现?”忘邪问道。

    凰耀垂下了头,似乎有些迟疑,忘邪看在眼里,抬眸扫了眼一旁的铃儿,道:“你们都下去吧。”

    “是。”

    下人们散开后周围便只剩下他们二人,忘邪找了个舒服的地方悠闲地躺着,淡然道:“有什么话便说吧。”

    凰耀张了张口,迟疑了一会儿才说道:“属下身在凰越军,凰越军本是王爷的母亲,凰月公主的暗卫,自从凰月公主死后,我们便跟在王爷身边,皇室一直想得到凰越军,为此我们一直隐藏在暗处为王爷办事,皇室并不能确定凰越军在王爷手上,所以一直没有下手。”

    忘邪闻言轻佻着眉,她明白了这人的意思,皇室没有证据证明凰越军在君诀手上,所以不能贸然行动,为此除非君诀有了性命之忧,否则他们是不会出现的,只是这人又为何要出现在她面前?

    “自从王爷受伤后他便忘记了许多事,脑袋也变得痴傻起来,属下一直在寻找让王爷恢复的方法,可寻遍天下名医也不见起效,如今想置王爷于死地的人越来越多,属下实在担心王爷会出什么意外。”凰耀皱着眉说道,若他们王爷还清醒,定然会处理掉那些人,可现在他们没了主心骨,一切都变得难办起来。

    忘邪单手撑着下巴,幽幽地问道:“你们王爷是怎么受伤的?是皇室迫害?还是世家从中作梗?”

    凰耀摇了摇头,道:“此事属下知道得不多,只记得当初随王爷去了天陨书院,随后王爷练功走火入魔,属下连夜护送王爷回麟启,可谁知在半路遇袭,与王爷走散了,等再见到王爷时,他已经成了如今的模样。”

【更多精彩作品……】
流灼的作品
好书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