疯批太子靠取我心头血续命

疯批太子靠取我心头血续命(萧玦,宋媞媞)

分类:言情小说

作者:咖啡里的抹茶

主角:萧玦,宋媞媞

状态:连载中(尚未大结局)

更新:2022-08-05 17:11

《疯批太子靠取我心头血续命》精彩点评:

    《疯批太子靠取我心头血续命》属于言情风格小说中比较有代表性的,咖啡里的抹茶文笔真挚优美,在描绘萧玦宋媞媞等人物上花费了大量的文字,塑造的人物非常成功,《疯批太子靠取我心头血续命》讲的是:太子萧玦,自小中了无可救药的血蛊。他生性薄凉冷血,不近女色,犯起病来暴戾恣睢,六亲不认。大楚国所有人都以为,太子殿下毒发暴毙前,还是孤身一人。萧玦亦是如此认为,直到他有一天,他发现丞相府嫡女宋媞媞的心头血能缓解他的血蛊之症。他丹凤眼眯起,诡谲而残忍想道:宋媞媞,敢用心头血迷惑孤,孤倒要看看你玩的是什么把戏。一个不留神,他竟被她撩动了心。可她想逃?休想。...

    精彩内容试读

    萧玄冥三人就这样被萧玦漠然注视半晌,他们脚底冒起一股寒意。

    萧玦性情诡谲阴冷,喜怒无常,偏偏深得元嘉帝宠爱,就连是向来暴躁的萧玄冥,也不敢轻易招惹他。

    他们实在不知何处招惹了对方,道:“太子……”

    未待他们说完话,萧玦眉色冷漠地转身,红袍飞扬,狂狷又邪肆,高而徐引。

    蓦然,他回过头,目光缓慢而锐利地掠过萧玄冥全身。

    萧玄冥屏住呼吸,竟然不敢直视萧玦锋利如刀的丹凤眼。

    待萧玦走远,他这才长舒一口气,恼羞成怒道:“不过是中了血蛊的病秧子,有什么好嚣张的!”

    萧恒安对萧玦又是恐惧,又是妒忌,自然乐得萧玄冥与其斗个你死我活。

    他煽风点火道:“大皇兄,萧玦他这般阴沉地望着你,是否想对你不利?”

    萧玄冥脸上的肉一跳,好似害怕,又像是震怒。

    他咬牙喝道:“他敢!”

    萧沐骞一言不发,他若有所思地望着萧玦的背影。

    方才他们只是提及了宋丞相府,萧玦为何会如此动怒?

    萧玦面无表情地朝着东宫走去,眉眼秀美绝伦,却极具侵略性。

    他止步,棱骨分明的大手捻起宋媞媞落在西苑的小手帕,沾染了她的心头血。

    浓稠香甜的味道在无边夜色中渐渐晕了开去,萦绕在他的鼻间,经久不散,如蛆附骨。

    萧玦修长的手指一拢,丹凤眼携裹着令人头皮发麻的阴鸷。

    他看中的玩物,竟然也有人觊觎了。

    宋媞媞已回到了丞相府,丝毫不知萧玦对她的“占有欲”。

    绮春苑。

    镂空的花窗敞开,水银一般的月光徐徐倾洒下来。

    宋媞媞赤着玉足,绵绵地躺在床榻上,足心弯如皎月,颗颗脚趾头莹润饱满似珍珠。

    她眉头轻轻蹙着,凭借着原书的剧情和原身的记忆,基本捋清了京城簪缨世族的局势。

    自古以来,京城的老家族与新贵一直是水火不容的,大楚国也不例外。

    宋丞相府作为百年世家老家族,照理说,应是根基稳固,枝繁叶茂,关系纵横复杂。可让她心惊的是,曾与宋丞相府交好的老家族,不是儿孙不成器,即使是有出色的儿郎,竟皆是出了意外,死的死,残的残。

    更有甚者,犯了私藏兵马的死罪,抄家,流放,追杀,灭亡。

    倒是与宋丞相府作对的新贵得了元嘉帝的重用,蒸蒸日上。

    换言之,宋丞相府看似花团锦簇,有太后坐镇扶持,实则危机四伏。他日若是太后倒下,宋丞相府孤立无援,四面楚歌,走向原书中倾覆的凄惨下场是必然。

    宋媞媞捏着小手帕。

    今日瞧着元嘉帝的态度,对宋丞相府诸多猜忌。

    天子疑心功高盖主,犹如一刀头悬在头顶上。

    想必,宋丞相府走向灭亡,不是天灾,而是人祸!

    她眼波流转,泛起潋滟生姿的机锋。

    要想救宋丞相府,等同于与元嘉帝宣战。宋丞相府如今单枪匹马,必须寻求一人合作,杀新贵,灭皇室,弑君。

    那个人需足够尊贵,杀伐果断,有胆量谋朝篡位,会是谁呢?

    咕噜——

    一个通身瓷瓶从床榻上滚落,泛着透明的光泽。

    宋媞媞垂眸,卷长的眼睫毛轻颤。

    是凝血丸,元嘉帝广集宫中御医与天下名医,专门为缓解萧玦血蛊而成,有凝血归心的绝佳妙处。

    难怪。

    明明她取了心头血,除去心口不适外,再无大碍,原来是萧玦喂她服下凝血丸。

    宋媞媞咬住嫩生生的唇瓣,洇出诱人的水泽,勾人采撷。

    她腕白肌红的柔荑捡起凝血丸,哼道:萧玦这厮登徒浪子,别以为给了她一点甜头,她就会原谅他看光了她的身子和掐脖子之仇。

    等等?!

    眼前不由浮现起萧玦英俊又凉薄的眉骨,丹凤眼浸染了凌厉的血意。

    他天生尊贵,凛然不可侵犯,行事疯批残忍,做出弑父杀君的事,似乎很是符合他的性情。

    若是她以心头血诱饵,引诱他与她合作……

    打住,打住!

    宋媞媞摇了摇头,摈弃脑海中疯狂的想法。

    她在想什么呢。

    姑且不说萧玦是元嘉帝的亲儿,饶是他性情冷漠,也绝不可能亲自手刃元嘉帝。

    再说,取心头血老疼老疼了。

    他下手狠辣无情,丝毫不懂怜香惜玉,必定会极其贪恋她的心头血。指不定,她就此香消玉损。

    与虎谋皮,使不得,使不得!

    ……

    夜更深了。

    京城的府邸皆是漆黑一片,唯有赵大理寺卿府的青雅居灯火通明。

    “菡娘,我苦命的菡娘!”

    “要是你有个三长两短,娘怎么活啊?”

    陈淑云满眼是泪水,有些枯瘦的手紧紧攥住赵清菡的手,像是抓住一根救命稻草似的。

    她已经人老珠黄,不得老爷宠爱。肚子又不争气,只生下菡娘一个女儿,没有儿子傍身。好在菡娘争气,为她在老爷面前挣回一分薄面。

    菡娘是她唯一的仰仗,可不能出事啊!

    赵清菡挨了大板,身体虚弱,本应是好好静养。

    如今被陈淑云的哭天抢地硬生生叫回了魂,她费力地睁开眼睛。

    陈淑云大喜过望,道:“菡娘,你终于醒了!”

    说着说着,她又泪如雨下,声音哽咽:“娘以为,以为你……”

    赵清菡的意识渐渐回笼,身上尖锐的疼痛感在提醒她今夜发生了什么。

    她竟然在宋媞媞手里栽了跟头,这可是她最看不上的蠢货啊!

    当着天潢贵胄,簪缨世族的面,被重打十个大板,当众出了这么大的丑,这叫心高气傲的她如何能忍?

    陈淑云自顾着抹眼泪,控诉赵卓:“菡娘,你爹没良心啊,你病重在床,他竟然还去那些小贱蹄子的院里。”

    “当年你爹还是个穷酸秀才,家里没米下锅,是你外祖给了他赴京赶考的盘缠。如今他现在官做大了,嫌弃我人老珠黄!”

    赵清菡遍体生寒,她早就知道她爹一心盼个儿子,如若不是她才情一绝,他恐怕不会多看她一眼。

    她今夜给他丢脸了,他心里必定恨毒了她。在外扮演着慈父,回到府还不把这口恶气宣泄出来。

    凭什么!

    宋媞媞也是女子,却能够得到父兄的千娇百宠。

    赵清菡漠然地看向哭哭啼啼的陈淑云,不由恨上她这个不中用的娘。

    她的语气含着一丝讥诮:“娘,你如今年老色衰,成日以泪洗面不能让爹回心转意,反会让他愈发厌烦。”

    陈淑云惊悚地看着赵清菡,吓得不敢掉眼泪了。

    菡娘温柔又孝顺,素来是她的主心骨,怎会如此言语刻薄?

    她怯懦地动了动嘴唇。

    赵清菡闭上了眼睛,一副不愿多言的模样。

    她虚弱道:“娘,菡娘累了,请您回去吧。”

    陈淑云难安地望着赵清菡,

    半晌,她只低声道:“菡娘,你好好休息,娘明日再来看你。”

    待陈淑云走后。

    赵清菡猛然睁开眼睛,尽是淬了毒的杀机。

    果然!

    她进入了“抢夺气运系统”端看,原本属于她的气运,被宋媞媞抢走了!

    良久,赵清菡从喉咙里发出令人毛骨悚然的冷笑。

    她筹谋三年,安插在宋丞相身边的棋子,该是提前派上用场了。

    宋媞媞,十日后,你爹娘琴瑟和谐只会成为一个天大的笑话!

    ……

【更多精彩作品……】
咖啡里的抹茶的作品
好书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