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妃是朵白莲花

爱妃是朵白莲花(白璎裕时卿)

分类:穿越小说

作者:墨菲墨

主角:白璎裕时卿

状态:连载中(尚未大结局)

更新:2022-08-05 04:57

《爱妃是朵白莲花》精彩点评:

    白璎裕时卿是著名作者墨菲墨最新写的小说里面的男女主角。这本小说以巧思支撑的短篇小说,内容很是有趣,简练生动,极富韵味。上辈子,白璎一直以一颗善心待人,可她最后却并没有换来好下场,不光被至亲姐妹陷害,同时还被最爱的男人一箭穿心!一朝重生,她回到十五岁那一年。此时她刚刚回到京城,正是前世噩梦开始的时刻。白璎知晓未来的发展,她抢占先机,严惩恶人,化身一朵伪白莲,一步一步报仇雪恨!

    精彩内容试读

    “好,内务府正好差一名你这样有力气的粗使丫头!去,去到隔壁房间等着。”

    刘管事接下来的话却让众姑娘都傻了眼!

    就这样粗鲁无礼的丫头,也能被选上?

    那边的白璎几乎是恐惧得无法再站起来!

    难道,上一世发生的一切都是无法被扭转的?

    无论自己如何挣扎,都逃不过暴尸荒野的命运吗?

    在如芒刺一般的眼神中,白璎艰难的挪动着脚步。

    她也仅仅在一侧房中等了半炷香的功夫,门口就又传来了纷乱的脚步声。

    一群姑娘中,白璎一眼就看到了满脸喜色的王珞语走得雄赳赳气昂昂的,似乎已经是这府上的主人了一般。

    怎么会,这一世没有了她的帮助,王珞语怎么还是被选了上来?

    “好了,刚才大致分给你们的工作都听清了没?一会我离开之后都各自去各自的地方报道,那边会有人交代你们工作的。”

    刘管事淡淡说完了话,这才回身离去。

    不,她不能束手待毙!

    “刘管事,刘管事!那个……我和这位王珞语姐姐一起来的时候路上什么也没吃,真的快饿死啦,您给点东西吃吧!”

    此话一出,王珞语的脸色简直是一片死灰!

    这个蠢丫头说些什么不好,非要这个时候扯上自己?!

    刘管事也是被这句莽撞又无礼的话震得惊了惊,可是转念一想,能吃证明能干活啊,这姑娘长得秀气,脾气却是一副憨痴样,兴许会是个埋头干活的主。

    “去杂役院,他们自然给你饭吃。”

    这都留下了自己?

    看着刘管事已然消失在门口的背影,黔驴技穷的白璎心中升腾起了对未知的恐惧,根本没有注意到一旁王珞语的脸色已经是黑如锅底。

    等到那些看热闹不嫌事大的姑娘们散去后,王珞语猛然上前,一把抓住了白璎的肩膀。

    王珞语乃是真正的贫苦出身,十多年的摸爬滚打给了她一副好体格,这一下由着怒气又根本没控制着力道,几乎是一下子就令白璎痛呼出声。

    “珞语姐姐,好痛!”

    可是没想到,王珞语再次逼近了面色已经惨白如金纸的白璎,双眸中竟然泛出了点点血丝。

    “白璎,你还是不是我听话的好妹妹了?不是说好了要好好表现的吗?毁了我唯一的机会,你怎么敢?”

    两世为人,白璎就算是再纯善,也看出了端倪。

    王珞语情急之下并没有用,而是脱口而出了,也根本就不在意她先前的那一番表现究竟真的是身体不适或者有其他缘由,而是几乎被失去享受荣华的可能性逼得失去了自控。

    王珞语,这才是真正的你吗?

    “珞语姐姐,刚刚我的确不舒服啊!还有,我看这太子府真的没什么稀奇的地方,人心复杂,不如当初你我简单的生活来得快乐,如果你愿意,我们可以靠着剩下的碎银在京城中做些生意……”

    白璎语速快极了,她多怕眼前的人毫不留情地打断她最后的试探啊!

    “做生意?幼稚,真是幼稚的要命!白璎,我告诉你,没有我王珞语的帮助,你活不到今天!接下来在这太子府内,你白璎必须要助我一臂之力!”

    听着白璎这直白的退缩之意,王珞语疯狂的面庞几乎是扭曲地贴近了白璎。

    她今年才堪堪十五,根本做不到三年后那般巧妙的伪装,白璎今日这第一次完全的反抗几乎是立刻便激起了她压抑已久的嫉恨。

    若不是还需要白璎这张脸傍身,王珞语此刻说不定会直接抓花她的这张脸!

    白璎也终于挣脱开了王珞语的手掌,似乎有些脱力般连连后退着。

    十年来,她与王珞语一起的流浪生活,点点滴滴地掠过脑海。

    可当白璎真正剥下了王珞语那层半寸都不愿的深入心底的时,她才意识到自己的愚蠢。

    原来,她根本就不曾真的善待过她。

    “……好,我知道了。”白璎似乎又恢复了往日的乖巧,低下了眉眼,呐呐地回应道。

    王珞语几乎是即刻就感受到了自己先前所说之言的失态。

    “阿璎,对不起啊,刚刚……我……我太想过上好日子啦,刚刚就有点着急了……阿璎妹妹这么好,肯定不会怪我的吧?”

    面前少女的脸上再次绽开了熟悉的,活泼爽朗的笑容,可此时的白璎只觉得那副伪装是那样的不堪一击。

    “嗯,阿璎怎么会怪姐姐呢!”

    她也如同往常那般回应了温婉的笑意,只不过那乌沉的眸子中第一次沉淀了什么冰冷森寒的东西。

    莫名的,王珞语忽然感到后背一阵凉意。

    “……啊,阿璎不是饿了吗?姐姐带你去吃饭吧。”

    王珞语慌忙迈开了有些乱的步子,向着刘管事所说的杂役院走去。

    是错觉吗?刚刚……白璎眼底的寒意是什么?

    那锋利森寒的眸光转瞬即逝,几乎下一秒,白璎便恢复成了往日王珞语熟悉的那个任人揉捏的布娃娃了。

    王珞语,你不惜掩藏自己十年,血蛭般吸干了我最后一丝价值,又毫不犹豫的将我斩杀!

    好,当真是好得很!

    鲜血,就这样顺着白璎紧攥的右拳中蜿蜒而下,带着铭刻两世的仇恨,烧灼着她的心。

    不是要演吗?那么就陪着演下去好了!

    她会一点一点的,将一切债都讨回来,要将那啖她血肉的人碾为渣滓,形神俱灭!

    不出白璎所料,简单饭后,王珞语拿走了两人身上积攒的剩下全部余银。

    上一世,她就是用这些银子贿赂了刘管事,不过这一世却没有用上。

    “阿璎,你在这边好好干活啊,我会来看你的。”

    王珞语拿着手中的荷包,神采飞扬的冲着留在杂役院的白璎挥着手。

    不管怎么说,自己是能接近太子的侍女,而白璎却只能干这些粗活脏活,这个结果王珞语还是非常满意的。

    白璎的眸光含着笑,却是并不看渐远的那张笑脸。

    眼底的森寒,凝固在了王珞语手中小小的荷包上。

    她先前放入的东西,很快就能发挥作用了。

【更多精彩作品……】
墨菲墨的作品
好书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