断角公道小说

断角公道小说(鹿白玉华井子宴)

分类:言情小说

作者:佚名

主角:鹿白玉华井子宴

状态:连载中(尚未大结局)

更新:2022-08-04 20:46

《断角公道小说》精彩点评:

    《断角公道小说》主角为鹿白玉华井子宴这是我最最最喜欢的一本小说,没有之一!膜拜作者如沐春风的脑洞跟想象力,情节环环相扣,每个人物特点跟故事情节描绘的太清晰,喜欢每个角色。真心佩服作者强大的脑洞

    《断角公道》是一本非常好看的小说,主要讲述了鹿白玉华井子宴的故事。精彩章节,文笔极佳,题材新颖,推荐阅读。魔界边陲的小镇上,新来了一个年轻漂亮的寡妇。、 身段纤细,明眸皓齿。 之所以喊她寡妇,是因为从未见过她的夫君。 镇上的媒婆想给她说亲,人家却扬言:「妾身家中已有夫婿。」...

    《断角公道小说》 免费试读

    魔界边陲的小镇上,新来了一个年轻漂亮的寡妇。、

    身段纤细,明眸皓齿。

    之所以喊她寡妇,是因为从未见过她的夫君。

    镇上的媒婆想给她说亲,人家却扬言:「妾身家中已有夫婿。」

    小寡妇生得过于娇娜可爱,几个游手好闲的混混便起了歹心,相约入夜后去家中调戏寡妇。

    夜色浓郁,乌云半遮月。

    院子里传来卡拉卡拉的响声。

    小寡妇睁开眼,披衣坐起,「阿井?」

    没听见回应,于是推门而出。

    刚走到门口,便被几个混混捂住了嘴。

    几个人一眼就认出这是个修为不高的小麋鹿精,稍微恐吓一下,便会眼泪汪汪的任他们欺负。

    小寡妇似乎吓懵了,动也不动。

    混混轻嗅,调笑道:「小寡妇,好香啊……」

    话音刚落,头顶传来一声阴恻恻的男人声:「有你血香吗?」、

    小混混齐齐抬头,看见一身形高挑的俊美男人正坐在墙头,冷眼看着他们几个作恶。

    混混壮起狗胆:「关你屁事!这寡妇我们占了,你去找别人吧!」

    男人一笑,露出几颗锐利的獠牙,一双眼瞳渐渐变成了明黄色,像……龙?

    混混不由得想起了那个传说,竟觉得眼前的小寡妇和男人出奇的登对。

    他打起了退堂鼓,只是一旁的兄弟还沉迷于美色,无法自拔。

    死道友不死贫道,他暗骂一声,趁乱独自逃走了。

    走出不远,就听院子里传来凄厉的惨叫,他惊出一身冷汗,庆幸自己跑得快。

    这几年魔域流传着一个传说。

    据说有个手无缚鸡之力的小魔被恶龙给盯上了。

    恶龙把人抢回去,做了妻子。

    平日里总是欺负她。

    但是有好几次,有人见过小媳妇凶巴巴地拽着比她还高的黑龙,骂他笨手笨脚。

    这条嗜血的龙,竟也乖乖耷拉着脑袋,任她欺负。

    混混逃出很远,才敢停下,咕咚,一口唾沫咽下去。

    撞到一个人。

    混混扭头,发现男人不知何时已经站在自己面前,手早已变作利爪,血水滴滴答答从爪子上滴下来。

    「跑哪去?」男人声音阴恻恻的,像地狱来的恶鬼。

    他吓得裤子都尿了,跪倒在地,「您大人有大量,饶了我吧!我就摸了一下,没干过别的!」

    男人却随意地提起了他的领子,舔了舔露出的尖牙:「老子都不敢随便摸她,你胆子挺肥啊。」

    混混的话仿佛戳了他的痛脚,眼前一黑,他便已化作一股魔烟升了天。

    等男人回到院子,便见到小寡妇背对着她,坐在浴桶里。

    花香胰子香搅在一起,温香软玉,引人入胜。

    井子宴压下眼底的欲色,轻轻走近,将困顿的人从浴桶中捞出来。

    鹿白半睡半醒,往他怀里蹭了蹭,皱起眉头:「臭……」

    井子宴嗅嗅自己,的确,一身的血腥味儿。

    他将鹿白放回去,自己就着剩下的洗澡水草草洗过,便躺进小床上。

    鹿白习惯性地翻了个身,两只手抱住他,靠得近了些。

    今日她跟井子宴发脾气了。

    这厮自从有了本体,就喜欢随时随地的变。

    他长长喜欢变出一条龙尾,卷着她睡。

    两三下,便把鹿白给惹恼了,连人带被给扔了出去。

    鹿白睡前说,想吃蜜。

    井子宴跑遍了整个镇子,才淘到一点,回来就看到这一幕。

    鹿白娇嫩可爱,脾气好,不跟人计较。

    可他不是泥捏的,相反,在鹿白看不见的地方,凶残更甚。

    多日的委屈终于找到了突破口,当即送人去了黄泉。

    枕边传来鹿白均匀的呼吸声。

    听鹿白嘟嘟囔囔的说梦话,井子宴心头化了。

    少顷,窗外传来手下的禀报。

    井子宴轻轻抽身,来到屋外。

    重新扫平了魔界,百废待兴,事务繁忙。

    井子宴甫一坐下,手下就嗅了嗅,「主子,您身上真香……」

    可不吗?

    他跟鹿白待久了,都是胰子味和花香。

    回想起这么多年,井子宴心生感慨。

    一开始他化不了人形,鹿白生病,他只能干着急。

    偏生鹿白生气了,他又哄不了,听她蠢龙笨龙地叫了几百年,这才化成人形。

    第一天,就给鹿白欺负哭了。

    手下还在喋喋不休地禀报魔界事务,井子宴手里捏着魔君府的图纸,心里盘算着鹿白的喜好。

    离开魔界几百年,是时候给鹿白一个稳定的家了。

    今日是回魔界的日子。

    天蒙蒙亮,井子宴便把鹿白从床上拎起来。

    鹿白睁开惺忪睡眼,茫然地端坐在原地,嘟嘟囔囔的不知在说什么。

    井子宴笑笑,用衣裳把她一裹,就离开了小镇。

    晨光熹微。

    魔城伫立在群山之中,半城染了山色,半城隐入烟雨。

    秋意渐凉,井子宴牵着鹿白走过长长的街道。

    街上行人散漫,唱和声不绝于耳。

    当年他历练归来,途径此地,买了支糖人儿讨姑娘的欢心。

    不料姑娘走了,糖人送去天界,不知她吃过没有。

    而那句藏于心底多年的「我心悦你」终是没说出口。

    这是井子宴多年的遗憾。

    风渐渐吹来。

    吹醒了困顿的姑娘。

    她挠挠井子宴的手心,「喂,你在想什么?」

    井子宴低头,突然郑重其事道:「鹿白,我心悦你。」

    岁月将男人的眼神打磨的更加内敛而深沉,他看着她的眼神满是柔光。

    那一瞬间,鹿白好像透过他,看到了数百年前,志得意满,意气风发的井子宴。

    那份独属于少年的,深埋心底多年的怦然和期许,穿过岁月,最终落进自己的耳朵里。

    鹿白垫脚,轻轻吻在井子宴的唇畔,轻轻拍着胸口说:「这句话,我藏在这里啦……」

    情人呢喃随风飞往不知名的街头巷陌。

    天光投落大地,人间喧嚷。

【更多精彩作品……】
佚名的作品
好书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