剑斩苍穹

剑斩苍穹(凌云,周玉)

分类:玄幻小说

作者:倾城花不语

主角:凌云,周玉

状态:连载中(尚未大结局)

更新:2022-08-03 14:40

《剑斩苍穹》精彩点评:

    《剑斩苍穹》中的凌云周玉被塑造的很有立体感,区别于其他人物,是有个性和血性的人,很多配角也都挺出彩的,《剑斩苍穹》主要故事内容是:天下处在风雨飘摇之中。文官之首的凌家,被人暗害,只留有一独孙。名门之子,却被人背后称为废物。一道天雷,让他死而复生,恢复前世记忆。他融合两世记忆,他要守卫凌家誓要再和天道一战。他手持三尺之剑,纵横天地之剑。...

    精彩内容试读

    众人赶忙起身迎旨。

    这时有一宦官手握圣旨走了进来,身后跟着二十多位小太监小宫女,阵仗极大。

    凌云看到为首的那人,虽然戴冠,但是仍然能看到其毛发稀疏,眉毛也有些淡,仿佛有点病态,眼神更是阴险。此人居然是地灵境前期修为。

    凌云又环视了一下寿宴上的众人,皆是咬牙切齿。心中暗自想道,此人定是魏贞贤无疑了。

    魏贞贤手持圣旨并没有马上宣读,直到看到所有人都跪下了,他才慢悠悠的打开了手中圣旨,眼神中闪过一丝冷色,被凌云尽收眼底。

    凌云此刻突然明白了胥伯为什么建议爷爷的六十大寿要好好操办,定是魏贞贤要看看谁在和他明目张胆的作对。

    只要拿到宾客名单,到时候再逐个击破,真是一手好诡计。

    凌云并没有下跪,他前世可是人间无敌的太白剑仙,让他给一个宦官跪下,他做不到。

    刚才因为凌云站的比较靠后,并没有被魏贞贤注意到。

    当魏贞贤打开圣旨之后,他环视了一下场内,刚准备宣读,却看到一个少年站在原地,并未行跪拜之礼。

    魏贞贤眼神一冷,声音桀桀的说道:“你是何人,看到圣旨还不下跪!”

    听闻此言,跪拜在地的众人皆是抬起了头看向了凌云。

    “云儿,跪下。”凌子儒虽然不甘心在魏贞贤面前下跪,但是他不想自己的孙子担一个抗旨的罪名。

    “云儿,跪下吧。”旁边的镇国大将军赵彪也对着凌云说道,他的想法和凌子儒一样。

    “腿有旧疾,跪不下去。”凌云只是淡淡的说道。

    魏贞贤似乎想要发怒但是又不好发作。

    魏贞贤通过刚才两位的称呼,大概猜出了凌云的身份。阴阳怪气的说道:“年纪轻轻,就患上了这等恶疾可是不妙啊。”

    “那也比六根不全好吧。”凌云面色不改。

    凌云这一句话,众人皆是噤若寒蝉,虽然替现场的人出了一口恶气,但是众人也知道凌云肯定处境不妙。

    “你,你,你好大的胆子。”魏贞贤被气得不轻,对太监最大的侮辱就是说他们是六根不全之人。

    魏贞贤刚想动用自己的地灵境前期修为压迫凌云,但是看到面前还有地灵境后期的镇国大将军在,他收起了自己的气势。

    他咬着牙用力的宣读圣旨:“孤听闻今日乃是凌宰辅六十寿辰,因无法亲自前来恭祝,特修旨一封,祝宰辅福寿安康,钦此——”

    魏贞贤宣读完,就收起了圣旨。

    “凌家小子,我记住你了。”

    魏贞贤说完转身就走出了聚仙楼。

    众人皆被凌云怒怼魏贞贤的气势惊到了。

    他们看凌云的眼神变得复杂起来,这是传闻中的废物公子,他们对‘废物’这两个字打了一个大大的问号,他们自认为自己没有这等胆识。

    凌云连忙搀扶起了爷爷。

    “云儿啊,虽然你这次替爷爷出了口恶气,但是却把自己置于了一个很危险的境地啊,日后,这阉人定会不断来找我凌家的麻烦。”

    凌子儒觉得自己的孙子只是意气用事,年轻气盛。

    “爷爷,放心吧,反正本来和那阉人就势同水火,如果他要是想要来找我麻烦,就让他尽管来好了。若是他胆敢找我凌家的麻烦,他可要好好掂量一下自己。”

    凌子儒不知道自己的孙子哪里来的信心,但是谁让他是自己的孙子呢。无论他做了什么决定,他这个做爷爷的,都会支持。

    赵武这时走到了凌云面前。“云儿,好气魄,比你武哥强。”

    凌云连忙摆摆手,“武哥可是从小到大一直替我出气的,武哥自然比我有气势的多。”

    说完赵家三人和凌家两人,都哈哈大笑了起来。

    其余的宾客似乎被这种气氛感染,也都哈哈笑了起来。

    本来好好的寿宴,却因为魏贞贤的到来,让大家都没了兴致,所以众宾客都早早散去了。

    回府之后,凌子儒立即加派人手,把凌云的住所给保护了起来,他就这一个孙子,可不能有任何差池。

    凌云则是马上拿到宾客名单回到自己房间销毁,并叮嘱司仪众人不可泄漏宾客名单,否则后果自负。

    晚上,凌子儒让人把凌云唤到了书房。

    “云儿啊,你都这么大了,爷爷想为你寻门亲事,你觉得如何?”

    凌云脑袋有点发懵。他前世三百年道心坚定,只是在修习武道之初有一结发妻子,入门之后两年就患不治之症,身死而亡。此后再无男女之心思,一心钻研剑道。

    “爷爷,孙儿未曾想过此事。”

    凌子儒坐在太师椅上,神色之中露出凄凉之色。

    “云儿,你父母早亡,如今只有你我二人相依为命。

    爷爷老了,真怕哪天出了意外,没人照顾你了。

    今日你招惹了那阉人,我凌家必会又添事端。爷爷只是想为你留一条退路,即使我不在了,也有人护你周全,此是其一;其二,爷爷也想你给凌家添下血脉。

    要不然,爷爷即使是死,也不会瞑目啊。”

    凌子儒坐在椅子上,此时和天下任何的一个老人一样,此时他不是龙武国当朝首辅,只是一个平凡的老人。

    凌云仔细思虑,他觉得爷爷从未对他有过要求,唯独此一件事。纵然是剑仙转世,他身体之中流淌的也是凌家血脉,不忍心弗了爷爷的心意。

    “爷爷,您定能寿元长久。孙儿听凭爷爷的安排。”

    看着凌云答应了,凌子儒脸上满面红光。他只是想着自己年纪大了,现在朝堂又风雨飘摇,他害怕自己哪天突然死了,却没办法看到自己孙子成家,没有个依靠。

    这个想法像一个秤砣一样压在他的胸口喘不过气,这件事比龙武国的朝堂更重要。

    “云儿,爷爷已经物色了一个人选,乃是礼部尚书周其哀的孙女。

    周其哀这老小子,为人正直,他的孙女年纪比你小一岁,听闻风姿绰约,琴棋书画皆是精通。若是你同意,我明日把周其哀邀来家中,商量一下此事。”

    凌云心中暗暗道苦,怕是自己这个爷爷早就动了这个心思了。

    “爷爷,这,是不是有点快啊。”

    “此事越快越好。”

【更多精彩作品……】
倾城花不语的作品
好书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