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腕位置一样小说

手腕位置一样小说(沈延知秦子卿)

分类:其他小说

作者:佚名

主角:沈延知秦子卿

状态:连载中(尚未大结局)

更新:2022-07-20 21:31

《手腕位置一样小说》精彩点评:

    手腕位置一样小说沈延知秦子卿全部章节阅读 完整版,个人感觉很棒的一篇文!故事够曲折,有虐有爱,感情专一,一路悬念不停,看到停不下来。

    小编推荐小说《手腕位置一样》,主角沈延知秦子卿情绪饱满,该小说精彩片段非常火爆,一起看看这本小说吧:今天早上沈延知走后,我又照例将那杯牛奶扔向了电视。 这种时候,下人一般是再温一杯牛奶,递到我面前。 可是今天,我不想喝。 其实以前我最喜欢喝的就是牛奶,上学的时候,我妈也总让我早晨带瓶牛奶去学校。...

    《手腕位置一样小说》 免费试读

    今天早上沈延知走后,我又照例将那杯牛奶扔向了电视。

    这种时候,下人一般是再温一杯牛奶,递到我面前。

    可是今天,我不想喝。

    其实以前我最喜欢喝的就是牛奶,上学的时候,我妈也总让我早晨带瓶牛奶去学校。

    可是某一天,到班里时,沈延知坐在我面前的桌子上。

    他那时候就挺高的了,俯身,阴影能将我给拢住。

    我听见有人讥笑,然后有人说,找点乐子吧,沈大少爷。

    于是他朝着我笑,手掌在我面前摊开。

    我将手中的牛奶瓶递过去。

    旋开盖子时,奶香还没来得及钻进鼻腔。

    乳白色的液体就从我头顶倾泻而下。

    鼻尖、锁骨、衣领、裙摆。

    好像每个地方都沾染上了那种味道,可是除了我在哭,所有人都在笑。

    「诶,你看她那样子,在勾引谁啊?」

    「我真服了,沈大少,你的恶趣味……」

    脸颊突然被拇指蹭过,沈延知就撑着下巴坐在我面前。

    下巴被他捏起,他望了我半晌。

    嗤笑一声。

    「真丑。」

    「……」

    所以,现在我总是痛恨牛奶。

    不过大抵最痛恨的,还是沈延知。

    我打翻今天的第二杯牛奶时,给我送牛奶的人几乎都要跪在我面前了。

    「小姐……您就喝吧……」

    我扭过脖子,说我不要,最后目光落在沙发旁的座机上。

    我爬过去按动了按键,这部座机只能打到一个人的手机上。

    只是,这次接起电话的是男声,却不是沈延知的声音。

    「秦小姐?」

    哦,是沈延知的特助,那个总是开车的。

    「我找沈延知。」

    「他在开会呢,秦小姐……」

    「那我过来。」

    我没等电话那边怎么说的,就挂了电话。

    这片别墅进出入很严,门口有安保,我抬头告诉保安,我要去沈延知的公司。

    这大概是……要和沈延知结婚的好处吧。

    没有人拦我,一路走到顶楼都畅通无阻。

    只有将要闯进议室的时候,他的特助拦了我一下。

    「秦小姐,您可以在旁边的休息室先等……」

    我一鼓作气地推开了会议室的大门。

    有时候,我也不知道自己到底想干什么。

    大概是出于身处黑暗,干什么都想拉着一个人垫背的心理。

    或者是想大闹一通,将自己作得毫无价值。

    这样,我就不用去在意,像我这种人,是不是也存在被救赎的可能。

    会议室里基本上都是上了年纪的中年人。

    以至于坐在主位上的沈延知,光样貌,在这群人里就有些格格不入。

    所有人都在看着我,四十几双眼睛。

    不知是不是空调打得太低,我有一瞬间又开始发抖。

    接着忽然被人抱了起来。

    这是我头一次在沈延知身上闻见烟味,凉薄又残忍,就跟他这个人一样。

    「什么时候来的,嗯?」

    刚刚我好像还在听他训手底下的员工,变脸变得还真快。

    这会跟我说话,就温声细语了。

    ……

    因为我的闯入,会议被迫中断。

    等我回过神来,已经被他抱进了办公室。

    他的办公室很大,在顶层,可以望见下方鳞次栉比的高楼。

    站在这么高的地方向下望去,好像能把底下行色匆匆的行人,命运都掌握在手里一样。

    好像可以毫不费力地压死一只蝼蚁,比如我。

    我被他扔在了他办公室隔壁那个房间的床上。

    男人欺身而上,单手解开领带,暗红的绸缎自他指尖溢落。

    我好像知道了,是我打断他的开会,所以他终究是有些生气了。

    其实。

    他也没有那么惯我。

    「今天太想我了?」

    淌在床间的长发被他撩拨而起,在他手指间缠绕。

    我安安静静地看着他。

    「沈延知,你办公室有牛奶吗。」

    他一愣,显然没想到我会问这种问题。

    这个休息室应该是他私人的,跟他的办公室打通了,床上散落的衬衫和西装,都是他自己的。

    半晌,他从冰箱里拿出一盒牛奶递给我。

    「家里没了……吗。」

    他话没有说完,我直接夺过了牛奶盒。

    旋开盒子的盖,沿着面前男人的头顶浇下。

    其实他就只是愣了一瞬。

    其实,他完全可以躲开的。

    可他还是任由我把整整一盒牛奶倒在他头上,一动不动。

    我仰着头看他,该死的是,都这样了,他的脸依旧好看。

    「沈延知,你以前,也是这么把牛奶浇到我头顶的。」

    我一字一顿地对他说。

    ……

    大概,没有人能让他狼狈成这个样子吧。

    牛奶滑过他的眉峰,他顶了顶腮帮,最终,却只是轻笑了一声。

    也许,当他从冰箱里再拿出一瓶牛奶时,我还没意识到他要干什么。

    可当他旋开牛奶盖子时,我才微微睁大双眼,意识到可能会发生什么。

    刚从冰箱里拿出来的液体十分冰凉,他把牛奶从我头顶浇下时,我没来由地哆嗦了一下。

    液体流过下颔,淌进衣领里。

    原来冰的牛奶,和记忆里的触感会不太一样。

    ……

    我从前听家里打扫卫生的阿姨偷偷聊天,说我是个疯子,这么好的婚都不肯结。

    面前的沈延知,明明比我还疯。

    大抵是我怔愣了太久。

    他倒完牛奶,还有心情抬手抚了抚我颊边的碎发。

    「现在,你也跟我一样了。」

    我猛地甩开他。

    「卿卿,你明知道,惹我生气不好,对不对?」

    他只是捏住我的下巴,我就不敢动了。

    说实话,我不是很怕他。

    我只是不想他生气,这种感觉很奇怪。

    大概是我讨厌那种后果吧,或者他曾经给我留下的印象太深刻了。

    我被他抱进了浴室里。

    蒸腾的雾气辨不出面前人的轮廓,过于晃眼的光影影绰绰。

    「沈延知,七年了,为什么还要回来找我?」

    我哑着嗓问他,我觉得自己快活不下去了。

    对于这个问题,他的回答,永远是沉默。

【更多精彩作品……】
佚名的作品
好书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