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情港口

爱情港口(时砚孟镜心)

分类:都市小说

作者:时砚

主角:时砚孟镜心

状态:连载中(尚未大结局)

更新:2022-07-12 11:02

《爱情港口》精彩点评:

    作者时砚_的书我都看过都很好看,讲述的都很精彩,我很喜欢这样的作品。会一直追下去。

    《爱情港口》男女主角是时砚孟镜心,是小说写手时砚所写。精彩内容:结果第二天睡到中午起床,下楼吃饭的时候,才发现时砚的车竟然停在楼下。而他就站在车前,目不转睛地看着我。我一下子止住步伐,看着他:「你来这里干什么?」...

    《爱情港口》 免费试读

    结果第二天睡到中午起床,下楼吃饭的时候,才发现时砚的车竟然停在楼下。

    而他就站在车前,目不转睛地看着我。

    我一下子止住步伐,看着他:「你来这里干什么?」

    他抿了抿唇:「你的东西——」

    「我说了那不是我的东西!」

    我的情绪一下子爆发了,

    「昨晚我电话里已经说过了,你是不是没听见啊?」

    「也是,你时大教授怎么会听得进去?」

    「反正我们恋爱的时候你都懒得听我说的话,更别提现在已经分手了!」

    「你来找我,还不如仔细回忆一下这几天带回家的女人是谁,再确认那到底是谁的东西!」

    说完,我不再看他,转身就要走。

    结果时砚一把抓住我的手腕,低声说:「我没有。」

    「什么?」

    「我没有……带女人回家。」

    我懒得听他废话,想抽回手,结果时砚一下子握得更紧了。

    那一下把我拽进某段不可描述的记忆里。

    灯光昏暗的车内,他也是这样紧握着我的手腕,到动情处,就在我耳边哑声叫我:「孟镜心。」

    我其实很喜欢时砚连名带姓地叫我,尤其是在那种时刻。

    比不得什么宝宝老婆之类的称呼亲昵,却带着某种郑重其事的认真意味。

    我也在那种时候短暂地以为,他是真的喜欢我。

    猛地回过神,我只觉得胃里和心里一并堵得慌,于是猛地甩开他的手,厉声道:

    「别碰我,我嫌脏!」

    时砚的脸色渐渐变得苍白,我瞪着他,一字一句道:

    「那天去你们学校找你,是我犯贱,你当着别人的面给我难堪,也是我活该。」

    「但现在我清醒了,决定做一个合格的前任。」

    「你爱把房子装成什么样就装成什么样,爱和谁吃饭就和谁吃饭,爱带谁回家就带谁回家,别再来打扰我了!」

    这一大段话被我一气呵成地吼完,但到最后两句时,还是不可抑制地带上了一丝哭腔。

    因为我是真的很喜欢他。

    我不想让自己太过狼狈,在眼泪掉下来之前猛地转过身,大步离开了。

    时砚没有再追上来,而我一边哭一边走进肯德基,一个人吃了一整份全家桶。

    之前恋爱的时候,因为时砚不喜欢这种垃圾食品,我也很少再碰,反而会根据他的喜好,定一些口味偏清淡的餐厅。

    停——怎么又想起时砚了?!

    为了转移注意力,回家后我干脆又开了一本新书,两本同时更新,忙得晕头转向。

    在这期间,时砚没有再联系过我,倒是祁言开始不屈不挠地给我发微信。

    我无动于衷,除了工作之外的消息一概不回。

    我无动于衷,除了工作之外的消息一概不回。

    那天下午,他又一次发消息问我要不要见个面谈工作。

    我正要戳穿他醉翁之意不在酒的意图时,祁言却忽然道:

    「有家影视公司看中了你正在写的这本书,我想和你当面聊聊版权相关的事情,还有后续剧情发展。」

    我答应了祁言,周五晚上在附近一家餐厅吃个饭,聊聊影视版权的事情。

    见面那天,我特地精心打扮了一番,想让他知道分手后这些年我过得很好。

    结果见面,祁言无比坦诚:「嗯,我这些年过得不好。」

    我愣了愣,恍然大悟:「你家破产了?所以你一个富家少爷跑来当小说编辑?」

    「破产倒不至于,只是因为不肯结婚,被我爸赶出家门了。」

    他无奈地叹了口气。

    我下意识追问:「为什么不肯结婚?」

    「当然是因为有喜欢的人。」

    祁言看着我的眼睛里,忽然有光芒渐渐亮起,

    「心心,我们分手后这些年,我再也没谈过恋爱。」

    我抿了抿唇,坦诚道:「但我已经不喜欢你了。」

    「我们分手后,我又谈了两段恋爱,虽然不怎么顺利就是了。」

    不想再想起时砚,我又换了个话题,「聊工作吧,你之前说有公司要买我的版权?」

    好在版权这事并不是祁言为了见我编造的借口,于是我和他针对版权费用、改编限度和后续剧情聊了两个多小时,终于结束。

    我要买单,却被祁言拦了下来:

    「我也不至于一顿饭都付不起,等签完合同那天,再由你请我吃饭吧。」

    「……好吧。」

    付完钱,我和祁言并肩走出包厢。

    走廊暖黄的灯光照下来,我在这片迷蒙的光芒中看清了前面动作亲昵的两个人,浑身的血液忽然冻住。

    两步之外,时砚似乎是喝醉了,靠着墙壁,微微低着头。

    而他身边,邵棠手里拿着他的眼镜,嘴唇几乎贴在他脸上,嗓音低柔:

    「你喝成这样,肯定开不了车了。我家就在附近,今晚去我家住吧,时老师?」

    我张了张嘴,想说点什么,却发现自己连声音都发不出来。

    看到口红时产生的猜测是一回事,亲眼看到又是另一回事。

    连绵不绝的尖锐疼痛从心底泛上来,没等我出声,身边的祁言已经开口:「心心你哭什么?!」

    语气里带着几分慌乱。

    他声音不大,但因为过近,那边的两个人还是侧头,向这边看了过来。

    目光相对,时砚眼中朦胧的醉意忽然散去了几分。

    他从邵棠手里拿起眼镜戴好,往我这边走了一步,低声叫我:「……孟镜心。」

    祁言立刻往前跨了一步,抬手挡在我面前:「你有事吗?」

    时砚盯着他,目光渐渐变得冰寒,开口时声音发冷:「你是谁?」

    「我是心心的前男友,怎么了,你想干什么?」

    时砚扯了扯唇角,忽然冷笑一声:「好巧,我也是她的前男友。」

    祁言回头看了我一眼。

    我已经擦干眼泪,面无表情地说:「走吧。」

    路过时砚的时候,从他身上飘过来一阵淡淡的酒气。

    我下意识看了一眼旁边的邵棠,她落落大方地和我对视,眼中满是笃定,甚至冲我自信地微笑。

    「笑什么?」我忽然开口,「捡一个我不要的男人,就这么值得你高兴?」

    邵棠神情微微一滞。

    我不再理会这两个人,跟在祁言后面离开了。

    结果刚走到小区门口,就看到了路灯下站着的时砚。

    他就身姿挺拔地站在那里,哪怕喝醉了,也丝毫没影响那股芝兰玉树的气质,反而好像一下子把一朵高岭之花,拽到了人间。

    不知道是不是我的错觉,时砚的眼神看起来竟然有点伤心。

    「孟镜心。」

    我掏出手机,面无表情地问他:「你醉驾?」

    「打车来的。」

    「那就打车回去吧。」

    我断绝了报警的念头,收起手机,

    「如果觉得自己不安全的话,就叫邵老师来接你吧,我看你俩也挺般配的。」

    他没理会我,抿了抿唇,忽然道:

    「我们刚才是在包厢里,谈一个和外面公司商业合作的专利项目,因为邵老师也参与了,所以我们才会在一起。」

    我忍不住尖酸刻薄地说:

    「叫什么邵老师呀?您俩关系都发展到可以到对方家里住的地步了,这不得叫一声邵棠宝贝?」

    「孟镜心……」

    「哟,这称呼我可担待不起,这边还是建议您继续叫我前女友呢——」

    我阴阳怪气到一半,时砚猛地往前走了两步,勾着我的腰肢,把我揽进他怀里。

    熟悉的清冽气息盘旋而上,夹杂着淡淡的酒气,把我整个人都包裹住了。

    我是该马上推开他的,可是手落在他肩上的那一刻,忽然生出几分不舍。

【更多精彩作品……】
时砚的作品
好书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