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精警告

作精警告(时砚孟镜心)

分类:都市小说

作者:时砚

主角:时砚孟镜心

状态:连载中(尚未大结局)

更新:2022-07-12 11:01

《作精警告》精彩点评:

    作者时砚_的文笔清晰,剧情不错,如果可以的话把作精警告_这本书拍成电视剧,,强力推荐此书!

    主角叫时砚孟镜心的小说叫做《作精警告》,它是作者时砚最新写的一本小说,文中的爱情故事凄美而纯洁,文笔极佳,实力推荐。小说精彩段落试读:他一本正经地说:「在哄你。」「妈的,我怎么感觉你说你没谈过恋爱是在骗我,不然怎么在这种事情上这么娴熟……」我轻轻喘着气试图逃离,结果被时砚勾着腰一把拽回去,连同细密的吻一同落下来。「没骗你。」「梦里试过而已。」...

    《作精警告》 免费试读

    他一本正经地说:「在哄你。」

    「妈的,我怎么感觉你说你没谈过恋爱是在骗我,不然怎么在这种事情上这么娴熟……」

    我轻轻喘着气试图逃离,结果被时砚勾着腰一把拽回去,连同细密的吻一同落下来。

    「没骗你。」

    「梦里试过而已。」

    ……

    夏天快要结束的时候,影视版权终于成功签署合同。

    祁言专门联系到我:「我要离职了,新的编辑明天会和你对接的。」

    「不当编辑了?」

    「嗯,本来就是为了来见你,之前就想走的,但又想着,好歹帮你把版权的事情尘埃落定后再离职。」

    他故作洒脱地笑了一声,转过身,冲我摆摆手,「走了,回家继承亿万家产去了。」

    我想,不出意外的话,这应该是我最后一次见到祁言了。

    我很快又搬回了时砚家里。

    善善已经见怪不怪:「房间还是给你留着,吵架了就回来住。」

    我笑嘻嘻地抱住她:「宝贝善善,你就是我的娘家人。」

    「快拉倒吧,谈你的恋爱去。」

    把话说开之后,不管是我还是时砚,都在摸索相处的坦诚与和谐之间的那个平衡点。

    我不再压抑脾气,时砚也会试着说两句好听话安抚我,虽然还很生涩就是了。

    大部分时间,他还是会选择用行动来哄我。

    我也……很受用。

    那天时砚去学校上课的时候,他妈妈忽然来访。

    「心心,我听时砚说了,你们俩复合了。这孩子性格不好,你多担待着点。」

    时阿姨犹豫了一下,低声说,

    「其实他很小的时候,我就跟他爸离婚了。一开始我外出打拼事业,时砚是跟着他爸的,但他爸爱喝酒,喝醉了就把时砚抓过来骂,还不许他反驳,稍微回嘴就是一耳光。」

    「一年后我接到邻居电话,赶紧回来把他接走,但那时候时砚一只耳朵都差点听不见了。」

    「后来耳朵是治好了,但他性格也变了,别人在他面前情绪越激烈,他就越是冷眼旁观。医生说过,这算是一种自我保护机制。」

    「但是那天他回家后告诉我,和你谈恋爱改变了他,你都不知道我心里有多高兴。」

    说到这里,时阿姨泪盈于睫。

    我愣在沙发上,心头忽然有延绵不绝的痛意涌上来。

    视线被眼泪朦胧间,我好像看到了小时候的时砚,心惊胆战地站在醉汉面前,承受着他毫无缘由的耳光。

    时阿姨告辞后我也跟着出了趟门,去超市买了一堆食材回来,给时砚做了顿晚饭。

    他尝了一口,不动声色地放下筷子:「做得不错,就是你别这么辛苦,下次还是我来做吧。」

    我觉得他这个反应不太对,于是跟着夹了一筷子。

    「挺好吃的,就是不太好吃。」

    时砚忍不住笑了:「怎么突然想到要给我做饭?」

    「白天阿姨来了,说了一些你小时候发生的事情。」

    我伸出手去,默默握住他的手,「对不起,时砚,我之前不知道。」

    「这有什么好道歉的呢?」

    时砚失笑,

    「你知道吗,那天在滑雪场,那么醉醺醺的一个壮汉,你就敢出面拦下他,我心里竟然在羡慕那个被你保护的小姑娘。」

    所以时砚会因为那一面就喜欢上我,大概也是因为,那一幕让他想到了小时候的自己吧。

    我强忍住心里的酸涩,信誓旦旦:

    「如果我遇到小时候的你,肯定也会挡在你面前,和你爸打一架的。」

    「没关系。」

    时砚凑过来,在我嘴唇上亲了一下,轻声说,「现在遇见,总也来得及。」

    没过几天,他开着车,把我带到了那套我很久没去过的婚房。

    打开门,我一眼就看到了漆成墨绿色的沙发墙和电视墙,整块玻璃的落地窗,客厅天花板的羽毛灯,我想做的拱形门洞,海蓝色的浴室砖,还有那副挂在客厅硕大的海港油画……

    每一处,都是按我之前的意愿装修的。

    我看着看着,猛地回过头,正好撞进时砚怀里。

    他轻声说:「带你去看海。」

    夕阳金红色的光从落地窗照进来,恰好照在那幅画着黄昏海港的油画上,折射出熠熠华光。

    我步伐一顿,从画框一角摘下那枚钻戒。

    时砚的声音在我耳边响起,带了点小心翼翼:「我们结婚,可以吗?」

    在我沉默的这几秒,他落在我肩上的手忍不住微微收紧,显然是万分忐忑和紧张。

    他是真的爱我。

    我终于翘起唇角,把手和戒指递到他面前:「好。」

【更多精彩作品……】
时砚的作品
好书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