吊车尾反超

吊车尾反超(乔如殷修承)

分类:其他小说

作者:乔如

主角:乔如殷修承

状态:连载中(尚未大结局)

更新:2022-07-05 12:08

《吊车尾反超》精彩点评:

    吊车尾反超_此书可谓开创了一个社会都市类小说的巅峰作品,构思新颖,条理清晰,行云流水,人物耿云沐青性格刻画极其丰满。

    小说《吊车尾反超》很受欢迎是作者所写,其中主角性格讨喜,情节紧凑这本《吊车尾反超》里的主角让人记忆深刻,他们身上发生了什么故事呢?一起来看看吧。殷修承脸色逐渐变得严肃起来,他摸了摸我的脑门儿,又思索了一会儿。片刻后,他认真道:“乔如,也许是你是个智障呢?我是说或许你天生智力有问题,你有没有去做过检查?”我愤怒地把书拍在他脸上:“我要去告诉你妈!”“行行行,”他把书拿下来重新摊开,“算我倒霉!”...

    《吊车尾反超》 免费试读

    殷修承效率很高,当场就要开始给我上课。

    我好奇道:“哥,你都不用复习一下吗?”

    他嘴角挑出一个讥讽的弧度。

    “就你这点儿一加一等于二的东西我还要学,我干脆也别活了,别磨叽,赶紧地开始!”

    我撇撇嘴,拿出一直头疼的数学。

    我记忆力不错,历史政治这种纯靠背的东西学得很快,但是要用到逻辑思维的抓瞎。

    殷修承也不啰唆,直接从高一开始补。

    “这个题,你先做给我看看。”

    “我看看你基础怎么样。”

    我一看,是道几何题。

    那种空间透视图形看得我眼都花了,别说做题了,我连看题目都看不太明白。

    什么a点b点c点,我脑仁儿都疼。

    我看着殷修承不耐烦的脸色小心道:“哥,我不会。”

    “不会?”他皱眉道,“哪里不会?”

    我小心翼翼地说:“哪里都不会,题目都看不懂。”

    殷修承脸色逐渐变得严肃起来,他摸了摸我的脑门儿,又思索了一会儿。

    片刻后,他认真道:“乔如,也许是你是个智障呢?我是说或许你天生智力有问题,你有没有去做过检查?”

    我愤怒地把书拍在他脸上:“我要去告诉你妈!”

    “行行行,”他把书拿下来重新摊开,“算我倒霉!”

    “你看这里,这是a点,连一条线到c点……”

    他用笔在书上画了一条线。

    “这样,这就变成了一个什么?”

    我瞅了瞅,不确定道:“等边三角形?”

    “没错!看来你不是智障。”

    ……

    我以为殷修承这种天才讲题会很囫囵,因为对他们来说,这是看一眼就知道答案的东西,没有那么多弯弯绕。

    但没想到他真的很细致,每一点都会给我讲到。

    我顺着他的思路不断往下延伸,居然真的一点点理解了,虽然有些时候还是听不太懂,但是殷修承会拆开一点点给我讲。

    “所以,这个题的答案是什么?”半天后他放下笔,叉着腿仰在椅子上看我。

    我试探道:“得出图形是阴影面积的两倍?”

    “bingo!”

    他打了个响指:“你这个脑子还算能用,但是基础太差,你今晚上把这本书所有的公式都记下来,明天我要检查。”

    他站起来凑近我,威胁道:“背不过就揍死你!”

    离近了看,我才发现他的睫毛很长很长。

    翕动的时候好像振翅的蝴蝶。

    真好看啊,怎么有人能长得这么好,学习又这么好?

    老天到底给他关了哪扇门?!

    他到现在都没谈恋爱,会不舍是个gay呢?

    就在我纳闷儿的时候,殷修承已经站起来了。

    “从明天开始让张阿姨给你请假,你不要再去上晚自习了,我来给你补课。”

    说着他就扔下书走了。

    我妈知道他给我补课,从旁边擦擦手就小跑过来了。

    “承承啊,这怎么就要走了,留家里吃饭吧!”

    殷修承摆摆手道:“阿姨,我妈在家做好了,我下次再来,不用送了快回去吧。”

    “明儿我还来。”

    我妈依依不舍地看着他离开的背影,直到他消失在电梯里才回过头来跟我说:

    “如如啊,你殷哥哥来给你补习那真是大材小用了,你一定得好好学知不知道?”

    我点点头,拿着书打算再看一会儿。

    刚才那个解题思路挺有趣的,我想再验证一下。

    ……

    第二天我早早地就来了学校。

    那个思路我有一个点不太理解,想问问殷修承又怕他骂我,我想问一下老师。

    不过我也有点忐忑,像我这种学生除了被叫家长是从来不去办公室的。

    老师会不会觉得我在捣乱?

    我犹豫着踏进了办公室,数学老师正在喝茶。

    数学老师是个中年男人,平常最喜欢的事就是抽烟喝茶,骂人挺凶的。

    我有些后悔,刚想出去却被他发现了。

    “乔如?你找谁?”

    我抿了一下嘴唇,小声道:“老师……我想问个题。”

    我有些拘谨地站在原地,说心里话,办公室这种地方对我们这种差生来说具有一种天然的威严感。

    我踏进来就开始害怕。

    数学老师把保温杯放下,很自然地跟我伸出手:“题呢?”

    我把书双手递过去道:“第七大题,我没太看懂解题思路为什么要连接be点。”

    老师仔细看了一下:“你看,这条线与ac平行,可以构造一个等腰三角形,几何题,你先要想这种特殊的辅助线……”

    数学老师拿出尺子来比着划线给我看,一点点讲明白:“……懂了没有?”

    我恍然大悟:“懂了!我明白了。”

    老师笑了笑:“我听说你最近开始发奋了?看来早恋也不是什么坏事。”

    “你啊,好牛不拉犁,脑子是聪明,就是之前不爱学习,去吧,有啥不会得再来问我。”

    我有点害臊,道谢后快步跑了出去。

    一切似乎都没有我想的那么可怕。

    我心想,或许是我之前把学习想得太困难了。

    事实上,只要肯下功夫,这些并没有多么难以逾越。

【更多精彩作品……】
乔如的作品
好书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