绝脉帝尊

绝脉帝尊(木城,木心寒)

分类:都市小说

作者:抚水刃心

主角:木城,木心寒

状态:已大结局

更新:2022-06-28 16:14

《绝脉帝尊》精彩点评:

    都市风格小说《绝脉帝尊》是很精彩的一部,抚水刃心前期做了很多准备工作,到后面越看越精彩,尤其是木城木心寒故事走向出人意料,《绝脉帝尊》主要讲的是:曾经的帝尊,却在挚友的手中陨落。重生之后意外开启时间脉力,大帝经再次升华。前世今生,仇我要报,帝路,我再临!...

    精彩内容试读

    时间很快就过去了,转眼间就是一个月后,木城每天都使用脉元粉,现在已经达到元脉九重,只差最后的合境,便可以到达筑基境,这份速度,简直可以算是恐怖!

    “明天就是宗门大比了,儿子,不要害怕,要是遇到打不过的对手,我们就选择放弃,也不是多丢人的事情,毕竟,留得青山在不愁没柴烧嘛。”木城的父亲在吃饭的时候对着木城说道。

    “知道了,父亲,但是我绝对不会输的。”木城坚定地说道。

    “有这份心性便好。”木城的父亲很是满意。

    第二天,宗门大比。

    场间一共有着四个擂台,周围都用元气屏障设好,以免其中强大的武技让观众受伤,正对擂台的,是宗主木擎天,大长老木云海,和二长老木兰风。而父亲虽然是三长老,但是根本没有人让父亲坐在上面,只能站在下面的观众席上。

    场下人声鼎沸,都期望自己的儿子能够得到一个好的成绩。

    首先是抽签环节,每一个参加宗门大比的人,都需要进行抽签,以选定他们的对手。

    “什么,我抽中的,竟然是木心寒?!”其中一个人满脸的不可置信,木心寒觉醒脉门时候的天赋之高,他可是看到了,现在让他面对木心寒,就意味着他根本不能够晋级了。

    “太好了,我抽中是木青,他的修为比我整整低两级,稳了。”看着手上的抽签结果,他显得很是高兴。

    而木城,却根本没有用抽签的权利,外门执事直接给了他一张纸条,并且不允许更改,而他需要面对的,就是大长老的那位白衣弟子——木火。

    木城向着那道白衣身影望去,木火像是感觉到了什么,转头笑了一下,笑容中满是残忍,在这第一场,他就要让木城废掉。

    木城笑容玩味,还不知道谁会废掉。比赛还没有开始,却已经是剑拔弩张!

    “下面请木心寒和木镇上场。”主持官说道。

    “不知这木心寒现在的修为是多高?可以冲到第几。”宗主对着旁边的大长老说道。

    “应该是第二吧,毕竟您的女儿也参加了这次的宗门大比了。”大长老拍得一手好马屁。

    “唉,不一定啊,小女修为也不是很高啊。”宗主显然很受用,“你的儿子不是也参加比赛了吗?听说拿到了一份强力武技,也是一个不可小觑的对手啊。”

    “哪里那里,他太过贪玩,修为还没有清月的一半高。”大长老“痛心疾首”。

    “比赛开始!”

    木镇显然被木心寒所镇住,足足楞了又半分钟,要知道,在战场上的半分钟,早就可以决定你是死是活了,这是兵家大忌。

    木心寒也并没有乘人之危,而是静静站在那里,等待着木镇出手,木镇在半分钟之后,终于缓过神来,向着木心寒发起冲锋,“是风属性。”木城看到。

    木镇的速度很快,但是在即将触碰到木心寒的时候,身形却凝固了一下,“这是冰之禁锢。”看来木心寒学习的是禁锢类的功法。

    “如果不出意外的话,木镇是要输了。”大长老说道。

    “不错,差距太过明显了。”二长老说。

    果然,在下一秒,木镇就被木心寒狠狠甩到了地上,直到数数完,也没有站起来。

    “那我宣布,木心寒获胜。”裁判官说道。

    “这木心寒,真的强大,幸好我没有遇到他,不然还不被淘汰。”场下的一个青衣女子对着旁边的红衣女子说道。

    红衣女子长相俊俏,好似葡萄的眼睛看起来很有神气,肤若凝脂,眉若青山,嘴巴是那种樱桃小嘴,看起来清纯不失妩媚。

    正是宗主的女儿,木清月。

    “木心寒的修为应该是灵脉八重,的确是有点难缠。”木清月说道,“不过,也并非是不能对付。”

    “唉,我又不像你那样有那么高的修为,一定是打不过他的。”青衣女子说道,她叫木贞,从小便和木清月相处,很是熟悉,本来她也算是长得好看,只是站在木清月的旁边,就显得逊色了几分,“不过这个木心寒长得还算可以诶,要是……。”

    “你这丫头,莫不是春心荡漾了?”木清月调笑道。

    “你胡说……。”青衣女子脸上升起红晕,伸出素手,轻轻打了木清月几下。

    比赛进行的很快,有打的难分难解的,也有草草便结束战斗的,场上的武技绚丽多彩,元气屏障砰砰作响。输了的人,多半是心有不甘,脸上意气难平。

    “下一场,木城对阵木火。”

    场上的大长老嘴角露出微笑,“好戏要开始了。”

    木城走上台去,对面的木火洋洋自得。

    对着木城说道:“相信你也知道,你根本不能够打赢我,今天,我就要废掉你,让你和你那个废物老爹再也翻不了身。”

    “有的狗,虽然叫的大声,就是不知道实力,是不是也像狗叫一样高。”木城从嘴角露出一个不屑的笑容。

    “哼,三招之内,废了你。”木火脸色一沉,在他眼中,木城已经是一个废人。

    随即,猛冲过去,速度非常快,而且在奔跑的过程中,左拳已经蓄上力,他的脉门是金之脉门,坚硬,强大,碰到敌人,最擅长以绝对的实力让对方跪下。

    师父为了让他能够赢得胜利,还特别给了他一本玄级下品功法《狮虎烈拳》,威力强大,他有着绝对的自信。

    “狮虎裂”木火一声大喝,拳头闪耀着金色的光芒,夺目璀璨。

    木城的父亲在下面看到这一幕场景,心都快揪起来了,这一招,他的儿子能接下吗?

    “这废物,肯定接不下木火的一拳。”

    “是啊,觉醒了一个废脉门,能有什么用?”场下的人也是对着木城冷嘲热讽,根本不相信他能够接下这一招。

    “等死吧。”木火脸上的表情扭曲,眼神中满是暴戾。只要废掉木城,了却自己师父的心愿,师父就会更加重视自己,自己的修行之路会更加通畅。

    他根本没有感觉到,自己的身形,比之前更快,这是木城使用的“玄冥吸”,就在将要触碰到木城的时候,他却感到自己的身体像是不受控制一般向着远方退去,而且,速度比自己冲过来的时候更快!

    “玄冥吹”!木城暗暗运功,“啊,”木火惨然倒在了地上,嘴角处流出血迹。

    “什么?”大长老一下子从椅子上站起来,这一幕,与他想要看到的结果,完全不一样,在他的预想中,应该是木城倒在台上啊。

    “好!”观众席上突然爆发出一阵猛烈的喝彩声,这是来自木城父亲的声音,木城的父亲也没有想到木城能够接下这一招,而且还把木火打回去。

    这一声是木城父亲的发泄,他要让别人知道,他的儿子,不是废物!

    “这怎么可能?”

    “木城竟然把木火打倒了!”

    场下的人也是一脸的不可置信。

    可是现实就是如此,木城把木火打倒了。

    场上,木城缓缓收拳,这一拳,完美地把玄冥吸和玄冥吹融合在一起,木火根本承受不住,现在的样子,也在木城的意料之中。

    木火躺在地上,脑海中回想着之前的一拳,那一拳太过诡异,他根本没有办法抵挡,但是他绝对不能辜负自己师傅的信任。

    “五,四,三,……”裁判官已经开始倒数。

    木火挣扎着又站起来,还想要击败木城,木城微微一笑,又站起来了吗?

    “先前你说要废掉我,不知道你现在是不是还有这个能力。”木城对木火说道。

    这句话在木火看来,完全是红果裸的嘲讽,沉定心神,木火收敛在身体里散掉的元气,他要用那最强一招,把木城废掉。

    “木城,这一招,我必杀你。”木火又重新恢复了自信,这一招,是狮虎烈拳最后的一招,同时也是最为决然的一招,一旦出手,就再也没有了回头的可能。杀敌一千,自损八百。

    “狮虎破!”木火一声大喝,猛然奔袭过来,每跑一步,地上都有着一个大大的脚印。

    “玄冥破”木城看到这个木火还不死心,索性,那自己就废了你好了,再不济,木城上一世也是大帝,大帝,就意味着不允许别人挑衅自己的威严。

    强强相撞,自然是更强的人获胜,而木城,这一招用上了自己所有的力量,轰然一声巨响之后,烟尘弥漫了整个擂台。

    到底谁会赢?这是场间所有人的疑问,大长老紧紧盯着场间,而木城的父亲也是紧张地看向擂台,宗主也产生了好奇,这一个废脉门,还能够打得过以硬碰硬闻名的金之脉门?

    下一秒,胜负见了分晓。

    木城仍然站在场上,而木火,已经颓然倒在了地上昏迷,生死不知!

    “若是有人还想要陷害我与父亲,木火,就是下场!”木城站在台上大声说道,眼神看向主席上的大长老,充满挑衅,你不是派自己新生代最强的弟子来对付我吗?现在我还给你这一个废物,不知可还算满意?

    木城缓缓走下台,场中没有一个人再说话,木城这么强大,以后必然不会再会被欺负,宗主暗暗点了点头,看来,这木城,可以培养!

    木城和父亲来了一个拥抱,缓缓说道:‘父亲,您受苦了!’

【更多精彩作品……】
抚水刃心的作品
好书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