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线法医密档

一线法医密档(陆鹿,莫林)

分类:言情小说

作者:白纸花

主角:陆鹿,莫林

状态:已大结局

更新:2022-06-28 08:25

《一线法医密档》精彩点评:

    《一线法医密档》的故事情节设定在情理之中,但又在意料之外,让人想象不到接下来会发生什么,白纸花的创作能力非常强大,以下是《一线法医密档》故事介绍:娇俏可爱的法医陆鹿,因为多年前哥哥的意外身亡而对刑警莫林产生误会,两人携手办案,却始终有一条无法逾越的感情鸿沟,废弃的教学楼内炸出尸体,三娶三死妻的神秘医生,杀妻分尸的邪恶男人,一切的真相都等着他们去发掘……...

    精彩内容试读

    说着,陆鹿皱紧眉头:“安眠药现在属于处方药,如果没有医生处方是肯定开不出来的。而且就死者的情况来看,至少也是长期服用了。”

    “还有什么问题?”莫林的视线落在陆鹿卷翘的睫毛上,一时呼吸都放轻了。

    而陆鹿浑然不觉:“这问题还不够大吗?长期服用没有来源的安眠药,偏偏这安眠药又没有达到致死的计量。而且我问过死者的父亲,她从小到大都没有失眠的情况!”

    陆鹿竹筒倒豆子似的抖了个干净,莫林这才递出手机。

    “看看这个。”

    这男人的语气和缓,让陆鹿莫名听出点儿宠溺温和的意思来。

    她耳根一红,欲盖弥彰似的低下头去。

    手机屏幕上显示的是一份安眠药的处方,而医生签字一栏写的是——

    “刘力扬?!”陆鹿惊呼出声。

    “对,就是他。”莫林笃定应声,又忍不住摇了摇头:“现在案子越来越复杂了,死者没有失眠倾向,但刘力扬偏偏开了大剂量的安眠药。”

    “如果问题出在安眠药上也倒好了。”陆鹿叹了口气:“可死者体内的安眠药不致死,最多就是昏睡的剂量。”

    说到这儿,陆鹿陡然瞪大眼睛:“会不会是刘力扬迷晕了死者,然后把人推下楼的?”

    “有这种可能。”莫林也是一愣,继而语气里就带上了笑意:“我们应该鼓励小鹿法医天马行空的推理思维,上天台的监控确实出现了问题,不过刘力扬的不在场证明十分充分。”

    “能有多充分?”

    这明明就是嘲笑她!

    陆鹿倔脾气上来,就忍不住要顶上一句。

    莫林也不生气,就只哼笑一声:“刘力扬是个需要坐诊的医生,死者跳楼的时候在不在诊室,监控和病人们都很清楚。”

    陆鹿一噎,又愤愤低下了头,神色有些失落。

    “可是这么一来,我们不就找不到证据了吗?而且他现在的杀人动机也不充分,就算查出了安眠药也没什么太大的用处。”

    莫林确实摇了摇头,安抚似的揉了一把陆鹿头顶翘起的呆毛。

    还不等陆鹿反应过来,这男人伸手握住了记号笔,语气沉稳的像是什么都没发生一般:“虽然不提倡,不过私下里,我们可以逆推。”

    “假设刘力扬就是杀人凶手,他的动机不明确。但是有一点。”

    莫林语气一沉,即便是握着一支普普通通的黑色记号笔,那气势也像是握着手枪,凌厉的扑面而来。

    陆鹿莫名被摄住,就愣愣的瞪大了眼睛。

    “如果故意杀人成立,刘力扬就是一个连环杀人犯。这种人我们一般不能按照常规推理。”

    话音落了,陆鹿也跟着反应过来:“这几个死者一定有所关联!刘力扬的杀人动机在前几个死者身上也许能找到些端倪!”

    莫林一点头,神色不由得稍稍温和下来。

    办公桌上的地方不大,莫林握着记号笔在白纸上写写画画,陆鹿就跟着低下脑袋。

    两人之间的距离不断缩短,莫林几乎能闻到陆鹿的发香,还有混杂的极淡的阿司匹林味道。

    不愧是爱岗敬业的小鹿法医。

    莫林心下暗笑,脸上却是不动声色,甚至还随手点了点纸面,没让陆鹿发现两人越靠越近的距离。

    “而且在逆推的情况下,虽然刘力扬有十分充分的不在场证明。但是,”莫林语气一转:“死者坠楼的时候,他来的太及时了。”

    “……太及时?是他老婆死了啊,而且他是医生,来的及时不应该吗?”陆鹿一怔,秀眉微蹙,疑惑几乎要从眼睛里流露出来。

    “你被惯性思维局限了,小鹿法医。”

    “什么惯性思维?”陆鹿哼出一声:“连相关调查资料都不给我,凭什么说我局限?”

    她稍一仰头,看到的就是莫林近在咫尺,过分旖丽的面容,还有微微上挑,带着点儿莫名笑意的薄唇。

    “到底怎么回事?”陆鹿猛的往后一躲,连带着整张椅子都挪了两步。

    莫林心下暗暗遗憾,不过陆鹿的性格就像她一直以来的打扮——虽说长了一双圆润的小鹿眼,可性格却是实打实的刚毅泼辣。

    逼急了怕是要急眼。

    莫林转回视线:“不愧是小鹿法医,看的很明白。”

    又来了。

    那种莫名其妙感觉。

    陆鹿皱了皱眉,可莫林已经低下头去,露出来半边轮廓深邃的侧脸,看不出半点儿异样。

    “你记得刘力扬是个医生,可忘记了他人在内科科室,并且没有急诊部门轮岗。也就是说……”

    莫林语气一顿,陆鹿就十分默契的接了下去:“也就是说,跳楼自杀这种事情,不应该他来管。”

    这怎么就管不住嘴!

    一对上莫林那赞赏的眼神,陆鹿陡然反应过来,就像是欲盖弥彰一般猛的转过了头。

    “还有一点,跳楼案发生之后,杨阳去查过了医院各科室的分布。”

    而莫林语气带笑,只毫无影响的又扔出这么一句。

    笑,笑,就知道笑!

    陆鹿心中暗恼,涉及到案子,她又是好奇又是恼怒,毕竟是职业习惯,她纠结半天,还是将视线一顿一顿挪了回去:“那内科在哪儿?”

    她语气不好,一张小嘴撅得能挂上书包。

    莫林遮掩住笑意,随手划了一下自己的手机屏幕。

    相册的照片切到了下一张:“这是杨阳找到的,医院的布局图。”

    陆鹿点了点头。

    “这是内科诊室,也就是刘力扬所在的位置。处于医院第三层走廊靠后的位置。”

    莫林开始讲解,语气低沉缓慢,像是什么乐曲奏响一样的低沉。

    陆鹿没忍住揉了揉靠近莫林那一侧的耳朵,顿了顿才接着点头,转移话题似的开口:“我记得他下来挺快的。”

    “是太快了。”莫林冷笑一声,眼底就落了冰霜似的冷沉。

    “案发当天刘力扬走的是楼梯,从冲出诊室到下楼,一共用时不到两分钟。”

    莫林与陆鹿对视一眼,神色莫名有些讽刺:“小鹿法医,你知道这意味着什么吗?”

    “意味着他根本没有反应时间。”陆鹿呼出口气,伸手敲了敲自己的额头:“他下来的太快了,甚至跟设在一楼的急诊速度不相上下。”

    陆鹿一摊手:“也就是说,他根本没有反应这件事,甚至都不是听到坠楼的声音才往下冲的。”

【更多精彩作品……】
白纸花的作品
好书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