婚情漫漫,周律师他见不得光

婚情漫漫,周律师他见不得光(周延深,楚辞)

分类:言情小说

作者:半支烟头

主角:周延深,楚辞

状态:连载中(尚未大结局)

更新:2022-05-12 13:06

《婚情漫漫,周律师他见不得光》精彩点评:

    《婚情漫漫,周律师他见不得光》是一部很有趣的言情类小说作品,在半支烟头的笔下整部文章生动很多,当周延深楚辞故事呈现之后给人很深的印象,《婚情漫漫,周律师他见不得光》内容是:结婚三年,楚辞没见过她老公。就连离婚协议都是律师代办的。她想,周延深肯定是个残疾,奇丑无比。离婚后,她找了一个新欢。要风得风,要雨得雨。整个江洲就差没被送到楚辞的面前。一直到有一天——楚辞的一切被曝光在众人面前。她带不回自己的孩子。亲手杀了生母。审判席上——楚辞看着周延深:“你会后悔的。”...

    精彩内容试读

    “哼,周氏从上到下,都是上梁不正下梁歪。”楚辞愤恨的开口,“做正经生意人的,那周延深能不露面吗?要不是残废,就是长得奇丑无比,不然就是见不得光的事做多了。”

    越说越气,楚辞喝了口水:“现在这周大仁,也是周家的人,才会找这种地方!”

    周延深喝酒的动作停住了:“……”

    所以周大仁把人得罪了。

    连带他都被骂了。

    但周延深觉得不对:“我怎么觉得你对周延深更有意见?”

    这话让楚辞成功闭嘴。

    周延深挑眉,倒是没放过楚辞的意思。

    楚辞哼哼了声:“金主爸爸难伺候,总要抱怨几句。”

    周延深似笑非笑的。

    楚辞被看的难受。

    这下才意识到她围着浴巾竟然和周延深聊了这么久。

    她着急站起身。

    但是之前激烈奔跑的时候崴到的脚,让楚辞疼的尖叫出声。

    周延深却忽然站起身。

    等楚辞反应过来的时候,这人提着医药箱过来了。

    他仔细的给楚辞处理了脚踝的伤口。

    那冰凉的感觉传来,楚辞整个人舒畅了不少。

    “还敢不敢去夜总会了?”周延深问。

    楚辞哼哼唧唧的,没说话。

    不知道是疼的,还是尴尬的。

    她低头看着认真给自己上药的周延深,楚辞还是老老实实的道谢:“谢谢。”

    周延深嗯了声:“要住这里吗?”

    “不要,我回去。”楚辞二话不说就拒绝了。

    不小心和周延深上床已经很尴尬了。

    再住在这里,那就更不用活了。

    但这种急于撇清的姿态,让周延深的表情有些讳莫如深。

    而后周延深也没说什么。

    很快,周延深站起身:“去换衣服。我送你回去。”

    “好。”楚辞应声。

    ……

    十五分钟后,两人离开套房。

    楚辞跟在周延深的身后,有意无意拉开距离。

    周延深不是没注意到。

    “我去开车,在门口等我。”周延深出了电梯,交代楚辞。

    楚辞噢了声。

    周延深忽然看了过来。

    楚辞被看的心跳加速,有点心虚。

    “楚辞,不要我回来发现你不见了,嗯?”周延深压低声音,是在警告楚辞。

    楚辞汗涔涔的。

    她总觉得周延深是自己肚子里的蛔虫,什么都知道。

    她的大眼睛弯了弯,一脸受教的样子:“周律师,我一定在这里等你。”

    娃娃脸看起来就是牲畜无害的模样。

    一脸真诚。

    周延深嗯了声,这才没说什么。

    楚辞见周延深走了,二话不说就拿起手机叫了车。

    深夜的江洲,车子倒是好叫。

    还没等周延深回来,楚辞就利落的上了出租车,快速离开了。

    噢——

    周延深让她等,她就等吗?

    再说了,上床这种事,周延深又不吃亏。

    但想到周延深,楚辞的眸光却忽然黯了一下。

    她想到了18岁的那一年。

    她被人下了手。

    而动她的人,却又极为的温柔。

    她带着面具,看不清对方,对方也看不见她。

    但这人却可以温柔似水的在她耳边承诺:“等我,我会回来娶你。”

    娶她当然不可能。

    而那一次的意外,几乎也毁了楚辞后来的人生。

    但莫名的,今晚因为这样的意外,和周延深上了床。

    楚辞却把周延深和当年让自己出意外的人重合在一起。

    是因为声线吗?

    还是因为今晚的环境?

    楚辞没敢多想。

    她闭眼,一路沉默。

    一直到车停靠在公寓门口。

    她付了车资,回了公寓,花洒开到最大,彻彻底底的把自己清洗干净。

    而后,楚辞以为自己会精疲力尽的睡着。

    但最终,楚辞却彻底失眠了。

    ……

    彼时——

    周延深回来的时候,没看见楚辞。

    门口的服务生主动走上前:“周先生,这是给您的。”

    周延深没说话,接过服务生递过来的信封。

    而后他打开信封。

    上面是一千元人民币。

    还有一张纸条。

    【周律师。谢谢。】

    没别的话。

    甚至连签名都没有。

    周延深第一次觉得,自己被人嫖了。

    还是被人付了嫖资的那一种。

    说不出的感觉,最终周延深是被气笑了。

    在同一个女人手里,栽了两次跟头。

    这对于周延深而言,是极为稀有的经验。

    而这个女人,还是他名正言顺的老婆。

    他很快把信封连带钱都丢进置物架里。

    而后,周延深驱车离开。

    ……

    ——

    三日后——

    秦放小心翼翼的推门而入。

    “不想被我打死,就给我滚出去。”楚辞的态度不太好。

    秦放小心翼翼的哄着:“姑奶奶,我这不是告诉你好消息来了么。”

    楚辞连头都没抬。

    秦放是自知理亏。

【更多精彩作品……】
半支烟头的作品
好书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