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姐难为

长姐难为(韩云雪,铁柱)

分类:言情小说

作者:长白山的雪

主角:韩云雪,铁柱

状态:已大结局

更新:2022-05-12 12:58

《长姐难为》精彩点评:

    《长姐难为》剧情很精彩,每一章节的设定很有意思,尤其长白山的雪对于韩云雪铁柱故事的把控,节奏感很强,读起来很舒服,《长姐难为》讲的是:作为放排农家女的韩雪看着家徒四壁,望着一望无边的鸭绿江欲哭无泪,家道艰难啊。父亲是个放排人,意外身亡,母亲难产而死。留下一家子弱小弟妹,韩雪表示,长姐好难当。女儿当自强,看小小农家女如何养活弟妹,谋得锦绣良缘。...

    精彩内容试读

    云雪长出一口气,笑了。“你能明白就好,我就怕你们不懂,以后会怪我。放心,有大姐在,我不会让任何人欺负你们的。咱们姐弟,不管再苦再难,也要昂首挺胸的过日子,绝对不去给人家当奴才。”

    云震多少能够明白大姐和哥哥的意思,云霓一直是信任大姐的,就剩云霆和云雷两个,还是懵懵懂懂的。只知道,大姐说的,就不会错。几个人全都上了炕,一起挨在大姐的身边。“大姐,我们都信你,咱们一家人,永远都不分开。”

    这时已经是黄昏时分了,这一天之中,大家经历了太多,也都累得够呛。云雪打起精神来,领着云霓先去做饭。

    “好了,咱们先弄点吃的吧,肚子要紧。大妹,你煮点稀粥,小妹没有奶水吃,恐怕是得喝米汤了。”云雪有些无奈,也不知道这样能不能养活妹妹。“咱们这附近也不知道有没有养羊的,要是能弄只羊回来的话,就能给妹妹喝羊奶了。”

    云霓摇摇头,“没听说啊。”

    云雪再次叹气,但愿能够想出来什么办法吧。要不然,小妹妹恐怕真的是很难养活的。

    姐妹两个很快就做好了饭,然后大家一起吃饭。那个小东西可能是在赵家吃的挺饱的,倒是不哭也不闹,就是一个睡觉。

    晚上,云雪和云霓睡在一铺炕上,云雪的旁边就是小家伙。晚上小东西醒了,哭闹起来,云雪就抱着孩子,不停的哄着。后来没办法了,弄了点温乎的米汤喂给小家伙。这小东西倒也有趣,吃的十分香甜,等她吃饱后,不多时就睡着了。

    “还好,这个小东西很好养,要不然,我还真就不知道该怎么办了。”云雪把孩子放到了炕上,然后大家又睡着了。

    第二天,云雪先去了村子里面。昨天母亲用的装老衣服,还有棺材什么的,都是从别人那借来的。如今母亲已经安葬,总得去还给人家钱吧?自己也没那个能耐弄回来东西,也就只好多给点钱,让人家再重新预备了。

    赵家的人还是挺热情的,老太太一个劲儿的说暂时不用云雪还,可是云雪还是留下了三两银子给赵家奶奶。“奶奶,昨天谢谢你把寿衣借出来。我知道,那应该是姑姑和婶子们费了不少功夫才做出来的。我也没什么能耐,不能重新给奶奶做一套。奶奶拿着这些钱,麻烦姑姑和婶子们费心,再重新做吧。”

    “你这丫头,哪里还能用的上这老些钱啊?你们家如今的情形,用钱的地方多了去了,可不能这么大手大脚的花钱。孩子啊,你赶紧拿回去吧,奶奶不要你的钱。”赵家老太太推让着不要。

    “奶奶,你要是不拿这钱,我可就跪在这不起来了。奶奶对我们家是大恩,云雪没能耐,报答不了奶奶的恩情,难道连点钱奶奶都不肯收么?”云雪直接跪在了赵家老太太的跟前,哭了出来。

    “唉,你这孩子,真是个倔脾气。好好好,奶奶收下,奶奶收下还不行么?”赵家老太太赶紧的扶起来云雪,然后无可奈何的收下了钱。“丫头啊,你抽空把小东西给抱过来,让你二婶给喂一遍奶。你二婶的孩子,刚刚三个月,奶水还不错的。这孩子太小了,不吃点奶是不行的。”

    这个年月里,产妇生孩子折损了的很多,那些孩子也有养大的。一般都是吃百家奶,谁家媳妇正奶孩子呢,就顺道给口奶吃,渐渐地也能养大了。赵家老太太心好,不忍心看着孩子受罪,所以才会让云雪把孩子抱过来。

    “哎,听奶奶的。”云雪一听,立时高兴起来,“谢谢奶奶。”

    云雪从赵家出来,又去了郑家,给那家留了十五两银子,这棺材的价钱,可是十分贵的。再者,一般都是家里有老人,才会提前预备这东西。如今借给了自己的母亲用了,万一人家有点什么事情,可就来不及了。云雪特意多给了些钱,让郑家的儿子们赶紧的再重新准备。

    就这样,孙长海送来的五十两,已经花出去了将近二十两。剩下的,还要去还当初自己生病是欠下的饥荒。等到这一圈走完之后,云雪的手里,就剩下了二十两多点儿。云雪叹了口气,这挣钱不容易,花钱可真是太快了。父亲拿命换来的钱,也就这么没了大半。

    回到家里,告诉了云霓,抽空把孩子抱到赵家去一趟。云霓答应一声,就抱着孩子出去了。好在这七月的时候,还是很暖和的。云霓担心孩子受了风,用被子包的挺严实的才出去了。

    云霖他们在外面劈柴禾呢,云雪趁着这个机会,将母亲这屋的柜子打开,将母亲的东西都归拢一下。尤其是母亲说的那个小匣子,必须得好好地放起来。

    在衣柜的最底下,果然找到了一个檀木的匣子。没上锁,云雪直接就打开了匣子。里面是一块玉佩,这块玉佩质地精良,雕工也是精美异常,恐怕价值非凡。这云霖到底是谁家的孩子啊?怎么会有这样的东西呢?母亲从来都不说以前的事情,要不是昨天母亲说了,家里人根本就不会想到,原来云霖不是韩家的孩子。

    云雪将匣子再次放到了衣柜的最底层,然后上面盖好了一些衣服。这些衣服,都是父母平日里穿的。农家人,新三年旧三年,缝缝连连又三年。一件衣服,就是穿到最后实在不行了,也要留着打补丁,或者是粘鞋底子,就没有浪费的。

    云雪没有动这些衣服,以后都可以改小了给云震他们穿的。如今家里,能省就得省着了。云霖和云震还在学堂念书,小妹还小,喝米汤也得用点好米,家里只有两亩来地,粮食根本就不够吃。这过日子一样样的,都是需要用钱,一时间,云雪就坐在炕上发呆。

    “大姐,你这是怎么了?”云霖从外面进来。

    “没啥,我在想应该怎么挣钱呢。”云雪勉强的扯出来个笑容。

    “对了,大姐,我和云震商量了,我们不去学堂念书了。家里如今的情形,根本就供不起我们读书的花费。”云霖稚嫩的面容上,有着不容反驳的认真。

    “不行,不能因为爹娘没了,我就不让你们念书。云震还差些,他在这方面没什么脑子,也不过就是认些字,不做个睁眼瞎子罢了。你不同,你聪明,学的也好。先生经常的夸你,说你以后一定能有出息的。姐不能同意。”云雪不同意云霖的提议。既然当初韩家把云霖给抱来,就得对他负责,不能毁了这孩子的前程。

    云霖看了看外面,然后才说道,“大姐,昨天娘的话我听见了。”

    云雪十分震惊的看着对面的男孩,“啥?你听见什么了?”

    “大姐,你不用瞒我了。从小,我就觉得奇怪。我和云震是双胞胎,可是一点都不像。我不像爹,也不像娘,根本就和咱家人没有半点相像的地方。有一次,我听到了爹娘在说话,说是什么万一人家还不放弃,还要来找我怎么办?那时我就知道了,原来我不是咱们家的孩子。后来我又听到了两次,似乎是当初咱爹娘受了别人的嘱托,才会将我抱回来的。大姐,你也不用瞒我的,我知道的,比你还多呢。”云霖看着云雪,眼神一片清澈诚挚。

    “大姐,不管我是谁家的孩子,在我心中,我永远都是韩家的云霖。如今这情形,我不能再说要去念书了,那样会累垮你的。我还小,再等两年,要是咱们家的日子过好了,那时候我还会去念书的。”云霖十分坚定的说道。

    云雪吃惊的看着弟弟,从来没想到,这个云霖,温文的表面下,藏了一颗坚忍的心。十二岁的年纪,却能够将秘密藏的那么深。如果不是为了劝服自己的话,恐怕他今天不会说出来吧?“云霖,你可要想清楚了,以后你的路要怎么走?如果你想去找你的亲生父母,我不拦着。只是不知道,你的父母,他们在哪?都是什么身份?”

    “不了,我是韩家的孩子,不管我的亲生父母是干什么的,我都不会去找他们。我要陪着大姐一起,把弟弟妹妹们养大。咱们一家人,一起过好日子。”云霖挨到云雪的身边,搂住了云雪的肩膀。

    “好吧,你一直都是个有主意的,大姐不勉强。要不这样,你暂时就不去学堂了。正好咱们家业快要收地了,等到过了这阵子,我再想办法送你们去念书。”云雪不想让弟弟们放弃读书。她是现代的灵魂,知道读书识字的重要。要想过上好日子,读书是十分重要的。

    “好,那咱们就暂时搁置,等咱家的情况好一些了,我会回去念书的。”云霖笑了,就知道大姐会听自己的。

    “大姐,我们回来了。妹妹今天吃的很饱,她又睡着了。”云霓抱着小妹妹从外面进来。“大姐,是不是该做饭了啊?我都有点饿了。别看这个小东西还小,抱时间长了,还真挺沉呢。”

【更多精彩作品……】
长白山的雪的作品
好书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