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独宠你

我独宠你(刘星晚慕瑾川)

分类:其他小说

作者:苏小宝

主角:刘星晚慕瑾川

状态:连载中(尚未大结局)

更新:2022-05-12 12:10

《我独宠你》精彩点评:

    小说主人公是刘星晚慕瑾川的小说是《我独宠你》,本小说的作者是苏小宝倾心创作的一本现代言情类小说,情节引人入胜,非常推荐。主要讲的是:上一世,刘星晚眼瞎心盲,自以为是的跟着赵大庆跑了,想跟着他去城里享福,结果落得个凄凉的下场。最后还是被她绿帽子带老高的前夫来救的她。重活一世,刘星晚决定不要脸皮了,她要把上一世被她绿了的前夫给宠上天去,还要给他生一大堆的娃娃!...

    精彩片段试读:

    刘星晚的态度很凌厉,她怕爷爷不知道事情的重要性,不配合她,露了馅,那样一来,她再如何的谋划,就都没有了意义。

    刘鸿远见她这样,只能压下心里的焦虑和疑问,沉声道:“好,我记住了,你快去屋里收拾收拾,一会儿爷尽力给你拖住时间。”

    至于别的问题,等回头再详细问晚晚丫头就是了。

    到底是见过世面的人,反应和处事能力都在那儿摆着呢,倒也不用刘星晚操心。

    刘星晚见爷爷终于愿意配合她,心里顿时松了口气,松开爷爷的手便往屋里跑。

    她时间真的不多了,再不赶快,要来不及了。

    刘星晚回屋之后,刘鸿远抬手抹了一把脸,蹲在地上缓了缓神,过了一会儿才重新拿起锄头来。

    没过几分钟,外头就传来了喊声:“远叔,远叔,你在屋里吧?我们来看看你。”

    刘鸿远假装忙活的身子顿了顿,眼中闪过一丝凌厉:真来人了。

    “哎,我在后院菜地里呢,是华兴吗?你直接进来吧。”刘鸿远喊了一声。

    跟着,他就看到刘华兴带着一堆人进了他家。

    刘鸿远眼中闪过一丝惊讶,他缓缓直起身,皱眉问:“华兴,你带着这么多人来我家什么意思??”

    他的声音带着凌厉,明明他就一个人,却吓得一堆人齐齐往后退了一步。

    刘华兴硬着头皮站在原地没动弹,他尴尬的开口道:“远叔,瞧您这说的什么话,您可是村里的老前辈了,我们怎么敢对您做出这么大逆不道的事情来?”

    “这不是您病了么,我们是特意来看您好些了没有的。”

    “少给我来这套,你要真来看我,能带着这么多人来?说吧,你来找我有什么事儿?”刘鸿远直接戳破他的谎言。

    “这……我们这是来找星晚那丫头的。她今天也没上工,是人不舒服还是咋地?怎么没见她人儿?是没在家里吗?呵呵……”见被拆穿了,刘华兴只好实话实说,尴尬得直呵呵。

    听到刘星晚的名字,刘鸿远的脸色明显更加难看了:“哼,那个臭丫头,提起她我就一肚子气。昨天我就说了她几句,她听不顺耳,就跟我吵起来了,今天都这会儿了,还在屋里赖床没出来呢。”

    他的声音听着似乎很不悦,说完之后又奇怪的看他:“你找晚晚做什么?”

    “这么说,星晚丫头是在房里了?”刘华兴忙问。

    “是在房里没错,我……”

    刘鸿远的话还没说完呢,帽婶儿尖锐的声音先响了起来。

    “你胡说八道,什么在房里生闷气?都是骗人的。我可是亲眼看着她跟那赵大庆往荒屋那边偷情私会去了!我看你就是在给她打掩护,遮掩她的腌臜事儿,那**……啊啊啊……”

    帽婶儿一边尖叫,一边后退,险险的避开了刘鸿远砸过来的锄头,却被自己脚绊脚的一**跌坐在地上,吓得脸色惨白。

    再看刘鸿远,方才还一脸和善的跟刘华兴说话呢,这会儿虎着脸,不怒而威,身上一身的铁血之气让人看着特别的压抑,感觉喉头都被东西堵住了似的,简直能让人吓破胆去。

    “老帽家的你说的什么话呢?姑娘家的闺誉多重要你不知道?我家晚晚还没嫁人呢你就胡言乱语的给她安罪名,你是想害死她吗?你这空口无凭的胡言乱语,真当我刘鸿远老了不中用了,奈何不了你了是吗?”

    “老帽家的我告诉你,你敢污蔑我家晚晚,我就敢弄死你,左右我年纪大了,死了也就死了,我不怕。我捧在手心里长大的丫头,可不是你们随便可以糟践污蔑的!”

    刘鸿远声若洪钟,一瞪眼就能让人吓得两股战战,这么一发怒,更是让人不敢招惹。

    帽婶儿被吓得够呛,脸色发白的指着刘鸿远,手指都在颤抖:“你这个老泼皮,还要不要脸了你?你竟这么威胁我一个女人,你这么能耐,你在石竹山呆着做什么?怎么不滚出去外头耍威风去?”

    “还闺誉名声儿呢,就刘星晚那**,还有什么名声儿可言?一天到晚恬不知耻的追在一个大男人的**后面,自己的未婚夫都不要,还名声,呸,不要脸的**,还能有什么名声,我都替她羞。”

    帽婶儿说着往刘鸿远那儿吐了口口水,一副恶心不屑的模样。

    今天抓奸的事情出了,她算是把刘家给得罪完了,所以她也不怕态度更恶劣一点。

    刘鸿远气得眼睛发红,额头上青筋直跳,大步走向帽婶儿,伸手就要抓她:“老贱妇你说什么?你有种再说一遍!”

    眼看着刘鸿远一副要杀人的模样,刘华兴怕出事儿,赶忙上前拦着他,赔着笑:“远叔,远叔,你冷静些,别跟她一个嘴碎的老婆子计较,真要弄出人命来,那您也得赔命,何必呐,不值当,不值当的!”

    “刘华兴你给我滚开!你还有脸和我说话!你带着这么多人来我家,不就是听了她的挑唆,以为我家晚晚真做了什么伤风败俗的事情,来拿人来的!”

    “真是白瞎了我当初费尽心思的保全了你们的性命,都是些恩将仇报的玩意儿,白眼狼。当初我就该随你们去死,不管你们才好,也免得你们这会儿来给我添堵!”刘鸿远激动的怒斥。

    刘华兴和一众村民被说得脸红不止。

    当初若不是刘鸿远一直接济着整个村子,恐怕他们也逃不了饿殍遍地的命运,他们整个村都欠刘鸿远的。

    刘华兴忍着羞愧道:“远叔,既然话都说到这个份上了,那我也就不瞒着您了,是帽婶儿她说亲眼看见星晚丫头跟赵大庆去荒屋偷情私会,要我们去抓奸,可我们去了,却压根没发现他们。”

    “捉贼拿脏,捉奸成双,既然没看见人,那说明没这回事儿,你们就该回去好好上工,跑我家来做什么?”

    刘华兴一个劲儿的赔笑,态度很好,刘鸿远便也没有再要打要杀的,姿态冷静了些,态度却越发冷硬了。

【更多精彩作品……】
苏小宝的作品
好书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