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手后大佬们跪求复合

分手后大佬们跪求复合(阮羲和斐野傅音儿)

分类:其他小说

作者:刺花以夏

主角:阮羲和斐野傅音儿

状态:连载中(尚未大结局)

更新:2022-05-12 12:06

《分手后大佬们跪求复合》精彩点评:

    阮羲和斐野傅音儿是小说《分手后大佬们跪求复合》这本小说的主角,这本小说的作者是刺花以夏,这本小说的主要内容是:某当红顶流在接受娱记采访时,被提及感情问题当红炸子鸡说他永远也忘不了他的前女友,当问道两人因何分手时,他说因为他给他的前女友买了一个抹茶味的冰激凌某跨国集团总裁在接受财经记者采访时,被调侃是钻石王老五钻石王老五深情款款的说,他在等他的前女友回头,记者惊奇,当问道分手原因时,他说因为分手那天约会他穿了......

    精彩片段试读:

    牡丹庭算是比较高档的公寓楼小区了,当然沪市鱼龙混杂,不少外地人也会在这里租房子住。

    阮羲和所在的六号楼属于小户型,祁斯所在的八号楼却都是大户型,基本都在一百三平方以上。

    她将火腿喂完,才晃着钥匙去了小区超市。

    明天上午有课,买些面包来,省的早上起来急急忙忙的。

    冰箱里牛奶不多了,她弯着腰去拿纯奶,拎着篮子在零食区逗留许久,转身时却差点撞了人,抬头时眼底掠过一丝惊愕。

    “祁老师好,您也来买东西?”她笑着打招呼。

    祁斯觉得自己今天有些不正常,他不是一个自来熟的人,也没那么好心,但是今天在路上看到她,鬼使神差的停了车,要载她回来,刚才见她在楼底下喂猫,又下意识的想到小区里散散步,最后还莫名其妙的跟着她来了超市……

    “嗯,家里没有盐了。”

    “祁老师平时自己做饭呀?”阮羲和适当的表现自己的惊讶。

    “嗯。”他话是真的少。

    阮羲和抿了抿嘴,斟酌着开口:“那我先去付账了?”

    “好。”他应到,朝食品区走去。

    阮羲和站在收银台,等结账。

    “您好,一共是四十五块八毛。”

    “好的。”她刚拿出手机,准备扫码,身后递来了一张红色大团结和一包盐。

    “一起付。”祁斯的声音自背后响起。

    出了超市,阮羲和对祁斯说:“我把钱转到您微信上。”

    “不用。”

    祁斯低头看她。

    “重不重?”

    阮羲和晃了一下袋子:“不重,我平时也这么买。”

    祁斯微微弯腰,气息一瞬间离的近了,他从阮羲和手里拿过零食袋:“我觉得挺重。”

    说完拎着东西就往前走了。

    阮羲和在祁斯背后挑了下眉,感觉被攻略对象撩了一下。

    她追了上去,跟在祁斯身边走,这男人真高,斐野188就很高了,祁斯感觉看起来快190了,方才低头的那一下,特别有压迫感。

    她168的身高,在女孩子堆里已经不算矮了,但是站在祁斯身边,还是衬得她格外娇俏。

    “祁老师很有经验呀。”她调侃道。

    “这是礼貌。”

    “祁老师的头像是布偶,老师家里养猫么?”祁斯性子冷,她得主动找话题。

    “嗯,你喜欢猫?”他低头看她。

    阮羲和仰着头,漂亮的眼睛里雾蔼蔼的,说不出的动人:“我很喜欢这种小家伙,老师养的那只布偶很漂亮。”

    “要上去看看么?”祁斯说完这话就有些后悔,他一向不喜欢别人待在自己的领地里,还有一些担忧,怕她拒绝,搞到最后,他也不知道自己到底想不想让阮羲和上去。

    “真的可以吗?”她的表情有些欣喜。

    祁斯的心情忽然就轻快起来。

    “可以。”

    阮羲和跟着祁斯上楼,刚开门,一团毛茸茸的白球就黏了过来,以前黏的是祁斯,现在。

    她蹲下身,摸了摸它的小脑袋,这只布偶舒服的发出呼呼声,没两下就躺在地上,露出肚皮,这是跟阮羲和示好的意思。

    祁斯心下有些愕然,自己家养的猫,他还是有数的,平时高冷的不得了,也就对他还亲近些,其他人基本上不理会的,今天刚见阮羲和就对她这么亲近,有些出乎意料。

    “奶糖很喜欢你。”祁斯关上门,玄关暖黄色的射灯打下来,中和了他疏离的气质,有那么一瞬间显得格外柔和。

    阮羲和笑了笑:“它很可爱。”

    布偶就好像能听懂阮羲和夸它一样,喵了一声,从地上爬起来,舔了一下她的手指。

    猫舌头上的倒刺其实刮的她有些疼,但她还是温柔的抱起了小猫咪,啧,这小东西,抱着还挺沉。

    祁斯这里冷色调的装修风格,一看就是单身男人住的,甚至没什么生活气息。

    客厅面积挺大,她不经意看了一眼,其中一个房间改成了猫咪游乐场,猫爬架,猫滑梯,错落有致,一只猫活到这地步,也算是猫生赢家了。

    “你吃饭了么。”这个点,祁斯无论如何都该问一句的。

    “还没有。”

    “有忌口的么?”

    “不吃辣。”

    “嗯。”

    祁斯手艺真的不错,一个西红柿炒鸡蛋也整得色香味俱全,更别提做的红烧鱼了。

    再配上一个鸡汁竹笋汤,绝了。

    还没尝味,但是这卖相是真没话说。

    “哇,祁老师你好厉害。”她从来不吝啬自己的赞美,尤其对方还是自己的目标任务。

    自己做的菜,被人喜欢是一件很有成功感的事情,他嘴角上扬了一些,将筷子递给阮羲和:“尝尝。”

    “好吃,老师。”她眼睛亮亮的看着祁斯,没有一点浮夸的表演痕迹。

    “喜欢多吃点。”他性子孤僻,平日里也不爱聚餐,但是这一刻,忽然觉得旁边坐个人一起吃饭也挺好。

    奶糖一下子就跳到了阮羲和身边的椅子上,喵喵叫了两声,窝在她的身边。

    吃完饭,她主动提出要收拾,祁斯没让,但是阮羲和作为客人,总不能白吃不干活吧,所以还是留了下来跟祁斯一起洗碗。

    她洗完,放下手中的盘子,伸手去拿池子里最后一个盘子,恰好祁斯也伸手。

    两人的手触到了一起。

    本来也没什么,但是阮羲和很快将手收了回去,脸颊上不自觉泛起的红晕,让祁斯心中刹那间泛起涟漪,方才与她碰到的那块皮肤,也有了些灼热的异样感。

    他装作自然的拿起池子里最后一个盘子,冲洗干净放在置物架上。

    收拾好,阮羲和也提出要离开。

    “祁老师,那我先回去了。”她礼貌的道别。

    “我送你。”天都黑了,她一个人回去,确实不合适。

    阮羲和自然不会拒绝,女孩子嘛,安全意识还是要有的。

    两人并肩走着,六号楼和八号楼也就只隔着一栋楼而已,很快就到了,六楼那个男人恰好下来扔垃圾,三人都遇到了,祁斯眉头一皱,这个男的说不上来为什么,但是给他一种不舒服的感觉,尤其是他看阮羲和的眼神。

    阮羲和也没想到又遇到这个男的,心中略微思量,往祁斯身边靠了靠。

    他原本就只准备送她到楼下,但是现在这种情况,让她独自和这个男人一起乘电梯上去,确实不让人放心。

    “送你上楼。”

    “好。”阮羲和感激地冲祁斯笑了笑。

    看出她眼底来不及收起的慌乱与无措,祁斯莫名心下一软,生出一种想要一直保护她的念头。

    阮羲和身边有个男人,那人自然不敢像下午那样肆意的看她,但是透过电梯的镜面,那眼神还是有意无意的落在阮羲和身上。

    祁斯眉头狠狠皱起,上前一步,把阮羲和挡在身后,隔绝了那人不舒服的视线。

    每层三户,阮羲和住东户,5001。

    看着她关门,祁斯才下楼。

    阮羲和关上门,脸上的楚楚可怜便都消失不见了,只有平淡如水的淡漠。

    从七岁被母亲扔在孤儿院门口,那个象牙塔里的小公主就已经死掉了,现在活着的阮羲和没有心,就刚才那个中年男人的体型,她还真是不带秫的,毕竟那么多年的拳击也不是白练的。

    女孩子有时候容貌太盛就容易招来觊觎,她八岁那年就去报了拳击课,坚持到现在已经10年了,她的拳击老师甚至还建议过她去参加职业比赛,可惜了阮羲和只想做弱不禁风的小仙女,不想当威风凛凛的金刚芭比。

    她打开微信,给祁斯发了一条信息。

    何所冬暖:晚上这个,谢谢祁老师

    祁斯那边也不知道是没看手机还是什么,过了半个多小时才回

    s:嗯

    阮羲和觉得祁斯真的是个直男,天就是这样被聊死的,不过有难度才好,要是这么容易就能攻略下来,他也不可能是四星级的任务目标了。

    第二天一早

    她刚下楼,就看到倚着摩托车的斐野。

    两人对视了一眼,谁都没有先开口。

    说起来也有意思,两人交往三个月,斐野从来没有来过这里,基本上都是阮羲和在迁就他,反倒是分手以后,也不知道他从哪打听到的自己的住处,还过来了。

    她对前男友们冷酷无情惯了,因此看到他,心中也平静的很,走过来,很自然的跟他打了一个招呼:“早。”笑的温温柔柔,好像跟两人交往时没什么两样。

    但是也仅限于打招呼而已,她脚步没停,直直向前走去,却被斐野扣住了手腕拽回来。

    “阮羲和别闹了,我可以当做之前的事情没有发生过。”他还是不相信,明明之前两人还那么好,也没出什么问题,她为什么突然就要分手。

    明明之前,他的前女友给她发,他和前女友在酒吧喝酒的照片,他随口解释了一句,她就原谅自己了,那应该是很喜欢才对,怎么可能说放手就放手。

    阮羲和垂着眸子,几秒之后忽然笑了一下,长长的睫毛微微颤动,那双雾蒙蒙的眼睛看着斐野。

    他的心瞬间就软作一团。

    “斐野,我没闹,我们结束了。”

    轰的一下,他只觉得自己浑身血液倒流,明明是燥热的清晨,他却觉得浑身发冷。

    阮羲和温柔的掰开他的手,头也不回的往前走。

    斐野忽然冲上去,自后拥住她,眼眶微微发红,声音低哑:“我不同意,阮羲和我告诉你,我不同意。”

【更多精彩作品……】
刺花以夏的作品
好书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