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未婚妻不认识我了

我未婚妻不认识我了(张晨林清然)

分类:都市小说

作者:二十四桥

主角:张晨林清然

状态:连载中(尚未大结局)

更新:2022-04-20 13:37

《我未婚妻不认识我了》精彩点评:

    《我未婚妻不认识我了》是作者二十四桥所著的一本都市生活类小说,人物真实生动,情节描写细腻,快来阅读吧。《我未婚妻不认识我了》精彩节选:张晨为娶红颜,赶赴西南战场,功成名就归来时,已然物是人非。不但未婚妻的家族被灭,未婚妻也成了精神病。这还得了,且看张晨冲冠一怒为红颜,报家仇,雪国耻.........

    精彩片段试读:

    该来的,还是来了!

    从看到林清然的那一刻时,宋真卿心中就明白了两人来此的目的,可他一开始并没有放在心上。

    一个小丫头,加一个不知从哪冒出来的无名小辈,能翻出多大的浪花!

    但现在看来,宋真卿错得一塌糊涂,连中州孙家的孙海都要对这无名小辈恭恭敬敬,礼让三分,可见此人的身份非同小可。

    如果说出五年前灭林家的目的,宋家很有可能整体灭亡,就连在军部任职的宋坤也会受到牵连。

    如果不说,或许还有一丝生存的希望。

    思来想去,宋真卿咬紧牙关道:“我宋家要灭一个三流小家族,难道还需要理由吗?”

    “好大的口气!”

    张晨眉头微皱,冷声道:“知不知道刚才你昏迷不醒是谁救的你?”

    见宋真卿不说话,张晨继续道:“是我,我既然可以救你,同样能要了你的命,你要是想活命,赶紧老实招来,我耐心有限!”

    闻言,宋真卿大笑两声,“哈哈,我宋某人一把老骨头,活到这个岁数,也活够了,死不足惜!”

    他料定对方要想知道答案,一定不会轻易对其下手,这也是他宋真卿讨价还价的资本。

    “老匹夫,你求死,我偏不让你死,我要慢慢折磨你,让你主动开口!”

    说罢,张晨瞬间掠至宋真卿面前,手中突然多出五根毫针,分别刺进了后者身体中的五处穴位。

    顿时,客厅内响起阵阵撕心裂肺的喊叫声。

    “啊!”

    “啊!”

    “啊!”

    ......

    只见宋真卿面目狰狞,躺在地上不停的来回翻滚,他感觉自己体内犹如千万只蚂蚁钻了进来,疯狂啃食着他的每一处神经。

    痒!

    钻心的痒!

    宋真卿忍不住用指甲狂挠脖子上的皮肤,没一会儿,皮肤溃烂,渗出丝丝血渍。

    瞧着眼前一幕,众人不由觉得头皮一阵发麻,这也太渗人了!

    而林清然,只是面无表情的盯着痛苦挣扎的宋真卿,眼眸里没有一丝同情和怜悯。

    这一切都是宋真卿应得的,活该!

    “小子,你杀了我吧!杀了我!太痛苦了!啊......”宋真卿疯狂嘶吼着。

    他从来没有像这一刻这么想求死过,现在如果有人拿刀往他的心脏部位狠狠捅一刀,他非但不会狠那个人,相反会非常感激他,因为是他这一刀让自己解脱了。

    看见爷爷如此痛苦,宋高威立即跪在张晨面前,磕头哭求道:“求求你,高抬贵手,不要再折磨我爷爷了!”

    “高抬贵手?”

    张晨厉声呵斥道:“五年前,灭林家满门时,你宋家何曾想过‘高抬贵手’四个字?现在有求于我,开始说这句话了,谁给你的脸?”

    话音落下,张晨一脚踹在宋高威身上,后者闷哼一声,像死狗一般撞在墙壁上,随即顺着墙壁滑落在地,不敢再言语。

    没有看他,张晨居高临下俯视着宋真卿,喝道:“说不说?不说,我只会让你更加痛苦!”

    “我说!我说!”

    宋真卿毫不怀疑张晨话的真实性,倘若再硬撑下去,还不知道对方有多少毒辣的手段在等着自己。

    闻言,张晨拔掉他身上的毫针,只见宋真卿大口大口喘着粗气,额头上的冷汗顺着脸颊像下暴雨般,啪嗒啪嗒滴落在地上,不一会儿他面前湿了一大片。

    顿了顿,宋真卿缓缓道:“灭宋家是为了一样东西!”

    “什么东西?”

    “一幅画,《清河山居图》!”

    听到这,林清然站起身,逼问道:“为何要我林家这幅画?”

    五年前,宋家灭林家当晚,父亲林胜光突然把她叫到书房,亲自给了她一幅画,告诉她务必要保管好这幅画,千万不能遗失。

    林清然刚想发问这幅画到底有何重要之处,一群蒙着面的黑衣人就闯了进来,逼问林胜光那幅画的下落,林胜光不愿交代,最后被残忍杀害,林家一众人等也未曾幸免。

    林清然自己,在准备逃跑时,也被发现,抓回了宋家。

    直到现在,她也没搞明白宋家为何非要得到这幅画。

    宋真卿摇摇头,道:“我也不清楚!”

    一听这话,张晨怒了,骂道:“老东西,死到临头了,还敢不说实话!”

    说罢,又要将手中的毫针扎下去。

    见状,宋真卿浑身颤抖不止,眼眸里涌现无尽的恐惧,赶紧磕头求饶道:“我发誓我说的都是实话,绝无半句虚言!”

    事到如今,他还哪敢再耍花招,除非再尝试一遍万虫蚀骨的滋味。

    “你不清楚,当年进门就问我爸那幅画的下落?你不清楚,就直接滥杀无辜,灭我林家满门?你不清楚,就把我软禁在精神病院天天折磨?”

    说到最后,林清然情绪越来越激动,两行痛苦的眼泪不知何时顺着眼角不断滚落下来。

    这些年,父母惨死在她眼前的画面,一遍又一遍的浮现在她脑海里,从来没有停止过。

    五年,她几乎流尽了一辈子的泪水!

    现在宋真卿来一句“不清楚”就想了事,绝不可能!

    看着林清然痛苦的神情,张晨的心就像针扎的一样疼,自己爱人被灭满门,导致爱人五年来一直生活在煎熬当中。

    作为她的男人,必须要手刃仇人,让爱人遭遇的苦难,千倍万倍的偿还在仇人身上。

    这个仇人就是宋真卿!

    只见张晨眼冒怒火,浑身散发出骇人的煞气,一步步逼近宋真卿,后者看见他这幅吃人的模样,磕头磕的更加用力,鲜血已经从他额头渗出,却浑然不知。

    “饶命饶命,这都是上面的意思,我只是执行罢了,他们为什么要那幅画,我真的一概不知!”

    闻言,张晨脚步一滞,冷声问道:“你说的上面是指什么?”

    没想到灭林家这件事情还藏有这一层原因,看来事情并没有想象中那么简单。

    林清然听见这个消息,一脸愕然,显然也没想到背后还另有蹊跷。

    “是中州某个大家族,至于是哪个家族,我不知晓,这只有问我家老三,我知道的都告诉你了,请绕我一命吧!”

    此刻,宋真卿跪在地上,犹如一条丧家之犬,模样狼狈不堪,哪还有半点家族掌权人的气势。

【更多精彩作品……】
二十四桥的作品
好书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