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子殿下套路深

太子殿下套路深(陆妍伶,九宴)

分类:言情小说

作者:流畅

主角:陆妍伶,九宴

状态:已大结局

更新:2022-03-04 01:26

《太子殿下套路深》精彩点评:

    《太子殿下套路深》完全让读者入戏,不管是陆妍伶九宴的人物设定,还是其他配角的出现都很精彩,每一章都很打动人,让人能够深入看进去,《太子殿下套路深》所讲的是:只见他径直走到早已看不清模样的神像面前,鞠了个躬,便摸出来一根红绳,转身系在她的手腕上。“聘礼!”陆妍伶“噗嗤”笑出了声,这恐怕是史上最简陋的聘礼了吧?...

    精彩内容试读

    方才还热闹的人群一下子安静下来,大家往两边挤开一条缝,让身材粗壮的朱五婶挤进小圈子。

    有更多的人为了看热闹,纷纷围过来。

    朱五婶一看人多起来,就更加得意了。

    她一手叉腰,一手指着陆妍伶,“我呸!你个下作的小娼妇!今儿个可是让我逮着你了,快赔我和我当家的衣裳!”

    虽然知道陆妍伶就住在村尾的月老庙中,但是朱五婶不敢去啊。

    那个不知来历的野男人身上可背着一把长剑呢,谁知道他以前干过什么勾当。万一惹恼了他,他二话不说就砍人,被砍上一剑,不死也是个伤啊。

    朱五婶可不敢冒这么个险。

    可巧今天来赶集,就遇上落单的陆妍伶在卖咸菜,卖得还挺好,她便是憋不住了。

    小贱人,弄坏了她的衣裳,还想赚钱过好日子?做梦去吧!

    “我看你今天也赚了钱,赶紧把钱都拿出来赔给我。要不然,我就把你这张脸给挠花,看你以后还怎么勾引人!”

    陆妍伶护着篮子就往后退,“朱五婶,我劝你见好就收。那天明明是你自己把你当家的衣裳扔进河里的,跟我有什么关系?而且,我话早就撂在那儿了,你赔我的鱼,我就赔你的衣裳!”

    她说完就要走,谁知朱五婶却扯着大嗓门直嚷嚷,“大家伙快过来看!这就是我们秋河村有名的小荡妇!成天勾三搭四,还是个姑娘家,就跟个野汉子做那不知羞耻的事儿,把她娘气得都下不来床!”

    陆妍伶一口气直往脑门上冲,她转过身来,狠狠地瞪了朱五婶一眼。

    这冷冰冰的眼神,竟然把朱五婶吓了一跳,“小娼妇,你这么看着我做什么!”

    朱五婶又冲方才交定金的那个妇人嚷道:“我说你是不是没脑子?这样下作小娼妇的东西,你也敢买?不怕她在菜里下了什么毒,把你家汉子的魂儿给勾走?”

    那妇人就有几分犹豫,另外几个想要买咸菜的人,一听陆妍伶还勾引汉子,就纷纷摇头,表示不买了。

    简直是欺人太甚!

    陆妍伶几乎把一口银牙给咬碎,“朱五婶,举头三尺有神明!你这么污蔑我,就不怕老天爷降下雷,劈死你吗?”

    她转向已经付了定金的那位妇人,无比诚恳地道:“嫂子,我陆妍伶行的端坐的正。我如果像五婶子说的这么不堪,就教天打五雷轰,劈死我!让我死后下地狱,永世不得轮回!”

    时下人都迷信,谁也不敢这么发毒誓诅咒自己。

    那妇人就信了陆妍伶的话,反而还因为这番话更加信重陆妍伶的人品,干脆又掏出十文钱,递给陆妍伶,“姑娘,我定两罐子。我家那口子特别喜欢吃咸菜,你可得给我做好点。”

    陆妍伶收下钱,满口答应。

    那朱五婶心里头酸溜溜的,狠狠地往地上啐了一口,“呸,真是狐狸精,迷了汉子还不算,连婆娘都迷!”

    陆妍伶心里头这口气,真是堵在了嗓子眼,上不去,下不来。

    她正要和朱五婶理论,几个秋河村的小孩却挤进来,拍着手闹道:“不要脸的贱丫头,你哥和你那个野汉子在村口打起来了!”

    这是谁家小孩,这么没教养!

    陆妍伶也来不急和小孩子计较,她狠狠瞪了一眼朱五婶,抱着篮子就往村口跑。

    留下得意的朱五婶在后头嚷,“小娼妇快些跑,去晚了,野汉子就被人打死了!”

    陆妍伶全不理会,就当是被苍蝇叮了一口。

    日子都是人过出来的,又不是被不相干的人说出来的。她堂堂正正清清白白,总有一天,会把日子过好的。

    想到九宴身上有伤,陆妍伶又心急起来,忙加快了脚步。

    远远就看到村口那挤了一圈人,里头还传来自家哥哥陆元旭不堪入耳的叱骂声。

    陆妍伶连忙分开人群挤了进去。

    只见陆元旭刚好一拳打在九宴的肩头,把九宴给打了个踉跄。

    而九宴的嘴角已经渗出了血丝,脸颊也青紫了一块。

    看到陆妍伶,他漠然地擦去了嘴角的血丝。

    陆元旭也看到了自家妹子,心头火更盛,一脚冲着九宴踹过去,“哪儿跑来的野汉子,敢拐走我妹妹!”

    这一脚特别狠,九宴没站稳,一个踉跄跌倒在地。

    陆元旭见状就要补上一脚。

    陆妍伶连忙冲过去,护在了九宴跟前,“你这是做什么?为什么无缘无故就打人!”

    “你起开!”

    陆元旭拽住陆妍伶的胳膊,要把她拉开,“我跟你嫂子在娘家就听说了这丢脸的事情,连忙赶回来。就是这个混账东西勾得你连娘都不认了是吧?今儿个我非要把他给打死不可!”

    陆妍伶怕篮子里的鸡蛋打碎,就着陆元旭的手劲往后退了几步,把篮子放下,转头看到陆元旭又对着地上的九宴踢打起来。

    而九宴好像一个木头人一样,一动不动,一声不坑,好似被打的人不是他。

    他身上的伤还没好,这么打下去,非得把旧伤口也给崩裂了。

    陆妍伶生得瘦弱,自知没法拽得动陆元旭。

    她咬咬牙,干脆一低头,冲着陆元旭的腰就撞了过去。

    他没防备,一下子被陆妍伶撞了个四脚朝天。

    围观的人顿时哄堂大笑起来。

    “臭丫头,你怎么胳膊肘往外拐!”

    陆元旭爬起来,拍拍身上的土,指着陆妍伶,破口大骂,“不知好歹的死丫头,我这是为你好,你知不知道!不把这野汉子打死了,你以后就没好日子过!”

    陆妍伶扶起九宴,自嘲地笑了笑,“要是没有九宴把我从河里救上来,我早就死了,哪里还谈得上过好日子呢?”

    “你就是死了,也比现在跟个野汉子混在一起强!”

    陆妍伶一张脸登时冷了下来,“你也是这么想的?”

    陆元旭恨恨地抹了一把脸,骂道:“你做出那种不知羞耻的事,死了倒也干净!”

    这话,令陆妍伶感到一阵恶寒。

    这种口口声声要自己亲妹子去死的兄长,到底是如何有脸打着为她好的名头,在这里欺负九宴的?

【更多精彩作品……】
流畅的作品
好书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