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负流年不负心

不负流年不负心(夏音,莫庭岩)

分类:言情小说

作者:长街长

主角:夏音,莫庭岩

状态:连载中(尚未大结局)

更新:2022-03-04 01:19

《不负流年不负心》精彩点评:

    很多朋友喜欢《不负流年不负心》这部言情风格小说,这也是小编为大家推荐的,剧情很精彩,内容整体构架很有创意,夏音莫庭岩等人物超级有个性,《不负流年不负心》主要内容是:昨夜风雨又飘零,她为他失去了一个孩子,她转身想要逃,却被他死死困住。“夏音,拿死来威胁我,没用!”他的态度坚决。反抗无果,她只能独自饮下孤独。当背后的一切秘密被揭开,她才发现自己,竟置身于那么大的阴谋……...

    精彩内容试读

    “咱都这么长时间没见了,要不要去潇洒一下,我请客!”余淮阳看着有点凝固的气氛,开口打破尴尬。

    “行啊,就当你来这给你接风洗尘了。”林郁表示同意。

    夏音看见两人都同意,也不愿扫了俩人的兴,也就没说什么。

    最后三人挑选了一家比较有名的江南餐馆,环境非常美,有山有水。

    “这里的菜味道很好,你们尝尝看。”余淮阳给两位女士一一介绍着菜名和菜的故事。

    气氛一直很好,直到一个冰冷的声音响起。

    “我老婆不在家里给我做饭,来这里和别的男人潇洒。”

    夏音听着这熟悉的声音,一怔,猛地抬头看去,只见莫庭岩眉宇之间满是阴翳,眸子冷冷地将她盯着。

    “那你呢,把她丢下,在陪别的女人?”余淮阳看着来人,笑着针锋相对。

    “我做什么,轮不到你来过问。”莫庭岩气场十分强大,一句话都让人心头一沉,“跟我回家!”

    夏音纳闷,他怎么知道自己在这里的,好像自己哪次的行踪都能被他了如指掌?

    “我已经搬出来了,就不会搬出去了,再说,这个时间,你不应该在陪艾琳?”夏言捏着衣角,道。

    “你在吃醋?”莫庭岩眉毛一挑,笑问。

    “没有。”夏音摇摇头,“如果你仔细想想,你就应该可以想到,不是我捅的艾琳。”

    “我知道不是你……”

    “可你还是把我丢下了。”

    “你不要闹了,跟我回家。”莫庭岩的声音软了下来,顿了顿,“她当时受了伤,我只能……”

    “不是因为这个,莫庭岩,我们不可能了!”夏音有些心疼地道。

    对一个自己爱的人说不爱了,那种疼只有自己能体会。

    “我从那里搬出来,就想好了,你看什么时候,我们去民政局把婚离了。”

    莫庭岩眸子终于是有些猩红起来,“你再给我说一遍!”

    “淮阳,我们换一家餐厅吧。”

    余淮阳笑笑,“好,免得有人吵地饭也吃不清净。”

    莫庭岩看着几人在收拾自己东西准备离开,低喝一声,“等一下!”

    他黑眸泛红,瞪着夏音,那个眼神,仿佛要把他刻进眼睛里。

    “我走。”

    那个身影走了,但是沙哑的声音仿佛还没散,一直在夏音心里回荡,每一下都刺痛着她的心房。

    “继续吃饭吧。”余淮阳强笑两声,道。

    夏音只是自顾自地戳着自己盘子里的一块鱼肉,都已经戳地成渣了。

    这顿饭吃的三人各怀心事。

    有时候,你越是想和一个人偏离轨道,但是却发现两辆列车越驶越近。

    夜已经深了,夏音睡地正熟。

    寂静的夜里突然响起扰人的铃声,夏音迷迷瞪瞪地接了电话,电话另一端暴吼出声。

    “夏音,你在哪呢?”

    里面尖锐的女声让夏音打了个激灵,立刻清醒了。

    “艾琳?”夏音疑问,“这大半夜的你干什么?”

    “你的心怎么这么狠,莫庭岩在酒吧喝的烂醉,你也不管?”另一顿声音更大声。

    “啊?”夏音惊呆,在她记忆中,莫庭岩只醉过一次,就是在他们结婚的时候。

    可能,她今天下午当着余淮阳说的话,真正伤到他心了。

    “我在医院养伤,去不了,我朋友说他在紫夜酒吧,你赶紧的!”

    就在夏音要拒绝的时候,艾琳继续道:“莫庭岩虽然做过对不起你的事,但他那么爱你,你也不想他在酒吧出什么事吧,那里是出了名的乱。”

    夏音迟疑了一下,“我知道了。”

    她还是有些于心不忍,自己心里一直告诫着,自己下午过分了,这次接他回家就算还清了。

    来到了紫夜酒吧,凌晨时间,正是这个酒吧最迷乱的时候,男男女女疯狂着释放自己的欲望。

    她素面朝天,但是精致的面容在灯光照耀下,反而更吸引人。

    一个白衬衫,牛仔裤,黑色人字拖。

    这打扮,与里面的女人截然不同,引得一群男人的垂涎目光和口哨。

    夏音不予理会,在人群中搜索着男人的身影。

    发现他正在一堆温柔乡里。

    一个长沙发,周围是各形各色的女人,一个个浓妆艳抹,给他递着酒,他是来者不拒,拿起来就是一口闷!

    女人们还往他身上乱摸着,西服早不知道丢哪去了,衬衫的扣子也全都解开,露出拥有着优美线条的肌肉。

    一股无名业火瞬间升腾起来,这个男人再怎么说还是她名义上的老公,这些想爬上枝头当凤凰的野鸡们,如意算盘是不是打错了?

    “你们放手!”夏音不知道哪里来的勇气,冲上去大吼道。

    “呦呵,这是哪里来了个小百合,怎么着,想男人了?”一个下巴尖俏的女人一扬脸,冷笑道。

    然后就是一阵污言秽语的炮轰,说的夏音脸有些发烫,她怎么可能说地过这些长期在这种场所摸爬滚打的女人。

    直接抓起男人的手,想把他拉起来。

    “你……给我走开!”莫庭岩喝地已经多了,说话都不利索。

    夏音被挣了个踉跄,气地吼道:“莫庭岩,你有气别拿自己撒行不行,喝酒算什么本事!”

    “他妈的……不用你管!”莫庭岩又拿起一杯酒,闷了下去。

    “小百合,哪里地回哪去吧,今天你想带走莫爷,那是不可能的!”一个搂着莫庭岩的女人淡淡道。

    “就是,好不容易大醉一次,这可是头一次碰到,就算爬不上床,能亲下摸下也是好的呀!”另一个女人浪笑着。

    “你真不要脸。”夏音听着那不堪入耳的言语,忍不住道,她绝不能让莫庭岩继续留在这里。

    说罢,她直接伸手去扒拉开他身旁的女人,双方争执起来,但是夏音一个人势单力薄,被那两个女人给抓住了。

    “怎么着小百合,想抢人?”一个女人捏着夏音的下巴,冷声道:“信不信老娘给你灌了药让你伺候男人!”

    夏音虽然心性善良,但是并不代表懦弱,尤其是经过那晚的教训,一个本来柔软的心,也许要慢慢坚硬起来!

【更多精彩作品……】
长街长的作品
好书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