纵横三界

纵横三界(邪,蝶恋)

分类:玄幻小说

作者:清泓coco

主角:邪,蝶恋

状态:已大结局

更新:2022-03-04 01:18

《纵横三界》精彩点评:

    《纵横三界》是玄幻风格作品,这也是清泓coco的优质作品,很适合一个人慢慢的读,慢慢的感受邪蝶恋故事带来的情感上的变化,讲述的是:身世的卑微,血缘的肮脏,别人的嘲讽侮辱没有击碎他――魔中兽,他反而因某种难得的际遇成长起来,因肮脏的血缘而拥有非凡的潜力。在魔界,拘谨卑微做人;在人界,灭魔杀神斗人;在神界,竟然拐走战神女人的心。当然有过胜利,也有过逃亡,像王者,也像丧家犬。他自幼发育不全,却因御女教导喜欢一切美好的事物,当然包括欣赏女人。就是这样一个性情有点扭曲的男人,干出了许多匪夷所思的事,并曾引起三界动荡,某种程度上影响了神...

    精彩内容试读

    25年一遇的比武大会即将开始,届时王将亲临,王室,部分贵族以及平民中德高望重之辈皆会伴驾出席。

    其中在魔界举足轻重的人物就有:公主修月,王唯一传人;王爷修罗,在魔界可呼风唤雨;酋长靖康,纵然是王,亦须给他三分薄面;雪耻院院长极,当年追随王驰骋疆场,屡立功勋,王曾赐名修极;还有黑麒麟主人黑箫,他到底有什么能耐,谁都不清楚,不过大家都知道他是极,也是王的朋友。

    当天,悍师敲响比武大会钟声,比武开幕仪式正式开始。

    院长极登台致话,今天极衣装革履,一袭黑长衫,甚是隆重庄严。(黑色是魔界仅次于紫色的尊贵色彩)

    极在台上,向王处略颔首以示尊敬,接着他环视四周,冷酷坚毅。

    不多会儿,他气灌丹田,声若洪钟,在场每一人均被其浑厚内力惊呆。

    极致辞:“今天是雪耻院学员艺成之日,同时藉着比武大会接受在座诸位尊者,特别是我们至高无上王检阅之机,他们就是今天年轻一辈中的楷模,魔界的希望与未来,老夫的心愿是他们今后能够多多受到在座诸位尊者提携。以下的话是针对学员而言:你们十三载如一日,勤奋好学,今天就是收获时节,我期冀你们竭尽全力发挥所长,以期引起在座尊者注意,他们即你们日后归宿。”极的言辞字字珠玑,场下鸦雀无声。

    这是一个可容纳千余人大厅,却顶多坐着二三百余人以及几十名学员。

    学员们坐在前排,严阵以待。

    王着一紫绸缎,无其余装饰,温文尔雅,看似五十有余实只有四十余,可众人皆不敢与其对视,唯毕恭毕敬。

    王在稍后中央,周围无外人,只有一位娇小玲珑,却有五官精雕细琢之女孩伴坐,想必就是公主修月。

    此时的她正在旁若无人般吃着黑光闪烁的葡萄,葡萄有一清秀婢女用盘盛着,另一婢女盛着空盘,盘上已有果皮。

    桌子上满是异果,琳琅满目,还有诸多杂食。

    王身后有四人,一身黑衣黑裤黑靴,黑头巾蒙面,高矮胖瘦不一,只留下一双眼睛,目光锐利,炯炯有神。在座人都知道这是王的四大仆人,谁都不知道他们来历名氏,武功出路;但谁都不敢招惹,谁都知道其中任何一个均有摧天灭地之能,他们职责是保护王,不参与政治,不拉帮结伙。

    王的右边是王爷修罗一家以及诸多门人,修罗王爷与其他王室子弟不同,他精神饱满,矍铄,鹰钩鼻给人凶狠霸道之相,他是当今王的唯一亲弟弟。

    王的左边乃酋长靖健以及平民中一干出类拔萃之辈,多为年轻人。酋长着陈旧灰衫,长方脸,身材臃肿,满脸和气生财之相。

    邪往后一瞥,竟然瞥见冰清玉洁两姑姑,身后似还站着三位美人,小粉小青小蓝。

    这时极继续说道:“请王上台,对这些后起之辈予以谆谆教导,大家欢迎。”顿时掌声雷动。邪关心的极院长在厅中位置,换言之,在魔界中的威望,实力。

    邪见到院长步入厅中,坐在紧贴着酋长的后方,似还与酋长聊了些什么。

    院长就座旁还坐着一人也是一身黝黑,人就像萧,修长矍铄。

    王一上台,四大仆人追随,众皆低头,不是不尊,而是不敢直视王的威严。

    王义正严词,道:“今天是难得大聚时机,借此本王有话要说。近百年来,神魔大战屡屡遭败,大家均归咎于魔兵数目少于神兵,而无法与神界抗衡。其实本王心里清楚,魔界诸方势力互相倾轧,不能同心同德,还有一些散乱人界诸魔由于各种原因无法紧密团结,以致败北,本王难辞其咎。不过本王重申,从今开始,本王将重整旗鼓,力求此次大战一举歼灭神界,一统三界,如谁再不顾大局,扰本王部署,勿论皇亲国戚,一律正法。”话至此台下诸位顿时一惊,一时气氛压抑。王接着和蔼道:“台下少俊,皆是人中大才,万望大家极为重视这场比武。本届比武大会的佼佼者,本王定必好好嘉奖,委以重任。”

    王话音刚落,众皆拊掌,良久不息。

    接着悍师,灵师,兵师纷纷上台,阐明学员各种情况,兵师还道:“在下经与悍师,灵师商讨决定,奏请院长批准:分三队同时进行比武,不过先根据具体实力选出种子选手,以防他们过早过招。如今我宣布1号种子修真小王爷,2号种子酋长家嫡子靖康,3号种子邪。”当介绍修真,靖康时台下欢声四起,唯独对邪时掌声稀稀疏疏。

    三队比赛正式开始,实行一场定乾坤淘汰赛,种子暂不入场,面对酌选出的6名胜者时出场。

    比赛可谓凶险异常,有的学员稳扎悍师授予基本功,空手入白刃,端的勇猛;有的学员擅长灵师所教的御敌百方,与台面融为一体,变幻莫测,屡呈功效;有的舞弄拿手兵器虎虎生威,杀气腾腾。没有人使用院长的幻影迷踪拳,掌掌杀招,因这两招风驰电掣,速度极快,他们就算学会也仅皮毛,况且这些要伴以深厚内力才有强大战斗力,他们都还年轻。

    台下诸位尊者更是啧啧称道,他们如此年轻就有此等武学造诣,前途不可限量,大家都对三位种子的实力更为期待。

    六名选手皆已出现,一是擅长《一剑七式》的侃,一是精于铁头功的冲,一是会铁布衫功的衬,一是使黑煞掌的练申,一是使长矛的短聂,还有一位会《双匕合一》的叠影。

    先是邪出场,邪对峙侃。

    侃一拱手,道:“邪,请赐教。”

    邪回拱,应:“好说,请剑下留情。”

    侃开始施展《一剑七式》中第一式:剑气化虎。当真剑未到,炫耀气虎至,邪的眼被光芒刺射只得眯着眼。

    先前侃并未拿出看家武学,台下尊者对他并不看好,如今都刮目相看。

    眼睁睁看着剑气穿透邪的胸脯,叮铃铃作响,金铁交鸣。

    二者一触即分,好端端良机错过,众人不明侃为何骤分,无功而返。只有侃以及那些眼力极为锐利的高手知道,刹那间,邪的钱镖出手,邪的三枚钱镖都击在侃剑上,侃不得不分。

    侃被震退后,立马施展第二式:利剑破空。剑速如箭却威于箭,但一个人动作更快。

    是邪,他侧移,标前,拔刀,出刀,刀架在侃脖子上,有一血痕。

    激进的侃急停,否则相当于自己往刀上抹,胜败立判。

    这一战邪赢得漂亮,胜得干脆,同时大家更无法琢磨他的实力,这一战他仅以速度敏捷取胜。

    接着练申对邪,练申即当年帮助修真羞辱邪阴阳头中的小三。

    他一直追随修真,充当其爪牙,每逢休武归家期间,欺凌妇孺。不过他也是贵族子弟,近年家业沦丧,也是好武之辈。

    练申的黑煞掌阴险毒辣,中者轻言也得残废。

    他面对邪,心中倒是一喜,这倒不是因为邪好欺负。相对而言,如果他遇到的是修真,那他只得弃械投降。为何?修真是王爷,他们全家依赖的靠山,他怎可施自己毒辣武学;如果是靖康,他也不敢妄为,酋长势力庞大,在靖康面前他也是大气不敢出;只有邪没有背景,他小施伎俩,也许还能打败邪,甚至夺得榜眼也未可知。

    练申一站在台上,见邪面有杀气,头冒煞气,这下心里打鼓咚咚作响。

    他眉一皱,有了。他向前鞠躬,赔罪道:“幼时不懂事,曾羞辱阁下,在下深深自责,夜不能寐,万望恕罪,在下自知绝非阁下对手,只求输的不难堪即谢天谢地。”

    邪脸稍霁,杀气顿消,煞气散去。

    就在这一刻,练申袖中左手忽一洒,黑粉扑面,邪来不及躲闪。

    这下完了,凡对毒粉有研究之人都明白这是“呆滞粉”,吸入者一时半刻神情迷糊,仿若傻子。

    虽很多人对此不耻,可也没规定不得使用,胜王败寇千古至理。

    冰清姑姑轻叹一声:“完了,邪太过轻敌,这下必被打败,可惜可惜。”玉洁姑姑则一脸担忧,爱徒将被致残。

    高手过招,往往一招半式,练申赶忙出手,黑煞掌出,天下又多了一个残疾。

    果然凄厉哀嚎,小粉小青小蓝忙掩脸不敢再看。

    也许她们看了就不会如此担忧。

    台上多了一断手,黑煞掌虽狠却无法断人手,仔细一看,断手的确是使黑煞掌的练申。

    他蜷缩身躯,疼痛难忍。来了两仆从将其抬下,他至此还是不明白为何邪明明中了“呆滞粉”仍能迅即出刀,断他一手。

    邪已胜两局,已保前三甲。

    他款款下台,泰然自若,朝向他招手的玉洁姑姑走去。他没有发现有一尊贵姑娘正盯着他发呆。

    邪在玉洁姑姑旁坐下,身后小粉早已按捺不住,乐道:“想不到少主英雄少年,短短几招打败两个才俊。”

    小青自然也不甘示弱,奇道:“奴婢不才,也知当时少主您已吸入‘呆滞粉’,可您身上却无半点发病征兆,这是为何?”

    邪没有回答,浅笑道:“这是秘密,姐姐还是不必知道的好。”

    玉洁姑姑对邪左看右看,替邪整衣抹发,不知有多喜爱。

    冰清姑姑一说话,邪立马洗耳恭听。

    她道:“邪,以你目前武艺,相对于靖康修真而言,如之何?”

    邪诚挚应喏:“靖康天资聪颖,目前难以断言与他谁更略胜一筹,不过击败修真应该不成问题。”

    这时靖康已出场,依旧白衣胜雪,剑眉星目,独领风骚。

    靖康手握盘花棍,神情倨傲,傲视苍穹。

    盘花棍因其棍身刻有花纹,故得其名。盘花棍的用法主要有劈、崩、抡、扫、缠、绕、绞、云、拦、点、拨、挑、撩、挂、戳等,实用方便。

    靖康手中的盘花棍乃魔界净河河底玄铁所制,也是兵器中的至宝。

    对阵靖康的乃是冲,他一上台,就摸了摸光头,憨笑道:“小弟这上不了台面的功夫让靖康兄见笑,敬请靖康兄手下留情。”

    铁头功为硬功外壮,属阳刚之劲,兼内壮之气。功之最深者,头坚于石,触石立碎;触铁板亦能深陷,法无敌矣。冲日夜苦修,已有八成功力,外人皆不敢与其正面冲撞。

    此时冲做过揖,力灌脑门,脑门陡然鼓胀了些,他双手略作招式,往后一收,光头向前冲去,端的万夫莫开。

    靖康没有动,以静制动,之后缓缓把手中盘花棍一抡慢到大家以为他送棍予冲,可偏偏这样的动作,竟使冲近到眼前,却再也无法再进半步,倒是头上开始沁出点点血迹,犹如和尚的红色戒疤。

    不多久,冲收功,双掌合一,谢道:“多谢靖康兄手下留情,否则小弟这铁头功废矣,落下一身残疾。”说完喷出一口鲜血,走下台去。

    使长矛的短聂站在台上,靖康倒先拱手:“短聂兄,最近安好。”这倒不是靖康有意结纳他,他毕竟是贵族,礼仪不能废,至少不能让王觉得自己太狂妄。

    短聂这下倒是受宠若惊,回拱道:“靖康兄,你太客气了,我还望靖康兄对在下能像对冲一样我就再三感恩了,哈哈。”

    短聂的长矛弯曲不定,又称长蛇矛,擅远攻。

    短聂使出秘籍里的《矛定乾坤》,其中重视灵活应变,矛头似指向左,却可根据所需,马上刺向右,随心所欲,一旦缠上,刀剑就不好使。

    靖康似不放在眼里,纵空一崩,短聂退,谁知棍不停反而接着一扫,棍风虎虎,短聂再退,靖康似是厌倦,想速战速决。

    这当功夫,靖康棍往短聂面一点,没有碰到,短聂却脸部吃痛,这还不算,靖康弃棍,一拳击向棍端,棍尾马上撩向短聂,短聂把矛往身前一格,身子连着矛被震退丈余。

    此时靖康激进,左手握住棍端,左脚一点,一旋转,再次一抡。

    这下短聂弃矛,退到台下,才避过锋芒。

    人在矛在,矛既已丢,短聂自然认输。

    大家感兴趣的是靖康那招“拳助棍势,棍飞杀敌”,这是酋长当年成名武式之一,果然名不虚传。也幸亏短聂身手敏捷,否则此式定使他非死即伤。

    两号种子尽皆过关,使大家对修真小王爷更加期待。

    往往希望越大,失望也越大。

    修真出场,多人为其打气,助威。

    只见他的兵器是一鱼尾斧,斧头形似鱼故得其名,其主要用法有劈、砍、剁、搂、抹、刺、云、片、钩、挂等。

    他站在台上,盛气凌人,趾高气扬,对衬的鞠躬他并不还礼。

    衬自讨没趣,可也敢怒不敢言。

    铁布衫为硬功外壮也。用时运气敛力,则坚如铁石,而拳械不能伤矣,不足之处是重量兵器尚须避之。

    衬手持双刀,暗运铁布衫。

    刀花朵朵,惊艳无比。

    修真的鱼尾斧径直刺进,兵贵神速,他以为一招定可灭掉衬,太轻敌了。

    鱼尾斧当真击在衬铁布衫上,衬略退,右刀劈向修真,一抹血花从修真手臂中溅出,其实此时衬只要动真格,右刀狠劈,左刀攻其下阴,也许他已经赢了,可他不敢。

    他只收刀,他心底也许还想着若修真知难而退就好了。

    就在他思考间,修真三把袖中刀至,距离太近,衬鼓劲硬挡。

    袖中刀全击中衬身体,一在肚脐,一在胸膛,一在脖子,并未见血,已被衬铁布衫吸进,这时只要他一发力,三把袖中刀会反噬,也许修真将一命呜呼,他依旧没做,做的只是松弛,让刀尽皆坠落。

    没做,有个人却做了,修真,鱼尾斧快速剁向衬,衬身体刚松弛,见此情此景弃刀,后退。

    修真急进,劈、砍、剁、搂、抹、刺端如行云流水,迅如游蛟腾龙,衬噗的吐出一口鲜血,腹中中斧,败也。

    叠影走上台,一脸媚笑,恭请道:“小王爷,人中龙凤,这一战打得漂亮。”

    修真回以一笑,道:“咱们还得比一场吗?叠影。”

    叠影忙拜别,道:“不,在下自愧不如,还请今后小王爷赏口饭吃。”

    修真笑,颔首道:“这是自然。呵呵。”

    一号种子修真也闯过关。

    接着院长上台,院长请二位高足邪,靖康尽皆登台。

    如今台上站着三位魔界英才。

    邪温文尔雅,靖康清高孤傲,只有修真向台下挥手致意,春风得意。

    院长道:“今天比赛到此,明日将进行三甲对决。据王室要求,由于邪身份卑微,老夫决定明日状元从靖康与修真中选取,败者再与邪夺探花,再败者为榜眼。

    邪脸色微变,迅即恢复,好像没事人一样。

    院长恭送王离去,大家纷纷散去。

【更多精彩作品……】
清泓coco的作品
好书推荐